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伊一!你是不是疯了!居然自己跑出来抓人!”
    树林后响起蒋老师暴跳如雷的声音,任伊一和风烈还有黄雅同时打了抖。
    这么气急败坏的蒋老师,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老,老师...”
    任伊一低着头乖乖的迎了上去,嘴巴说话都不顺畅。
    蒋老师已经气的七窍生烟,居然伸手拧住了任伊一的耳朵!
    “老师!老师!”
    任伊一强忍着嗓子的沙哑连叫了两遍老师,手护着自己的耳朵嗷嗷的垫脚,向风烈投去求救的眼神。
    风烈试图帮忙,但是抬头对上蒋老师严厉的脸,优雅的低头,小声的对蒋老师打了个招呼,默默地走到一群警察边上,蹭了警车走了。。。
    “风烈欧巴!”
    黄雅试图跟上去,小伎俩还没使出来就被蒋老师伸手拎住衣服,一手一个,两个人都被塞进车里快速去了医院。
    “吕伊一,又是你啊,上次发烧到一半跑了,现在从火里死里逃生身体还没恢复又跑了。”
    到了医院,蒋老师铁青着脸把任伊一丢给护士长,护士长对着名字一看,顿时笑开。
    任伊一这才发现眼前的正是她来这个世界第一天发烧的时候,强顶着苏哲的压力,要求她留下继续治疗的护士长,艰难的挤出笑,小心翼翼的对蒋老师瞅了一眼,极其乖巧的伸手让护士长给她扎针。
    “我注意过最近的新闻,听说苏少做了你的经纪人...怎么你这次过来医院他没有来?”
    护士长怕她无聊,找话和任伊一说,任伊一听到苏哲的名字,神情顿住,脑子里不断浮现火灾时候苏哲那张冰冷的脸,心情陡然变得恶劣,讥嘲道:“在吕橙橙她们进去之前,在木屋的人是苏哲。”
    “什么?”
    护士长手抖了一下,震惊的看着任伊一,“你的意思是...”
    “伊一,你的嗓子怎么样了?医生让我问问你,要是还不舒服的话还要继续喝药。”
    黄雅从门口跑过来,手里还抱着一袋子的药,任伊一连忙摇头,“喝了药已经好多了,我说了这么多话,嗓子都没有疼。”
    “那好吧...那我还回去。”黄雅点了点头,转头继续跑回医生办公室。
    任伊一看着这些人替她跑上跑下,顿时百感交集,心里酸酸的。
    “苏少从小没有在一个正常的环境里长大,所以行事也怪异了些,吕伊一你千万别怪他。”
    护士长调节好吊水的速度,正准备走,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头对她说了一句。
    任伊一抬起头看着护士长,问道:“您和苏哲认识?”
    护士长摇摇头,沉声道:“我也不算认识,只是之前在苏家旁边的公寓住。苏少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他虽然住在大房子里,但是苏家的佣人对他都很不好,苏老太爷经常去国外不在苏家,整个家里只有他的姐姐还算关心他,负责他的饮食起居。”
    “您是说,苏总小时候很关心苏哲?”任伊一抱歉的打断护士长的话,有点疑虑。
    护士长点点头,回忆道:“小时候苏少的生活起居基本都是他姐姐争取来的,可以说姐弟两个小时候形影不离。”
    “那为什么现在苏雅和苏哲的关系却势同水火,苏雅甚至要把苏哲赶出去?”
    任伊一想不明白这里面的问题,下意识去找白泽,然而脑袋里半天也没有出现任何声音。
    白泽...伤还没好吗?
    “至于这一点我就不清楚了,吕伊一,你这次可要好好的养伤,别乱跑!”
    外面有人叫护士长,护士长应了一声,对任伊一仔仔细细叮嘱,匆忙出去。
    任伊一手捂着心口,看着窗户外面,晚霞已经渐渐散了,升起灰蒙蒙的薄雾。
    医院待着实在是闷,任伊一心里烦躁根本待不住,拿手机给黄雅发了一条信息,自己悄悄换了衣服走出医院。
    “砰”
    不知不觉,任伊一走到之前兼职的蛋糕房,忽然听见后面的巷子里传来声音。
    “废物!穿着小丑衣服你就敢打我们?真当我们吃素的!”
    几个小混混对着一个穿着小丑服的布偶人拳打脚踢,小时候她被人欺负的场景涌上来,任伊一憋着的火顿时找到了出口,拿起地上的木棍冲了过去,大吼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老大!来了个女人!”
    小混混们看见任伊一,顿时眼睛一亮,激动地喊了一嗓子,穿着小丑服的布偶人对任伊一看过去,眸光一紧,满目阴霾。
    “小姑娘,男人做事你可别瞎掺和,不然结果是什么我们可不敢保证!”混混头子一脚踩在小丑服布偶人的胳膊上,手摸着嘴邪笑的看着任伊一。
    任伊一在这个世界里看的最多的就是这种轻视又油腻猥琐的眼神,她顿时想到之前那个虎哥,全身细胞都冒着恶心,一丝紫气冒着寒光蔓延到手腕,任伊一捏着棍子的手扬了扬,手里的棍子刹那间裂成碎片,甩到那些小混混的身上。
    “这个女人感觉不太对,老大我们赶紧走!”
    小混混惊恐的看着一地的碎片,慌里慌张拿走自己的东西跑了,任伊一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手,皱眉靠近小丑服的布偶人,结果穿着小丑服的布偶人却嫌恶的撇开她的手,自己艰难的站起来,朝另一边走过去。
    “喂,我救了你,你难道连谢谢都不会说吗?”任伊一气的冲到布偶人的前面,一双眼瞪着他,漆黑的瞳孔倒映着布偶人的样子,布偶人愣了一下,伸手...推开了她。
    “你给我站住!你也太没礼貌了!”任伊一来了劲,一定要这个人向她道谢。
    “咚...”
    布偶人烦闷的看着她,刚想转身,忽然栽了下去。
    “你没事吧!”
    任伊一慌忙扶他起来,手碰到他的手,冰的仿佛一块冰块。
    布偶人挣扎的要离开,任伊一一把拽他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瓶红花油,掀开他胳膊上已经破了的布偶服,把红花油倒了下去,“你伤得这么重怎么走?我又不是老虎又不会吃了你,何必这么急!”
    “受了伤就该好好的接受治疗,做什么跑那么快!”任伊一沉着脸一边说一边给他擦,脑子里忽然发出声音,任伊一惊喜的停下动作,白泽虚弱的吐槽声响了起来,“或许他就是准备去医院,结果被你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