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人逢喜事精神爽

    林水生一顿,没有想到大头娘这么快就要嫁人了,一时心里万般不是滋味,动动嘴,可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那你……。”

    林水生话还没有说话,林二头就道:“我很快就叫别人做爹了。”

    这话一落,林柱子都知道林二头今天是来刺激林水生的了,当即缩在外边当背景板。

    林水生心里突然有一股怒气,想到自己的儿子叫别人做爹,就火大,可却也很快泄气了。

    “你娘要嫁给谁?”林水生道。

    “反正不是你。”林二头没再说啥,只是道:“王红桃怎么样了?”

    林水生皱眉,“她是你姑姑。”

    “才不是,我才不会认这个姑姑。”林二头撇嘴。

    林水生无奈道:“你姑姑也不容易,这些年被林子良那狼心狗肺的骗了。”

    “我看爹才是被狼心狗肺的骗了呢,连家都不要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回来看你,我以后不回来了。”林二头看着他爹还是一副为王氏着想的样子,心里有些失望,直接走人了。

    “二头”林水生在后面叫着,林二头也不理。

    林柱子跟上了林二头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在帮夏枯草干活呢。”林二头道。

    林柱子眼睛一亮,“你给夏枯草干活了,咋没告诉我。”

    “我怎么告诉你,我现在可不是林家村的人。”林二头道。

    林柱子犹豫道:“我也想找活干,我不想在村里这样混着,以后也没有多大的出息,我想挣钱,但是夏枯草会要我吗?”

    “这个我不知道,你去找她吧。”林二头也不知道,虽然夏枯草收留了他们母子,可林二头可不觉得夏枯草就好说话了。

    “那我跟你去吧,我你和大头不在,我在村里都没意思极了。”说到这里,林柱子道:“你不知道吧,狗蛋叔和狗剩叔到城里找活干了。”

    “他们干什么活?”林二头问道。

    “在河西给人扛米袋,一天八文钱,我本来想去的,但我娘说我这么矮,要是给人扛货的,怕到时候长不高。我又去找店小二的活,别人又嫌我矮小,干那种脏累活,一个月才给我二十文钱,我没干,还不如回家种地呢。”

    林二头听着林柱子的话,想到夏枯草给她二百文钱,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所以林柱子就和林二头到了夏枯草家了,听说林柱子是过来找活干,夏枯草也非常乐意地接受了。

    只是夏枯草并没有让林柱子到小田庄去,而是让林柱子跟着夏贵干活,夏贵去哪里,林柱子就跟到哪里,一个月给两百文,也是签十年的契约,不过要是干的不好,或者做错了什么事,也要扣工钱,或者主家是可以随时辞退的。

    夏枯草也不知道要怎么去管理人,但以前被卖到何府的时候,大概知道大宅子里的下人怎么分工的。

    签了契约之后,林柱子就到夏枯草家来了,夏贵下地干活,他就跟着去干活,反而比在自己家里干活是非常的有劲的。

    林柱子家里穷,而且也是一大家子人住一起的,也没有分家,这会过来夏枯草家干活,就跟家里说夏枯草给他五十文一个月,他家人也没说啥了,所以林柱子拿了月钱还得交给家里五十文。

    夏枯草觉得林柱子虽然人矮小一些,但还是挺机灵的,心眼也活,所以才让他跟着夏贵。

    夏枯草家能请人了,而且请了几个,大家见到夏贵都奉承一声夏三爷,不再像以前那样夏贵夏贵的叫了。

    而且人逢喜事精神爽,夏贵如今干活可比以前更有劲儿了,他可是有两个儿子,所以要为两个儿子努力。

    双生子洗三的时候,还简单一些。

    满月这天,夏枯草家非常热闹,大家都过来看夏枯草的两个弟弟。

    老宅的人就只有小刘氏和方氏过来,而叶氏也带着孩子过来了。

    看着夏枯草家如今的巨大变化,大家心里都泛了酸,小刘氏方氏叶氏以前多看不起柳氏啊,可现在看看人家生了双生子不说,还白白胖胖的,看着就让人羡慕。

    除了林忠,林二头还有林柱子,刘铁牛和刘亦杰、大虎二虎都过来帮忙了,而且村里的妇女也主动过来帮忙。

    夏贵和柳氏一人抱着一个儿子笑的乐呵呵的,小雨和凉茶也是穿着一样的衣服,一左一右地立在夏贵和柳氏的旁边,这一家人看着就像一副画一样。

    这会夏枯草就像个管家婆一样,指挥这个那个的,林薇则像个小尾巴跟着夏枯草。

    刘魁乐呵呵地坐在一边跟着村长和刘秀才说话,看不到夏童生刘氏还有夏粮、夏富、夏裕,大家嘴上不说,心里都觉得夏家老宅那几个还真不把夏贵当亲人,也挺不会做人的。

    村长刘树林看着夏贵一家道:“以后有那边后悔的。”

    刘秀才倒是摇头,“那得看怎么样,要是守定和守石以后读书考功名,那边肯定后悔,不然过的再好,那边也瞧不上。”

    这么多年,刘秀才早看夏童生是个怎么样的人,一心只有功名,不是读书人,不管再富有,他都瞧不起。

    若不是这样性子,任着以前夏父的人脉,夏家老宅要会经营早就成了富庶之家了,哪里会像现在这样的穷酸。

    而且以前夏童生就看不起他,从他考了秀才之后,夏童生更是避开他,有他的地方,夏童生都不出现,让刘秀才很是无语,而且这么多年,夏童生除了考试,夏家的大门都没出几次。

    刘魁道:“不说他们,喝酒喝酒,夏贵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现在他过的好我们也开心,当年我老哥可是最喜欢夏贵这个外孙了。”

    一提到老村长,刘魁话就多了起来,小刘氏和方氏僵着脸笑,她们也不想来,但没有办法不来了村里人更说他们了,到时候更不合群了。

    叶氏是因为那天砸鸡蛋被夏裕给说了,小刘氏是亲娘亲自上门的,而方氏回了娘家,娘家那边也说她。

    毕竟还没有考功名,毕竟还要在村里子住着,说句难听的,万一真考不了功名呢,一辈子待在乡下呢,何必把人得罪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