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柠:你还是先跟我说吧,你不告诉我我这心里慌慌的…
    元元【不着急,现在说了也没用啊,明天你就要出发了,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迎接反派吧。】
    迎接什么呀,她现在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这个臭元元不会给自己安排了什么抽龙筋的戏码吧。
    正思考着,邵母端着面疙瘩过来了。
    “热乎乎的面疙瘩来咯,小水,慢慢吃,娘还给你煮了两个鸡蛋也一块吃了。”
    宁柠看着碗里的面疙瘩跟旁边的水煮蛋,热泪盈眶的。
    她娘因为生不出儿子,这些年没少被那个恶毒老太太压榨,家里吃的用的处处不如小叔一家。
    死老太太压榨完他们家就去补贴小叔一家,这些年真的是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吃个鸡蛋那都是过年才有的待遇。
    他爹也因为这件事长长被老太太戳脊梁骨,街坊邻居都劝,说没儿子就没儿子,等两个女儿长大了招一个赘婿就行了。
    可老太太根本不听,觉得外人没一个好东西,听不得赘婿这之类的词,听到就是破口大骂。
    宁柠明白死老太太的想法,她就是想把东西都给小儿子呗,怕真的招了一个赘婿,家里东西便宜了外人。
    “娘,冬妹呢,叫冬妹过来我俩一块吃吧。”
    宁柠也是心疼她那个妹妹。
    她是头一胎,老太太再不喜欢,态度也没有太过分,可冬妹出生之后就不一样了,死老太太可是一点好脸色都没给。
    邵母泪眼婆娑的抱住宁柠:“冬妹有,这碗是给你的,你吃吧。”
    宁柠知道无论怎么说邵母都不会听了,只能把蛋都收起来,笑着说道:“那我可就吃了。”
    “傻孩子,吃吧,娘去把晒的海货翻一翻。”
    她点头:“知道了娘。”
    邵母宠溺的看着宁柠:“吃吧,吃好了就歇息,明天还要赶路,你别害怕,等你回来,娘还给你煮鸡蛋吃。”
    宁柠轻轻拍了拍邵母的肩膀:“娘,我知道了。”
    她知道现在无论说什么,邵母都不会放在心上,她心里认定了自己不会被选上。
    诶,算了,就让她自欺欺人一会儿吧,要是自己以后还有机会回来,再好好报答她的养育之恩。
    邵母离开了。
    青羽将鸡蛋放到怀里,将面疙瘩全都吃了。
    傍晚冬妹找猪菜回来,被青羽一把拉到了后院稻草堆里。
    “阿姐,你做什么。”
    “嘘,别说话。”她用手半捂住冬妹的嘴,从怀里掏出两个鸡蛋:“给,快吃了,吃完把嘴弄干净再回去。”
    “鸡蛋!”冬妹眼睛都亮了,跟看到什么一样。
    “都跟你说了别叫了,等会儿再把狗招过来,咱们谁都少不了一顿打。”宁柠交待道。
    “阿姐,这鸡蛋…你那里来的。”
    宁柠蹲到地上,把鸡蛋磕破:“还能从哪里来的,家里母鸡下的呗,你放心吃。”
    “可是…”
    “别可是了,我刚才已经吃了两个了,你再磨磨唧唧,这两个,我也给你吃了。”
    冬妹一听,连忙抢过宁柠手里的鸡蛋,大口吃起来。
    宁柠:“我去剁猪菜,你吃了可别忘了喝点水弄干净嘴。”
    她连连点头,露出由衷的笑容,牙齿上粘了不少蛋黄。
    尽管如此,这个笑容依旧是宁柠见过的,最干净的笑容。
    晚上大家在一块吃饭,邵母邵父并没有提宁柠出发去县城,到底是做什么去。
    冬妹闹了两句,见爹娘脸色不好,就不敢闹了。
    吃过饭就没有什么活动了,外边黑漆漆的一片,屋里只点了一盏昏暗的煤油灯,外边路都看不清楚,更何况屋里还更黑。
    除了睡觉,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洗脸用的水是海水,用海水洗过脚,再用淋湿的帕子把脚再擦一遍,这脚就算洗好了。
    毕竟现在淡水资源属于稀缺资源,容不得一点浪费。
    躺在床上,宁柠伸手抱紧冬妹,两姐妹有的没的说了半宿,隔壁邵父邵母听得清清楚楚,不过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开口制止,也没有骂姐妹俩。
    离别的气氛,有一点浓厚。
    第二天一大早宁柠就起来了。
    穿上了去年做的新衣服,虽然说是新衣服,其实也很旧了,跟所有衣服比起来比较新罢了。
    早上邵母又给青羽煮了一碗面疙瘩,还煮了俩鸡蛋。
    宁柠照例把面疙瘩吃了,回房间偷偷把鸡蛋放到冬妹枕头底下去了。
    冬妹比自己更需要这两个鸡蛋,她还在长身体。
    跟家人告别之后,宁柠坐上了村长家的牛车,大一点的地方,县城都有专门派人去接。
    许家村这个方向只有宁柠一个人,自然没有专车接送的待遇。
    村长瞧见宁柠过去,从兜里掏出了一块麦芽糖,递给宁柠:“春水,吃糖。”
    “谢谢许伯伯。”宁柠没有拒绝,接过那一小块麦芽糖,露出甜甜的笑容。
    元元【别笑了,你笑起来可真傻,本神兽都看不下去了。】
    宁柠翻了个白眼:那你别看啊,我笑不笑,长的都比你好看。
    元元不甘示弱【是是是,你最好看,你最好看。哼,本神兽不跟一般人计较。】
    一路上村长跟宁柠说了许多话,闲聊天,中午到饭点那时候,村长还把自己带来的大白馒头分给了宁柠半个。
    宁柠自然没有客气,吃得干干净净。
    吃过午饭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县城。
    宁柠被村长带到了县长家里,填写好宁柠的信息之后,村长宽慰了宁柠几句,趁着天色还早,离开了。
    此时的县长家里,已经来了四五十个小女孩,有穷人家的也有富人家的。
    无论有钱没钱,这种事情是躲不掉的。
    这儿的人多迷信啊,祈雨可是大事,如果偷偷换人,回头没被选上还好,被选上,发现人换了,回头被人举报,这可是天大的罪。
    上上下下,不会有人肯放过。
    宁柠站在角落,看着她们在那里聊天跟哭鼻子,无动于衷。
    怎么办,她现在越来越好奇那位新龙王的模样了。
    等待的时间越久,给宁柠带来的好奇感就越强。她也想知道,这所谓的选妻,究竟是怎么个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