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我以后也要学武

    最后,刘亦杰还是跟夏枯草去小田庄,刘魁让他来回跑,练练体力。

    所以夏枯草骑着小青驴得儿得儿地朝着小田庄去的时候,刘亦杰就跟在一边跑着,走走停停,气喘吁吁。

    “夏枯草,你等我一下,我休息一会,不然你就让我骑一下小青驴吧,我觉得我跑不动了。”

    刘亦杰话一落,夏枯草瞪眼,“我可是女娃,怎么能跟男娃共骑呢。”

    刘亦杰看着夏枯草的男装,哈的笑出声,“我倒忘了你还是个女娃呢,我都把你当成跟我们一样的了。”

    夏枯草无语,看了看自己这身男装,默默道,当男的就当男的吧,男装穿着确实方便一些。

    不过夏枯草可没有停下来等刘亦杰,轻拍了小青驴往前走,看着还是悠哉悠哉的,可却比刚刚快了些了。

    “哎呀,夏枯草,你等等我啊。”刘亦杰还以为夏枯草停下来等他了,哪里想着夏枯草竟然走了,当即又追了过去。

    就这样,他们一路到了小田庄里。

    这会林晋正在比划着拳法,也是之前跟夏枯草学的,不过林晋这是在强身健体,看到夏枯草和累成狗摊在地上的刘亦杰来到,林晋收了动作道:“他怎么了?”

    夏枯草笑道:“一路跑来的,他要开始跟太叔公学武了呢,所以现在要练练体力。”

    林晋对着夏枯草道:“你也来指点一下我吧。”

    夏枯草挑眉道:“你怎么主动学武了?”

    林晋目光看着远方道:“我也想强身健体,你不是跟我说要有个好的体力吗?”

    “好,我教你。”夏枯草说着道:“不过先等等,我去看我娘和我妹先。”

    说着夏枯草跳下了小青驴,就朝着屋子走去。

    这一进去,夏枯草还以为她娘和两个妹妹都睡了,没有想到是两个妹妹睡了,她娘正在做小孩子的衣服。

    “娘,不是说这些我来做就行了吗?而且还有小雨和凉茶的衣服呢,不用做这么多。”夏枯草道。

    柳氏被夏枯草这一突然出现,吓了一跳,针不小心扎了手,轻呼出声。

    “你这孩子,走路怎么没声音的。”柳氏把手放到嘴里含了一下道。

    夏枯草道:“我这不是想着娘和小雨凉茶睡了吗。”而且她自练武之后,便感觉身子轻了一些,又刻意放轻脚步自然就不会有声音了。

    柳氏道:“我就是做小雨和凉茶的衣服,也是拿你以前的衣服来改了,小雨凉茶长的快,身上的衣服都短了。”

    “那我明天买点布回来吧。”夏枯草道。

    柳氏点了点头,“如果银子够的话,就买点深色的布回来,我还想给你爹做一身,还有你长的快,不过你的布子你自己挑喜欢的……”

    如今有了点银子,柳氏也不那么省了,一心想为家里的男人和孩子打算。

    夏枯草心里暖暖的,她看着她娘身上的衣服,没有说出来,但心里想着明天到县城也给她娘买些布回来做衣服。

    夏枯草看了看外面,林晋正和刘亦杰说话,她也就不过去了,对着柳氏道:“娘,你来休息吧,我来做。”

    “好好,你做的衣服比娘的好看。”柳氏微微一笑,这会也是有些疲倦了,也随了夏枯草去。

    不一会,柳氏就在躺椅上睡着了。

    夏枯草在屋里一针一线地做着小衣服,目光看着睡着的娘还有两个妹妹,心里热乎乎的。

    外面,刘亦杰跟林晋聊着,就聊到了严猛这里来了,朝着林晋打探道:“你觉得那个少年怎么样?”

    林晋点了点头,“长的英气,双眼明亮有神,看起来也健壮,像个学武之人。”

    刘亦杰心中一紧,不由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可别傻傻的相信他。”

    “不会”林晋道,他不认识自己傻,也不会认为自己能轻易地相信人。

    刘亦杰又嘟嚷道:“是不是姑娘家都喜欢那样的,我也要学武,学武能保护在意的姑娘。”

    林晋看着刘亦杰,不可思议道:“你才多大,就想这些了。”

    “怎么能不想,我大哥早都定亲了呢,不过我大哥不喜欢他未婚妻,我要自己找自己喜欢的,才不要家人给我安排我不喜欢的未婚妻。”刘亦杰道,也是因为他大哥定了亲却对未婚妻不喜欢,所以刘亦杰比别人在这方面想的更远一些。

    林晋一时无话,他这个时候是一心读书出人头地,从来没有想过男女之事上,而且他们如今的年纪也还小,还没到那个时候。

    “我明天开始跟太叔公学武,我以后要当捕快,当最厉害的捕快,夏枯草说那个少年很好呢,哼哼。”刘亦杰不开心道。

    林晋一顿,莫名地想到卖鱼那日,那个少年看夏枯草的眼神,还有买了鱼也不愿意迟迟离去。

    莫名地林晋心底微微有了介意,只是这个时候林晋还不知道是什么,朝着刘亦杰道:“夏姑娘说他什么了?”

    “就说他很好,长的俊,很不错。”刘亦杰撇嘴,他没看过都不算。

    林晋看了看柳氏那边的房门,这会是大开的,夏枯草却并没有出来,不过这会看过去,正好看到夏枯草正坐着一针一线做衣服。

    想到严猛的样子,又想着夏枯草让他多锻炼身体,再想着夏枯草本身就学武的,心里就觉得夏枯草喜欢身体健壮之人,林晋默默道:“我以后也要学武,强身健体。”

    刘亦杰点了点头,不过犹豫了几下,终没有说出严母看上林薇的事, 这也是他留的一个小心眼。

    所以等夏枯草坐了好久,有些腰酸背疼,眼睛也累的时候,这一出来就看到了林晋和刘亦杰在练武。

    夏枯草不禁笑了,她放下了手里的活,便走了出去舒舒筋骨。

    不一会,夏枯草就教了林晋和刘亦杰学武,主要就是扎马步。

    林老汉正在地里浇水,远远地看着,眼里也露出笑意来。

    林晋退学了,要说林老汉没有一颗蠢蠢欲动的心,那是假的,不过现在林老汉也不急,他正观察着林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