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逸,走了。”
    任伊一手里握着半个馒头,呆呆的站在碧游宫的门口,仰头望着天,忽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次一晕就是三天,等她醒过来的时候,风依依正疲累的给她掖被子,看见她睁开眼,激动的捂着脸抹眼泪,气恼道:“你这个死丫头,终于醒了!这次我都没敢和你爹娘说!”
    “师傅~”
    任伊一揉揉眼睛,笑嘻嘻的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抱着风依依的腰,使劲蹭了蹭,“又麻烦师傅照顾我了!”
    “我还行,照顾你不眠不休的人才真的累死了。”风依依摸着她的脑袋低低的开口,眼角瞥向那快速离开的红袍,叹了口气。
    任伊一从风依依的怀里探出头,四处看了看,奇怪的问道:“二哈去哪了?”
    “二哈?你是说灵犬?”风依依反应了一下,脸上露出几丝歉疚,轻声道:“为了帮我疗伤,它的灵力受损,这几日都在树林独自修炼。”
    “独自修炼。”任伊一重复了一遍,点了点头,抬头看着风依依脸上还没有完全消失的伤痕,抿着唇心疼的伸手抚了上去,问道:“这究竟怎么回事,天犬怎么会伤到您?天犬....到底是什么?”
    “你怎么会知道是天犬伤了我...这是灵犬告诉你的吧。”风依依提起这个神情陡然沉了下去,反手握住任伊一的手,低声道:“我从端肃门下来,就被天上一圈小狗围住,别看它们体型小,战斗力当真不错,我拼尽全力也没有扛得住一轮,之下意识让剑带我回来。”
    “不过在我昏迷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人帮我驱散了那些天犬,至于到底是谁我就记不清楚了。”风依依掌心握了握,沉声道:“灵犬在给我治疗时和我说那些袭击我的小狗是天界的天犬部队,它们的队长正是我们所熟悉的哮天犬!这一一群平日专搜寻在逃罪犯的仙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阻拦在我的前面,甚至还袭击我!”
    “莫名其妙的袭击您。”任伊一听着风依依的话,脑海忽然浮现白泽拦住不让她沾染天犬气息的画面,心忽然一紧,皱眉道:“难道,是因为我?”
    风依依听见她在那喃喃自语,好笑的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宠溺道:“就你这还不够填充丹田的灵气和天赋,天界那些仙人犯得着特意来找?你可就别给自己脸上贴金,赶紧起来吃饭,我陪着你这么久,也该好好睡一觉,然后下山给你爹娘报信了!”
    任伊一捂着脑袋凑到风依依的面前,挑眉道:“是给我爹娘报信呢,还是想去见见舅舅?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师傅,你这是真动了凡心啊!”
    “小丫头,你要是再胡说,我就堵住你的嘴!”风依依脸颊通红的站起来,佯装嫌弃的挥开她,犹豫了一下,对任伊一道:“碧游宫要是呆腻了,你也可以随时下山玩耍,武逸是铁了心要闭关修炼,我也有意培养他成为下一届碧游宫宫主,所以不好拒绝。”
    “想要修炼成仙,首当其冲便是断情绝爱,师兄和我正是因为做不到这一点,所以都飞升无望。伊一,你.....”
    风依依站在床边,狠心对任伊一开口,眼底冒出挣扎。
    原本她是不愿意这么摊开和任伊一说的,但是师兄说的是,趁现在伊一还小,尚未明白什么是感情,必须说个清楚,否则等她长大了,真的对武逸动了情,便是想断也断不开了!
    任伊一听到风依依说这些,心咯噔一声跳了一下,想到下午武逸毫不留情把她送走的场景,深吸口气,冷着小脸道:“师傅,我知道。师兄既然想成仙,我自是全力支持!你放心下山和舅舅谈恋爱,我哪里也不去,就和二哈一起在碧游宫修炼,这里灵气这么充足,我可不能浪费!”
    “好,你若是缺什么就和你其他师兄师姐说,师傅先下山。”风依依见任伊一这么通情达理,放下心来,满意的点头,挽着袖子要出门。
    任伊一连忙叫住她,从怀中拿出一个平安扣递给风依依,挤出笑道:“这是我从山下买的,原本要在满月酒的时候送给弟弟,但是不小心时间就过了.....我也不好意思再给,劳烦师傅替我交了。”
    风依依诧异的看着任伊一,她还以为任伊一这么小肯定不懂这些,没想到心还挺细,心忽然暖暖的一片,张开手就抱住任伊一使劲亲了一口,感叹道:“我姑娘怎么这么乖,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爱不释手不是这么用的,师傅你赶紧去宫里吧!”任伊一被风依依亲了一口又一口,满脸都是口水,嫌弃的挣脱出来,推着风依依的后背上长剑,不等风依依下指令,自己就动了手,用自己的长剑推着风依依的长剑把风依依送出了碧游宫的大门。
    等房间里没了风依依的气息,任伊一整个人松了口气,倒在地上,使劲擦了擦脸,唉声叹气的去树林。
    树林内,一个黑白相间的小二哈一本正经的盘腿坐在泥巴地上,任伊一悄声走过去,二哈耳朵竖起来动了动,猛地跳起来叫唤,看见是任伊一,脑袋上冒出斗大的汗,没好气道:“差点把本神兽元神给吓散了,宝贝儿,你可仔细着点!”
    “什么鬼,我不就是过来和你一起修炼嘛,这么凶!”任伊一一巴掌拍在白泽的脑袋上,也盘腿坐了下来。
    白泽狐疑的盯了她几眼,重新坐好,刚要闭眼,任伊一的声音轻轻地传了过来,“那些天犬,是来找我的吗?”
    空气陡然静止,白泽尾巴一动不动的躺在树叶上,努力保持着平衡。
    任伊一眯着眼盯了它许久,一脚踹了过去,“装死也没用,最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是不是都因为我改变了剧本,出现在这个世界导致的?”
    “汪?”你是这么理解的?
    白泽惊奇的看着任伊一,眼睛一亮,忙不迭的点头,整个狗松了口气。
    得到了答案,任伊一叹了口气,靠在树干上,仰着头道:“这个世界的爹娘和师傅对我实在太好,我还没为他们做什么就离开的话,我实在做不到。二哈,算我自私吧,再等等,等弟弟长大,等爹娘不再需要我,等武逸出关接替师傅成为碧游宫宫主,等我十七岁的时候,我们就走!”
    “汪~”
    白泽靠在任伊一的身侧,胖脑袋乖巧的点了点,爪子在地面点了几下,在屏幕上按下继续任务的页面,心满意足的枕着任伊一的胳膊打起了呼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