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凶名在外

    大家这会才反应过来,忙捂着鼻子离小刘氏和方氏远一些,他们对夏贵身上的污泥都不喜,更不说小刘氏和方氏身上这屎尿了。

    “娘,是柳氏害的。”小刘氏和方氏告状着,此时恨不得扑上去撕了柳氏,长胆了,竟然把屎尿来淋她们。

    “闹什么闹,赶紧滚去洗净,不然别进屋了。”刘氏喝道,她倒不想理,恨不得小刘氏和方氏收拾柳氏,只是夏童生一直盯着她,刘氏不出声也不行。

    今日吃了大亏了,这会刘氏盯着柳氏手上的两只鸡,想着一会等柳氏煮好,就拿到柜里锁起来,至于三房,一块也别想吃。

    夏贵正准备离开,刘氏便抄起了门边的扫把朝着夏贵身上招呼着,打不了夏枯草,打不得柳氏,还不能打夏贵吗。

    “你这个不孝子,老娘被你生的死丫头欺负了,你竟也不管,老娘生你有什么用……”

    “等会你要是不狠狠打那死丫头,老娘绝不放过你……”

    啪啪啪的声音,刘氏对夏贵可不客气,把对夏枯草和柳氏的怨气都出在夏贵的身上。

    夏贵闷不坑声的挨着,一副认打认骂的样子,丝毫不反抗。

    夏家其它人也看着,并没有人求情,倒是夏童生见打的差不多了,喝道:“好了。”

    刘氏不甘的收了手,又对夏贵警告着,“若是你不好好教训那死丫头,老娘收拾你。”

    说着扬起扫把又要招呼到夏贵身上,老大夏粮忙拦着,“好了,娘,别打了,三弟已经知道错了,等草儿回来定会好好教训,是不是三弟。”

    夏贵还是闷着,没吭声。

    刘氏一见夏贵这样 ,又气的想打。

    老二也拦着,“娘,三弟一会还要下地呢。”这是提醒刘氏,夏贵还要干活,打伤了那可干不了活了。

    这边夏枯草背着箩筐拿着砍刀一离开夏家,刀上的鸡血已擦干净,可这一路上,遇到的人纷纷避开,看到拿着刀的夏枯草,像看到什么鬼物一样,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

    夏枯草无语的笑了,不过这样也好,不说夏家那一滩乱子,就是村里的人也并不是个个都和善的,再说夏贵和柳氏的性格,若自己不彪悍一些,三房得给欺负死了。

    “快看,夏枯草那凶丫头来了。”

    “哇,她手上还拿着刀,快跑。”

    哗啦一声,夏枯草就看到一群小子拔腿而跑,带着了尘烟滚滚。

    夏枯草:“……”一时不知道什么反应。

    夏枯草朝着山上走,但到底不敢往山里走,如今虽有空间在,可身体弱小,又没有武力,她可不敢拿身体冒险。

    夏枯草在一片猪草那里停了下来,拿着刀就开始砍着,心里想着,还是赶紧分家好。

    “啊,夏枯草。”

    夏枯草听到了声音,抬头看去,见了是村里的几个女孩,小到五七岁,大到十岁,她们立在不远处,目光惊恐。

    “你们也来砍猪草啊,这里很多。”夏枯草冲着她们和善地笑了笑,想着都是一个村里的女孩,抬头一见低头见,虽然以她心里年龄不小了,但现在才七岁,交几个差不多年纪的朋友还是好的。

    可惜,大家不知道夏枯草的心里,她们尖叫一声,惊恐地拔腿跑了……

    夏枯草:“……”。

    她有那么吓人吗,不就斩了两个鸡头吗,又不是斩了人头。而且这副身子虽然瘦小又黑黄,可五官还是端正的,也不至于吓人吧。

    唉,夏枯草叹了口气,看来她如今凶名在外了,男女老少看到她都躲远远的。

    不过她到底不是真小孩子,也不会在意。

    没人抢着,夏枯草一人砍了很多猪草,还摘了些野菜,不过太多了,她一个人也背不回去。这时候又不愿意太早回夏家,想了想只好往山里走,虽然身子弱,但五官还是灵敏的,当然夏枯草还是要命的,不敢往深山走。

    所以夏枯草把猪草和野菜一藏,便进了山。

    上辈子严猛经常带她进山打猎的,夏枯草这也算是有了经验了,想到上辈子的严猛,因着她年纪还小,他参军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圆房。

    夏枯草对严猛念过思过,怨过恨过,现在再想起,也没有那么恨了。

    她的心里到底还是感激他的,若不是遇上他,她也许被卖到楼里了,他教会她读书认字,教她腿脚功夫,教她打猎。

    他答应她,会活着回来的,可他言而无信了,他死了。

    夏枯草得知消息的时候,万念俱灰,那样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没了。

    夏枯草叹了口气,也不纠结上一世的事,她这辈子也不会再让自己被送养,不会让自己被当童养媳。

    她握了握拳,这一世,绝不会再受欺负。

    夏枯草这一进山,那是顺风顺水的,饿了就摘野果吃。

    夏枯草看着这些野果,吃不完,带回去也带不了多少,而且带回去也保不住。

    想到她被困的那个空间里,那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若是她能有那样一个空间,可以放东西就好了。

    走着走着,夏枯草见到一个山洞,里面传来哗哗哗的声音,夏枯草一时犹豫了,这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看着自己的小身板,夏枯草有些不敢冒险,可又想去看看。

    “进去”还是不进。夏枯草话一落,人却不是进了山洞,而是处身于之前的那个空无一物的空间里。

    夏枯草当场给吓着了,要进来,出不去了怎么办。

    “我要出去。”夏枯草大喊了一声。

    下一秒,她又在山洞前了,夏枯草松了口气,脑光一闪,又开口,“我要进来。”

    人一闪,自己又在空间里了。

    一连反复试了十来次,夏枯草心里确定了,她脑里有一个空间,能储物的。

    夏枯草试着把采到的野果还有猪草,放到空间里,竟然能放进去,夏枯草一直惊喜了,激动的不行。

    到底惜命,夏枯草没有再冒险,而是离开了山洞,不过这一路上,采到野果、蘑菇这些她都放在空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