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水呢?……”
    睡至夜半,茶羡鱼被渴醒,眯着眼睛摸索下床,要去寻谢小楼为她准备的茶杯。
    嗯?那是什么?
    茶羡鱼经过窗口时被亮光晃到,发现幽深森林对面突起的山丘,裹着一层毛绒绒的金边。她揉了揉眼睛,凑近一看,哦,原来是火光啊。茶羡鱼傻笑了一下,“还挺好看。”打着呵欠慢吞吞往回走。
    过了五秒
    “!!!火光?!”茶羡鱼一个猛子从床上坐起来,清醒了,“那不是宴清都的方向吗!莫非失火了?!”这下茶羡鱼一点瞌睡都没有了,疯狂推搡身边呼呼大睡的谢小楼,“小楼!小楼你快醒醒!大事不妙了!!”
    谢小楼被吵得眉毛拧成疙瘩,她紧紧闭着眼睛,捂住耳朵翻了个身,“别吵我……你自己睡不着……就去门外练倒立去……”
    茶羡鱼呼的一巴掌,打在谢小楼屁股上,“我是说,着火了!!宴清都!!火都烧到森林这块来了!”谢小楼一听宴清都三个字也清醒了,她顾不上大呼小叫的茶羡鱼,迅速扯下衣架上的外套就飞奔出去,“阿奇!!阿奇你在哪?!”
    再看看不远处宴清都的方向,已然是一片火光滔天。谢小楼的额头慢慢渗出冷汗,“真着火了……火……难道是”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耳边响起惊雷般震天撼地的脚步声。
    棕红色皮肤的巨人穿过树林,高大的身形渐渐显露,如同要戳破天空。他头顶夜色,朝小草屋前焦急打转的少女弯下身子,“轰隆!!”一身巨响后,巨人单膝跪地,把手放在地面,谢小楼踩着他掌心,运了轻功快速跳上肩头,“阿奇,看到那边的火光了吗?”谢小楼指着远处,神色有些气急败坏,“是不是你做的?我不是说了不准用火做伤害人的事吗?你怎么就是不懂……”
    阿奇被谢小楼劈头盖脸骂了一通,硕大的眼睛望着那燎原火光不知所措,他小心翼翼等谢小楼骂完,伸手挠了挠后脑勺,才结结巴巴开口,耐心又缓慢解释,“不不不、不是阿奇……”
    谢小楼愣住了,“不是你?”巨人乖乖的点头,“阿奇……不做,不做小楼讨厌的事。”
    谢小楼转念一想,也对,自家傻孩子就没做过任何伤害人类的事,也一直好好记得和她的所有约定。她消气了,伸出手摸摸巨人如岩石般坚硬的脸颊,语气满是歉意,“抱歉阿奇,是我错怪你了,我不该把你想得那么坏。”
    此时茶羡鱼也气喘吁吁顺着巨人的身体爬上来了,她撑着膝盖喘气,“呼呼……那个,咱们不去救火吗?”
    “为什么要去?”谢小楼歪着脑袋,表情在夜色里看不清晰,茶羡鱼听到她冷笑一声,“若你想让阿奇去,那就是痴人说梦!”
    茶羡鱼急了,“小楼……”就要去扯谢小楼的袖子,被对方毫不留情甩开了。谢小楼火冒三丈,指着茶羡鱼的鼻子骂道,“马尾辫,你是不是傻了?你说说宴清都哪点值得你去救?白天才被全城老百姓踩在脚底下羞辱,现在又慈悲心大发要做圣人?”
    茶羡鱼说不过她,可怜兮兮的绞手指,“我知道,我知道这很荒谬……可是,可是……”
    谢小楼很不耐烦,“没有可是!走,回屋睡大觉去。”
    茶羡鱼一把抓住了她,谢小楼怒气冲冲回头,就看到月光下女生那双亮到不可思议的双眸,她愣了一下,只听茶羡鱼轻轻说,“至少……为了城中无辜的小孩,让阿奇去救火吧。”
    谢小楼不说话了。
    茶羡鱼等了等,走上两步,抱了抱浑身颤抖的她,低低地说,“我们可以不原谅那些大人。我们有权利不原谅。所以……去救火好不好?小楼。”
    “请你让阿奇去救救孩子们吧。”
    谢小楼指挥阿奇到达宴清都时,城内火势已经快烧到最后头的知府院了。入关的城门还冒着余火,目光所见都是滚烫、焦黑,呼救声惨叫声不停,在火光冲天的街道上躺着数不清的尸体,家畜冲出栅栏,四处逃命。
    阿奇是有着远古血统的火之巨人,全身的每一寸皮肤不仅能出现、操纵火,更能吸收火。就像一个巨型移动的控火装置,对火焰收放自如。人类深受其害的火事,对他来说是亲切之物。
    “阿奇,把所有的火都熄灭吧。”肩膀上金棕短发的少女发令了,巨人从鼻孔里喷出一股热气,伸出大掌,在起火的城楼上轻轻拂过,火焰瞬间消失。
    他迈开脚步向前走,所到之处的火都“咻!”消失无影,巨人一路向前,发出咚咚咚锤打地面的振动,踏着脚步,挥舞胳膊,渐渐,凡是被巨人接触过的建筑,都不再燃烧,经过的大地,都逐渐降温。
    呛鼻的浓烟减弱,骇人的火光隐没,巨人不停把火焰吸到自己的身体里,缠绕整座宴清都的滔天大火终于不再嚣张,在巨人的力量下,一点点消失。
    逃命的老百姓站在高处空地上,看得很清楚,他们互相通风报信,在灾难后显得脆弱而瑟瑟,他们既惶恐害怕又侥幸后怕,不住跪地磕头,祈祷着,“上帝啊……巨人,巨人居然在帮助我们!”“不敢相信,那个曾经要闯入城来吃掉我们的巨人竟然……”不少人痛哭流涕,“啊!感谢上苍!这真是奇迹啊!”
    茶羡鱼很高兴,她拉着谢小楼的手兴奋的说,“太好了小楼!阿奇帮全城的人灭了火,老百姓一定会改变对阿奇的想法,说不定,说不定你和阿奇很快就能进城生活了!”
    进城。
    那是谢小楼日夜期盼的梦,一个自出生起就心心念念的奢望,是双亲在世时不可提及,隐隐作痛的部分。她是多么想作为正常的“人”,回到宴清都生活啊。茶羡鱼的话无疑给了她希望,谢小楼竟然开始幻想自己在宴清都开始新生活的样子。
    阿奇走到城的最后一栋房子前时,身后已经没有一丁点火星,他停下来,谢小楼和茶羡鱼顺势跳下,这时,从后山涌下一群存活下来的百姓,他们将谢小楼团团围起,你一眼我一句,“就是这个小姑娘!我看的很清楚!是她操纵巨人灭火的!”“真是太了不起了!你救了整个宴清都啊!”一些妇女开始用衣袖拭泪。“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
    茶羡鱼微笑的看着谢小楼被人群簇拥,就像一个盖世英雄般被感激崇拜,稍后,她便悄悄退了下去,转身走向下山的路。茶羡鱼心想,看来谢小楼和阿奇很快就能被百姓所接受了,自己也该离开,去和十二虹他们汇合了。
    在人群的不远处,谁也没有注意,那儿停着一架马车。鲜红的盖布被撩起一角,一股浓厚的脂粉味混着汗臭和呻吟飘进空中,马车内正在上演活色生香的“春宫图”。胖到五官变形的男人正骑在赤身裸体的女人身上有节奏的律动,他一面气喘吁吁,一面透过窗口观察谢小楼身后站着的巨人,眼神流露贪婪,“果不其然……果不其然!”
    “这把火放得不亏……终于能把火之巨人搞到手了。”男人神色愉悦搂紧身下的女人,加快了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