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彦希不全是一个普通人,一夜两个女人,也用不着的拿出来说吧。
    “真的吗?”
    另外一个人四处看了看,像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可不就是嘛,今早怕是整个皇城都知道了。”
    沐清菱闻言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苍鸾,以后苍鸾要是做了月沉国的皇帝,是不是也会被坊间如此传呢?
    突然感觉身在高位,其实生活上也是十分可悲的。
    像是完全没有了自由,做什么事情,都会被无数双眼睛盯着。
    就连房中的事情,都逃不过那些人的眼睛,甚至还要传到外面来。
    “不是说太子殿下只爱未来的太子妃吗?不会在未成亲之前,有任何女人的吗?”
    “男人的话,你们也信,换做是你我,身边每天都有无数的美人围绕,真的可以无动于衷吗?”
    “那倒也是啊,要是是我,我只怕是每天都会换不同的女人宠幸。”
    “的了吧你,就算是有那么多女人给你,你的身体也是不允许的吧。”
    “也不能这么说啊,既然在高位,自然吃喝上都是与寻常人不同,在那些方面,当然也会主动饮食啊。”
    说话之人笑的猥琐,似乎已经在进入下一步的幻想。
    沐清菱听得倒是津津有味,一旁的苍鸾却是面色黑了。
    他素来身份尊贵,不怎么如此一般的坐在外面的铺子与人一起吃喝。
    自然是很少听到如此露骨的话语,此刻他的身边,一边是自己的妹妹,一边是自己喜欢的姑娘。
    这喜欢的姑娘,曾经还是他的妻子,可是这些话入耳,却是让他觉得十分的尴尬。
    恨不得将那些说露骨话之人的嘴给缝起来,又或者将那些人给赶走。
    帝凌溪听到这些话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她似是也不在意这些。
    拿起了几双筷子擦干净之后,才递给了沐清菱和苍鸾。
    很快面条就送上来了,沐清菱用月沉大陆的货币付了钱。
    邻桌的那些人还在继续说着,甚至整个铺子里的客人都开始各种议论。
    “人家可是太子,太子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呢?”
    “可怜那些被宠幸的姑娘。”
    “就是啊,年纪轻轻就要死。”
    死!
    沐清菱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她觉得如果被宠幸的姑娘都要死,那么这件事就注定是不简单的。
    正如其他人所说,太子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
    花彦希还一夜宠幸了两个女子,那么就是说,有两个姑娘要死。
    或许,花彦希根本就没有宠幸两个姑娘,只是单纯的要两个姑娘死,所以才寻了这么一个借口。
    亦或者,花彦希真的宠幸了两个姑娘,而两个姑娘是在那时候就已经死了。
    花彦希不是普通人。
    “不得议论太子殿下。”
    然而就在众人说得激动的时候,一大堆侍卫居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直接将这面铺子给围起来了。
    众人吓得不行,甚至有的吓得将碗筷都给弄掉了。
    “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议论太子殿下。”
    “你们可知道议论太子殿下者死!”
    说罢那些侍卫根本就不等那几个人说话,直接就抹了他们的脖子。
    鲜血喷洒而出,血腥味已经凝漫在空气之中。
    “大人饶命啊。”
    面馆老板带着妻女,一起跪在了地上。
    “若是以后再有人在你这里议论太子,你们不多加阻拦,那么死的就是你们。”
    为首的侍卫很不客气的说道。
    还好之后加入议论的那些人并未被抹脖子。
    不过一个个吓得双腿发软,有的跪在地上,有的跌坐在地上,有的完全是吓尿了。
    唯有沐清菱他们淡定的坐在那里,就好像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首侍卫的目光淡淡的扫过了沐清菱他们这一桌。
    那侍卫看到了沐清菱的侧脸,眸光微微一闪,直接朝着沐清菱而去。
    “你们是外地人?”
    为首侍卫站在沐清菱的面前,目光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沐清菱。
    其眼中的色欲,却是十分的明显,他一边说一边露出淫邪的笑意,甚至将自己的手伸向了沐清菱的脸。
    他的手还沾染了刚才那些议论者的鲜血,他一靠近血腥味就变得更重了。
    苍鸾见此激烈咳嗽起来,并且一把扣住了那为首侍卫的手。
    “这位军爷,我们的确是初到皇城。”
    “但是我们并未议论太子,甚至都有些搞不懂他们在议论什么,太子身为一国储君,即便是宠幸了几个宫女,那不是也是很正常的吗?”
    苍鸾说道,虽然此刻的他看上去病恹恹的,但是说话却是很有道理。
    那为首侍卫,之所以过来,自然不是为了议论太子一事。
    而是他看中了沐清菱的美色,他有些不耐烦的看向了苍鸾。
    这才发现,坐在苍鸾身侧的帝凌溪也很美。
    “你这小子倒是有些胆识啊,看上去病恹恹的,却是有两个美人相伴,难怪你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为首侍卫的眼睛一直都在沐清菱和帝凌溪的脸上,身上转悠。
    帝凌溪手中拳头紧紧握着,若不是因为有事要办,这个侍卫怕是早就灰飞烟灭了。
    沐清菱倒是不以为然,继续吃着自己的东西。
    像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侧站着一个多余的人。
    甚至也不会身后死了一大片人而赶到害怕。
    那为首侍卫见沐清菱如此淡定,倒是更是有了兴趣。
    “你这小姑娘是来自月沉国吗?瞧你有些胆识啊,修为也是不错,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近日月沉国倒是有很多心怀否侧的人出现,不如跟大爷回去,大爷好好的盘查盘查。”
    为首侍卫说罢,便想要将自己的手从苍鸾手中抽出,再次去抓沐清菱的手。
    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病秧子面前,居然是如此的无力。
    连自己的手都抽不回。
    只感觉自己的手像是要被对方给捏断了。
    “你,你松手。”
    为首侍卫怒视着苍鸾。
    苍鸾面色依旧苍白,时不时的轻咳两声。
    “你可知道我是谁,你敢与我动手?”为首侍卫怒气冲冲的大喊道,显然他想要用身份压制苍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