第181章 天下掉下个姻缘

    夏枯草突然喜欢上了这个味道,她朝着林晋伸手,“还有没有?”

    林晋从口袋里给夏枯草掏了一把出来,叮嘱道:“不过不能多吃,吃多了会坏牙。”

    夏枯草看着手里一把糖,目光愣愣的,朝着林晋道:“其实要是嘴里苦的时候,吃一粒糖也挺好的。”

    对穷人来说,糖是金贵的,一般人吃不起。

    重生的夏枯草就是有钱了也没有想过买糖吃,也知道那个是甜的味道,但没有尝过,也不会主动去尝,只觉得那不是自己适合吃的。

    可现在,夏枯草冲着林晋甜甜一笑,“谢谢,这个味道很喜欢。”

    说着夏枯草就进了厨房,林晋愣了愣,不太明白夏枯草这一副如获至宝的样子,但夏枯草很喜欢吃糖,林晋嘴角微微扬起来,笑容如沐春风。

    林薇进厨房帮忙端菜,看着林晋脸上的笑容,有些莫名,“哥哥,你让让。”

    林晋摸了摸口袋,想给林薇一颗糖,却发现没有了,刚刚抓那一把都全给了夏枯草了。

    林晋无奈给林薇让路,心里想着,糖都没有了,以后怎么哄院子里那几个小娃。

    夏枯草在厨房里洗碗,林薇端了菜出来对着林晋道:“哥哥,你还站这里做什么,去帮忙吧。”

    虽有君子远庖厨的说话,但夏枯草和林薇她们可都没有这种意识,林晋也没有,所以林薇的话一落,林晋就进了厨房去端饭菜了。

    夏枯草洗好碗出来,朝着小雨道:“凉茶,去辣子园叫大家回来吃饭。”

    “好咧”凉茶就立即朝着辣子园跑。

    大头娘并没有过来,也是想到刘魁那边现在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所以就把大头娘留在那边暂时照顾刘魁先。

    第二日一早,夏枯草和林柱子送采进城,他们先把辣子送到了济药堂,才给何府和香满楼送菜。

    送完菜,夏枯草就找了何大少爷,如今正招兵的时候,不论是夏贵还是林忠他们进城都危险,所以夏枯草才想着让何大少爷找人去小田庄收菜,暂时避开这一次的事。

    何大少爷很爽快地答应了,不过第一次看着夏枯草穿女装的样子,倒是笑了,“一直觉得你长的俊,没有姑娘家的样,却没有想到穿着女装,倒蛮秀的。”

    夏枯草呵呵两声,“何大少爷身边的丫环都不比我差。”

    何俊贤扇子一甩,缓缓摇头,“我看人很准的,夏姑娘要是再过几年,不说是荆县,就是江南一带也找不出几个能和夏姑娘比之的。”

    夏枯草不想和何大少爷讨论这容貌的问题,她自然知道自己长不差,而且这辈子容貌明显比上辈子更出众了。

    这会夏枯草正想说什么,就见一个家丁打扮的人过来,书墨立即出去,不一会书墨就匆匆过来,“大少爷。”

    “什么事?”何俊贤道。

    书墨看了一眼夏枯草,夏枯草正要回避,何俊贤道:“有什么你就说吧?”

    “老太爷给大少爷定了门亲事了,日子就在明年秋天。”

    书墨的话一落,何俊贤蹭的站了起来,“你说什么,祖父给我定亲了,是谁?”

    书墨道:“是京城开阳侯府的大小姐。”

    何俊贤呵笑出声,“开阳侯府的大小姐要给我这样的白身,而且是荆县的何府,说笑吧。”

    书墨一脸的纠结,虽然何府是荆县的大族,可开阳侯府的大小姐要嫁怎么也嫁京里的何府,怎么会嫁给他们大少爷,这也确实说不过去。

    要不是京城里的何府在宫里有娘娘,何府还不一定配的上开阳侯府的大小姐呢,可现在开阳侯府的大小姐却要嫁来荆县,还是低嫁,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回去见祖父。”何俊贤道,说着朝着夏枯草道:“夏姑娘,何某还有要事,就先离开了。”

    夏枯草点了点头,目送着何大少爷离开,心里已经重点在开阳侯府的大小姐身上了。

    以前没觉得何大少爷娶个侯府小姐是什么问题,但现在听何大少爷这么一说,夏枯草也觉得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隐情。

    不然一个侯府的大小姐,进宫做娘娘,或者做王妃皇子妃,甚至嫁高门大户都可以,却嫁到小县城来,那真是很低嫁了。

    何大少爷匆匆回了府里,就直奔何老太爷的书房,“孙儿俊贤给祖父请安。”

    “起吧。”何老太爷道:“亲事的事,你听说了吧?”

    “听说了。”何大少爷道:“祖父,可是为什么,开阳候府的大小姐也不是我们何府能高攀的起的,而且孙儿也就去年考了秀才,但也只是一介白身,我怎么能和开阳侯府的大小姐定了亲?”

    何老太爷目光闪了闪道:“开阳侯府自然不会瞧上何府,但宫里的天潢贵胄没瞧上她。”

    说到这里,何老太爷看着自己一向看重的孙子道:“这事还是跟娘娘有关,娘娘所出的五皇子刚被封为贤王,虽未下旨赐婚,但圣上已定下襄国公的嫡孙女,开阳侯府大小姐写了一首赞诗被传开。这诗里有俊有贤,娘娘便提到了你了,开阳侯便为爱女请求赐婚,过不了几日,这赐婚旨意就要到了。”

    “祖父,开阳侯府的大小姐明明喜欢的是贤王,下嫁给我算什么?”何大少爷不开心了。

    “虽然一个是国公府嫡孙女,一个是侯府大小姐,但也是表亲。不说圣上和其它有子的娘娘,甚至国公府怎么想,开阳侯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做侧室。但肥水不流外人田,娘娘把开阳侯府的大小姐嫁于你,不管对我们何氏一族,还是对你也是有利的。”

    何老太爷的话一落,何大少爷臭着一脸张,对那个开阳侯府的大小姐印象差到了极点。

    就是一个被利用来对付贤王,破坏贤王与襄国公嫡孙女亲事的蠢货罢了,他竟然要娶这样的女人。

    尽管从身份上来说,何大少爷配不上开阳侯的大小姐,可这会何大少爷被天上掉下的姻缘给砸中了,竟然还不能拒绝,何大少爷心里呕血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