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慕容银珠走进宴客厅的时候,厅内的气氛十分不好。. .co

    十四月向来是不会给人脸面的人,被整个千凤王国捧在手心,整个王国给她撑腰,她就是天不怕地不怕。

    这世上可能唯一能让十四月低下头的,除了水千柔之外,也许只有修云天了吧,恨不得就像是长在修云天身边的尾巴,时时刻刻能跟着他。

    所以,慕容银珠看到的是苏婉如僵硬的笑容,以及十四月一副根本不搭理的样子。

    “十四月小姐,慕容……皇后来了。”殷络轩上前一步,主动跟十四月说着,态度那可不是一般的好,“你不是想见她吗?”

    十四月赫然而起,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慕容银珠。

    “你看起来气色还不错嘛。”十四月直接略过了殷络轩,没有任何和他打招呼的意思,连个笑脸都没冲他露一个,直勾勾的望着慕容银珠。

    “要是以一个精神不佳的状态来见你,岂不是很不合适?”慕容银珠微微一笑,走了进来,“这么想见我,是要吃饭还是聊天啊?”

    “都不是。”十四月非常坚定的说道,“当然是为了完成上次在悬崖边我们没有完成的比试,那可是生死之斗,除非你死,要么就是我死,不然不会完结。”

    这话一出,在这个宴客厅中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变,殷寻帝国的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皇后和千凤王国的小姐能有这么大的恩怨。

    “小姐不可。”站在十四月身边的一个年长一些的女子,出声阻止,“这次是来出访殷寻帝国,两国应该建立良好的邦交,而不是……”

    “我管你们什么邦交不邦交,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来找她!我跟师傅说清楚了的!”十四月不管不顾,已经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长剑,指着慕容银珠,“慕容银珠,在这里,还是去院子里?”

    “小姐,什么生死的比斗,你不要吓我!”另外几个女子也是在劝说十四月,“不能在这里舞刀弄枪,殷寻帝国的皇上还在这里,不能如此无礼。”

    就是不晓得水千柔是否知道十四月的性子,是否知道她见到慕容银珠就会干出这种事情,是否真的知道她只是来找慕容银珠的?

    如果是的话,只能说水千柔没有和殷络轩相交的意思,只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你们走开,这是我和慕容银珠的私事。”十四月蛮横的说道,长剑一舞,愣是把那几个过来劝架的女子都逼开了。

    “比当然可以比,既然我来了,那我肯定要奉陪到底,但是有的事情还是要提前说清楚的。”慕容银珠可没有立刻动手。

    “你还要说什么?今天这场比试是必定的。”十四月冷笑了一声,“告诉你,今日的我,不再是当日的我,你不是我的对手。”

    “与其说是比试,不如说是你想杀了我?”慕容银珠歪着头看着十四月,娇俏可爱的脸上满是杀气,“我都做了别人的皇后了,你还这样穷追不舍,是不是不合理啊?”

    凤逆九天:嗜血妖妃倾天下 </p>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