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轻眉的心脏微一抽动。
    原来他不肯合眼睡觉,居然是为了这个!
    她俯低身子,替他掖好被角,又抚了抚他的额角,柔声道:“我不走,等你的病好一点,我就和你一起回京城。”
    闻言,阿九的眼睛顿时闪出几分光彩:“你说真的?不骗我?”
    “嗯,真的,不骗你。”她微微一笑,“现在你可以放心睡觉了吗?”
    他仍是目光炯炯地看着她:“你一向守诺,我信你。”
    说完,他这才闭上了眼睛,几乎是很快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苏轻眉没有离开,而是坐在床前,支着下巴凝视着他熟睡的面容,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不见。
    逐月并未骗她,阿九的体内的确有一股怪异的力量,而这股力量影响了他身体的恢复。
    想来中了噬心蛊之后,他的功力只剩不到三成,所以遇到了凶猛的野兽才会受伤……
    而她居然一点也没有发觉他的异样,一心只是想逃开他,躲着他,离得他越远越好!
    幸好……
    苏轻眉机灵灵的打了个冷颤,摇摇头,
    她答应等他伤势稍好之后就跟他回京城,并不是随口说说,既然来到他身边照料他的病,她就做了决定。
    只是她希望自己并不后悔所做的决定。
    守在他的床前,有花的清香随着敞开的窗户吹拂进来,闻着那清淡幽幽的气息,她的心变得很安静,也很安定。
    从逐月的口中,她得知了许多不曾知道的往事。她没想到他居然默默地承受了那么多!
    他知道她的心之所向,他却无法实现诺言陪在她身边,他明明有办法可以把她强行留下,可他终于还是放开了手,放了她自由,而自己独自背负着思念的苦果。
    这六年来,她过得虽然飘泊,却恣意潇洒,她很少想过身在皇宫里的他过得是怎样的生活,想来身为帝皇,定是早就嫔妃无数,夜夜笙歌,岂会寂寞少人陪伴?
    她鲜少打听,就算有人提取当今皇上如何如何,她都避之不迭,因为她害怕。
    她害怕自己听到他娶妻生子的消息,害怕自己会受不了那种伤害。
    但有些事是永远也逃避不掉的。
    她躲了他六年,终于还是被他找到了,她问问自己的内心,再次见到他快乐吗?
    他为了她宁可忤逆太皇太后,执意不肯娶亲,故而被下了噬心蛊,只有半年的时间,可他放下所有的一切来找她,可谓是不管不顾,饶是这样,他还是不肯告诉她实情,因为他想要的,不是她的同情,更不是她的怜悯。
    这个人,六年前就骄傲如斯,六年后依然这般的骄傲!
    苏轻眉幽幽叹了口气。
    她不想再执着下去了,有时候妥协也未尝不是一种正确的方式。
    或许她应该试着给他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次机会。
    “眉儿。”
    阿九忽然出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回过神来,望向他,他双眼紧闭,似乎仍是沉睡未醒。
    “我在这里。”
    尽管知道他没清醒过来,她还是柔声答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