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郗家的孩子,为什么你的孩子能生,我的孩子他们却谁都不愿意要?”
    “关筱乔,你的存在,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所以你凭什么能有孩子?还是郗家的孩子!”
    “这个药叫米司非酮片,是很正规的流产的药品,效果非常好,吃下去,孩子很快就会出来了!”
    “给我撬开她的嘴!”
    ……
    唐诗语愤恨而又阴狠的声音,像是魔咒一般反反复复地,总是不
    关筱乔猛地睁开双眼。
    病房里黑洞洞的,天已经彻底的黑了,单人的病房里,仍旧还是只她一个人孤零零的。
    身边没有手机以及任何能够分辨时间的东西,可这样的静谧,分明已经是深夜了。
    心头的恨意如潮水一般汹涌,让关筱乔始终难以平静。睁眼干干盯着天花板许久,她终于忍不住,挣扎着坐起来,摸索了件外套给自己披上。
    自打将关唐夺回自己的手中,唐诗语被送进牢里,压下唐明坤和谢丽云制造的舆论。
    再加上怀孕之后,她差不多一门心思在肚子里的孩子身上,在郗天祁是留是走的患得患失中,完全已经松懈了下来。
    她没有想到,已经被监禁的唐诗语竟然会潜逃,甚至第一件事情就是来报复她。
    是她的大意,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而罪魁祸首,却毫无疑问的是唐诗语!
    如果说从前她对唐诗语的报复,主要是为了夺回自己的东西,给她一些教训,那么如今,她与她的仇怨,早已经是血海深仇。
    唐诗语,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她的孩子,更不能就这么白白没了!
    警员罗小伟在外面守了一整夜,天亮的时候才敢稍稍离开一会,吃了点早饭,顺便给病房里的人提了碗白稀饭过来。
    他轻轻推开房门,一眼就见穿戴整齐的关筱乔站在门后。
    罗小伟表面上很是镇定,内心里却暗暗捏了一把汗。
    “夫人。”
    他紧张地看着脸色苍白如纸的女人,“你……要上哪儿?你怎么起来了?”
    关筱乔淡淡扫了他一眼,目光落到他手上的打包盒上。
    “我给你带了点早饭过来,医生说你现在身体虚弱,最好吃点清淡……”
    “郗天祁呢?”她直接将他给打断。
    罗小伟愣了愣,他这一夜只守在外面不进来,就是为了避免回答这个问题。
    “他……”
    “他到底做的是什么事情?”
    关筱乔显然连编理由的机会都不给他。
    罗小伟舔了舔嘴唇,这个问题,他真的是不好回答。
    “夫人,是这样,我是京城北宁区的警员,负责您这次遭绑架案件的调查。”
    他恢复到严肃的模样,“夫人现在的身体情况,如果方便的话,能否配合我做一个相关的笔录。”
    关筱乔遭到绑架,是由他们警方出警解救的,做为案件的当事人,本该在她醒来后第一时间就进行相关的调查询问。
    但是念在她刚刚失去了孩子,丈夫又不在身边,所以只让她好好平复心情,并没有急着进行笔录。
    可现在,她人虽然看起来还是虚弱,但已经好好地换好衣服下了床,他也该正式进行笔录了。
    “我要见郗天祁。”
    这种时候,她没有任何配合他人的心思。
    “夫人,请不要让我为难。”
    “我要见自己的丈夫,很过分吗?”关筱乔质问道,神色清冷。
    “您当然可以见他,如果他有空过来的话。”
    郗天祁什么时候有空过来,她不得而知,因为现在她就连他的联系方式都没有了。
    他去了哪里,去做什么,什么时候回来,她都不知道。
    关筱乔直接越过他就要朝外走。
    “夫人!”
    罗小伟上前想要拦住她。
    被关筱乔一个冷冷的眼神扫过来,一时间突然不知该不该继续阻止。
    关筱乔转身继续打算离开。
    “六爷他很快就会回来,您这样,他也会不安心。”
    关筱乔背对着他站着没动,隔了好几秒才带些嘲讽地,“他会安心的。”
    关筱乔自己也不愿意承认,其实这次的事情,她对郗天祁也是有所怨忿的。
    为什么偏偏那个时候他要离开,为什么就不能离开一会亲自来接她,为什么哪怕她被唐诗语绑架,遭受折磨,连孩子都保不住的时候,他都不曾出现以下。
    而是始终就这样将她丢在这冰冷的医院里,无助而又绝望?
    所以郗天祁怎么会不安心呢?她只不过是离开这个医院而已。
    “夫人!”
    关筱乔一脚踏出病房门,突然听见罗小伟紧张地又喊了一声,随即一个迈步疾走过来。下一刻手腕被人紧紧给遏住。
    “在案件调查结束之前,请您不要随意离开这里!”
    罗小伟语气中带着严厉的警告。
    关筱乔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好久才回过神来。
    就刚才的一个短暂瞬间,在她的脚步迈出病房的那一秒,她分明看到了在走廊上,一排排穿着制服经过的人。
    “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分明并不是医院。
    “这是警局的特护病房,您放心,现在很是安全。”
    罗小伟站直身体,公式化地说道。
    “你们这是在软禁我?”关筱乔突然意识到什么。
    “您误会了,这是六爷的意思。”
    关筱乔愈发有些不解了。
    “为什么?”
    罗小伟没想到这桩笔录竟然做的这样艰难,从头到尾不是他在询问,而反倒是关筱乔在不停地问他问题。
    “他人呢?”
    反反复复都问不到答案,关筱乔的情绪再次激动了起来。
    “夫人你还是先休息一会。”
    罗小伟放开遏住她手腕的手,转身就要出门。
    “你站住!”
    关筱乔崩溃地想要拦住他。
    突然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关筱乔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朝着一旁栽下去。
    倒下去的前一刻,被一只有力的胳膊托住腰,下一刻感觉到整个身体一轻,有人将她给抱了起来。
    眼前的黑影渐渐散去,她看清眼前的人,心头蓦地好似被什么东西紧紧揪住。
    郗天祁的眼神中带着浓烈的担忧,将她小心翼翼给放到床上,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她的状态。
    “让医生过来!”
    他不放心地开口道。
    罗小伟见她一直要找的人终于回来,心头大大松了口气,连忙转身出去叫医生。
    关筱乔眼神直直地看着眼前的人,神色木然,没有说话。
    医生很快过来查看她的情况。
    “夫人现在身体很是虚弱,一定要卧床静养才能恢复的快些。”
    医生让护士替她将输液瓶重新给挂上,尖细的长针戳进她手背的静脉里,关筱乔神色始终未有一丝松动。
    她从前,最怕到医院里,更加怕被护士扎针了。
    “夫人和六爷都还年轻,孩子迟早还会再有。保持心情舒畅,身体才能早日康复。”
    医生离开病房的时候,又不忘交代。
    罗小伟朝他使了个眼色,与他一起出了病房。
    才刚出去,医生长叹一声,“咱们六爷这位夫人,可真是命运多舛啊!”
    罗小伟不解地看着他。
    “这事且当我没说过。”好似意识到自己失言,医生连忙摆了摆手,又是一声叹息。
    罗小伟跟在后面,见他一会叹息一会摇头的,紧锁眉头。
    “宁医生,你这是不配合我们的工作。”
    “谁不配合?这是人家的家事,你也要管?”
    宁医生连忙否认,“咱们就别多管闲事了!”
    罗小伟,“……”
    明明是你神叨叨的多管闲事!
    郗天祁将关筱乔的腰后垫上枕头,双手紧紧握着她冰凉的手,好似想要帮她给焐热一般。
    关筱乔始终那样直直地看着他,清冷的眼眸灰暗,没有一点的神采。
    “我们的孩子没了。”
    冷不防,她突然开口。
    郗天祁握着她的手蓦地一紧,下一刻一把将她给搂进怀里,“没关系,没关系。”
    “我们的孩子没有了。”
    她又重复了一遍,沙哑的声音从喉头发出来,好似被盐水浸过的梅子一般,酸咸而又苦涩。
    “我知道。”
    郗天祁将她紧紧抱着,竭力克制着自己的语气,“没关系,没关系的筱乔,孩子我们以后还会再有的……”
    “这是你一直想要的结果吧。”
    郗天祁的手臂蓦地僵住,过了好几秒才缓缓将她给松开,直视着她的眼睛。
    “筱乔……”
    “从一开始,你就不想要这个孩子,现在,你终于如愿了。”
    她平静的声音下透着哀凉。
    郗天祁眼神从震惊到哀伤,瞬间布满自责,“对不起筱乔,都是我,没能保护好你和我们的孩子……对不起,是我的错!”
    关筱乔的眼泪终于克制不住地倾泻而下。
    她明明知道,这件事情,并不完全是郗天祁而造成的。
    她也明知道,孩子没有了,郗天祁此时的内心不会比她好过。
    可此时此刻的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宣泄自己的情绪才好。
    只有最为亲近的人,才会让她这样肆无忌惮地责怪吧。
    “是我的错……”
    所有压抑的情绪,突然毫无克制地爆发出来。
    她怪郗天祁的,是他没能及时的出现,其实是在恨自己,太过大意情敌。
    “这不是你的错。”
    郗天祁捧着她的脸,修长的手指替她擦拭脸上的泪水。
    “筱乔,这不是你的错。从头到尾,你都是无辜的,这都不是你的错!”
    关筱乔突然抬起泪涟涟的双眼看他。
    既然都不是他们的错,那罪魁祸首,又岂能轻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