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三房

    娘是童养媳,在这个家里吃的最差,干的最多,还经常挨饿受冻,挨打受骂都是寻常的。

    娘甚至在生她之前,还小产了两次,如今除了夏枯草一个孩子,下面还有一对刚出生没多久的双胞胎女儿。

    夏枯草挨打的原因也是因为,阿奶刘氏嫌她和两个妹妹是赔钱货,养着费粮食,大了要赔嫁妆,要把她们送养。

    夏贵和柳氏苦苦哀求,甚至是任打任骂都打消不了刘氏的心,而夏枯草小小年纪拿着菜刀冲出来表示,谁要抱走她们,她就砍死谁。

    小夏枯草这一番动作吓走了要抱养的人家,却也挨的一身打。

    夏枯草看着两个妹妹,不由有些难过,对爹娘这番护不住自己孩子,又任打任骂立不起来的懦弱模样不满,为母则强,爹娘都太懦弱了。

    所以她这是重生了?不是梦?

    夏枯草一想到此,眼底不由濆射出欣喜如狂的目光,她重生了,重活了。她狠狠捏了一把自己,果然很痛,她双手捂住脸,激动哽咽着,喉咙发堵,眼里发酸,流出了涩涩的泪水。

    哇哇哇,床上的双胞胎仿佛也感受到了姐姐的心情,一同呜哇哇地哭出声来。

    夏枯草有些慌了,忙拭了泪,一时有些无措。两位妹妹好好的怎么哭起来了,她可什么都没有做啊,她刚刚想碰妹妹,都不敢碰呢。

    “哭什么哭,奔丧啊,老娘还没死呢,这晦气的赔钱货,还不起来干活,不然老娘弄死你。”刘氏一脚踢开门冲着房里的三姐妹吼着。

    夏枯草被这突然震天的一响也给惊到了,她看着两个吓的大哭的妹妹,朝门口看了过去,就见着阿奶刘氏一脸刻薄地瞪着她们,像条毒蛇一样阴冷。

    这哪像是看血亲孙女,根本就像看仇人一般。

    夏枯草什么也没说,而是如今身体还没有恢复,她也不会傻的和刘氏对着来。

    “你瞪什么瞪,再瞪,老娘挖你的眼睛。”刘氏手上拿着的瓢就要朝着夏枯草砸过来。

    “娘,草儿才刚醒来,身体还不大好,娘别生气。”柳氏急时出现阻止了刘氏行凶,可下一秒,刘氏手中的葫芦瓢却招呼到她的身上来。

    “你这作死的赔钱货,老娘拿担米换你有什么用,供你吃供你喝,还给老娘生一堆赔钱货,老娘告诉你,你若不送走她们,老娘弄死她们。还有这个不孝的孽种,已经七岁了,家里可不养吃白饭的,不想干活,待李牙婆过来,便卖了。”

    “娘,别打了,别打了,打坏了,干不了活了,草儿和小雨凉茶还小呢。”

    夏枯草木然地看着挨打的柳氏,眼里看向刘氏的时候露出了凶光,但很快就垂下眼隐藏了起来,如今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才刚病好,还没法跟刘氏斗。

    这一世重活,她绝不让人欺她,负她。

    夏枯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刘氏把柳氏给拖走,她双拳紧握,死死咬着牙,如今处境堪忧,她必须快养好身体,不然得被欺负了。

    听着刘氏和柳氏走远,夏枯草看着两个依旧在哭的妹妹,也犯难了,自两位妹妹被送走后,她再也没有接触过孩子,她不知道怎么哄孩子。

    就在夏枯草无措之时,柳氏带着一身伤回来了,夏枯草看着柳氏立马解衣抱起其中一个妹妹喂奶,另一个还在委屈的哭,心里不由叹了口气,她轻抚着肚子,这里也饿的胃都冒酸水了。

    “草儿,饿了吧,再忍忍,娘一会给你端来。”柳氏看见了夏枯草的摸肚子的动作忙出声,眼里带着愧疚,是她没用,自己吃不饱就算了,可连着发女儿也跟着挨饿。

    这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头,什么时候才能好过一些,柳氏心里深深的无奈,又不敢倒下,不然她不在了,几个孩子还不知道怎么被作贱呢。

    “娘,你先喂两个妹妹吧。”夏枯草道,她到底是成年人了,再有上一世被大妇关在柴房里饿几天几夜的都有,这点饿也不算什么了。

    好一会,柳氏喂完两个女儿,才出门。

    夏枯草看着两位妹妹,一时也分辩不出哪个是小雨,哪个是凉茶。

    两个妹妹吃了奶之后,并没有睡,而是睁着眼睛。

    夏枯草一时欢喜地看着她们,待柳氏端着饭来,夏枯草便问道:“娘,哪个是小雨,哪个是凉茶。”

    柳氏放下碗,笑道:“爱哭的是小雨,安静的是凉茶。”

    夏枯草细细看了一下,两个妹妹生的一模一样,这会暂时还看不出不同。

    “草儿快吃吧,你都饿坏了吧,娘给你留了点粥。”

    夏枯草看向那一碗粥,说是粥,不如说是米汤,就是清汤寡水的,里面也没有几粒米。

    “娘,你可有吃了。”夏枯草问道。

    柳氏摇头,“娘一会再吃,你快吃。”

    夏枯草一听,立马大口喝起汤来,这会夏家人应该在吃饭,她若不快些吃,她娘一会去了估计连米汤也没几口了。

    “不够吃,娘再给你舀碗来。”柳氏看着女儿吃的这么快这么急,以为是饿坏了。

    虽是这么说,心里也愁快了,也知道这点米汤吃不饱,看着大女儿瘦的青黄青黄的,柳氏也极难受。

    可在这个家里,她地位低下,也无力改变。

    “娘,不用了,我饱了。”夏枯草摇头拒绝,不说柳氏拿不来,就是拿来了,也估记是柳氏的口粮。

    柳氏带着空碗离开,夏枯草喝了一肚子的米汤,也是胀的很,可米汤并不抵饿。

    夏枯草回想上辈子在夏家那几年,好像吃不饱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就是过年的时候都如此,更不说平时了。

    能重活一世,夏枯草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还是感激老天的。

    很快柳氏又回来了,“草儿,娘给你带了些糊糊,你刚喝了米汤也不抵饿,快吃些吧。”

    夏枯草看着柳氏碗里那看不清的糊状,摇头,“娘,我饿了,你吃吧。”

    “傻孩子,晚上饿了,可就找不到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