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俊离开胡斐后又去了别的旅店询问,果然都是客满的状态。他只好先寻了一个破屋,在里面坐下。

    “师父,刚刚我用星剑诀击杀两名和我相同等级的杀手,竟然轻松的赢了。看来这个星剑诀的威力真的很大。”

    “根据你现在的灵力等级,这星剑诀对于你来说才是下灵诀,根本没有发挥它真正的威力。你要好好修炼,等将星剑诀练至中灵诀甚至上灵诀后你才会真正体会到它的玄妙。”

    “好,我现在就修炼,我不能浪费时间。”

    张子俊盘腿坐下,自顾自开始修炼起来。

    张子俊进入破屋后,并没有生火,眼下屋顶的破洞透露了一缕月光进来,屋内不是很黑,勉强能视物。不过这一人一龙显然并不在意这屋内的情况。

    过了一个时辰,张子俊吸收灵力,正好全身经脉运行了一周。他睁开眼,吐出一股浊气。

    “接下来是星剑诀的练习。练完了还有烈光诀,这两个练习完了再睡。”张子俊喃喃说了一句,接着他就拿起木剑,就着月光在破屋内开始剑法练习。

    第二天,外面的天色稍微有点蒙蒙亮,隔壁一家的鸡窝里,公鸡亮起了第一声嗓子,接着就有此起彼伏的公鸡打鸣声。

    张子俊睁开眼,望着屋顶的破洞,眼神恍惚了一下,接着便清明起来。

    他坐起身,又接着按照昨晚的顺序,开始修炼。

    张子俊不过十二岁,小小年纪,忍下了修炼的枯燥,一点都没有放松自己的要求。梵皇逸龙甚至没有催促过他的修炼,有时候还会劝他休息一会。这个徒弟的心性坚忍,加上他的特殊体质和修炼天分,这幻天大陆迟早会响彻他的名字。

    修炼了两个轮回,张子俊的肚子突然“咕”叫了一声,他这才反应过来还没吃饭。

    “走吧,休息一会,先去吃饭。”梵皇逸龙钻进张子俊的领子。

    张子俊紧了紧脖子的纱巾,准备出去找点吃食。

    他沿着街走了一会,看着酒楼里熙熙攘攘的客人,张子俊不太想进去吃。他觉得有点浪费时间。正好,此时他经过了一个包子铺。张子俊上前问道,“老板,能进来吃么?”

    “可以,有座位,还有馄饨汤,客官要不要来点?”

    “一碗馄饨,三个肉包。另外给我包六个包子,四个馒头带走。”

    “好咧。”

    张子俊在包子铺里随意对付了一顿中饭,还带了吃的回去,准备吃到第二天。梵皇逸龙在张子俊的领口摇了摇头,这孩子太拼了。

    回到破屋,张子俊将包子放在破屋里的一张破桌子上,防止蚂蚁。接着他便打算盘腿坐下来开始修炼。

    “等一下。”梵皇逸龙突然出声。

    同时,张子俊也感受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他凭着本能往旁边一滚。他刚刚坐着的地方插着三支箭,箭头上还泛着蓝光。

    “谁?”张子俊的全身都紧绷着,耳朵努力分辨屋内的声响。

    “三个人在你左手边。”梵皇逸龙一瞬间就分辨了刺客的方位。

    “轰”张子俊催动烈光诀,朝着左边打出一掌,左边房顶跳下三个穿着黑衣、蒙着面的刺客。

    “哼。”四个人互相都不废话,直接开打。

    张子俊抽出木剑,使出星剑诀,就和三人缠斗在一起。

    这三个人的实力和张子俊相差不多,都是灵侠中层,张子俊本身的星剑诀比较玄妙,此时隐隐占了上风。

    三个刺客看形势不对,都统一退到了破屋的墙角处。“摆阵!”其中一人喊道。喊话的那人站在最前面,另外两个人站到那人后面,三个人形成一个三角形状。接着,三个人的出招都变成一模一样,朝张子俊打来。

    张子俊才不管什么阵不阵的,提剑就砍。

    没想到三个人合起来的灵力十分强盛,一下子就破了张子俊的剑气,张子俊手中的木剑被劈下一大截,手中就剩下了一个剑柄。

    三人一看一击中了,便迅速朝张子俊发出第二击。张子俊扔了手中的剑,双手同时催动灵力,“烈光诀!”

    “轰!咔擦!”巨大的声音响起,张子俊所在的破屋受到张子俊灵气的轰击,四面墙纷纷炸裂开,受到烈光诀直接攻击的三人往后退去,避开了张子俊的全力一击。但是由于墙体遭到破坏,原本摇摇欲坠的屋顶此时往下压了过来。

    张子俊出招的时候就预想到屋顶会压下,一开始就看准了破洞,出完一掌后顺着破洞跳了出去。

    三名刺客却来不及跳出破屋,纷纷被压在房顶下。

    “轰。”三个人破顶而出。破屋外面是一大片居民区,此时听到声响,旁边的居民都纷纷过来看。看到这个阵势顿觉不妙,一群人又纷纷逃走,避免殃及到自己。

    “走。”刺客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张子俊,眼下动静闹得这么大,况且短时间内也杀不了张子俊,于是三个人一瞬间就撤退不见了。

    “他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呢?奇怪。”张子俊看着刺客离去的方向,有点不解。

    张子俊每次出去,回去的时候都会注意有没有人跟踪,有梵皇逸龙的帮忙,可以很肯定每次回旅馆都是没有人跟踪的,但是昨天自己遇到了杀手。今天吃完饭回来的时候也是万分小心,张子俊实在搞不懂,刺客们到底是怎么找到自己位置的。

    “我看你还是换一条纱巾吧。”梵皇逸龙突然出声道。

    “纱巾有什么问题吗?”

    “你最近唯一新戴的东西就是纱巾,戴了这纱巾后,三番两次遭到暗算。我只是怀疑它可能有问题。纱巾也不贵,你扔了,重新买一条便是。”

    张子俊觉得有道理,果断就扯下了脖子上的纱巾,接着便离开,寻找新的落脚处。

    想着自己反正要找察奇,张子俊索性就打听察家的位置。

    他赶到察家时,远远看到侧门处排了很长一个队伍。张子俊不解,他围过去,问了队伍最后一位仁兄,“请问,你们排队是在做什么?”

    “这位小兄弟,连做什么都不知道,就来凑热闹?”那人看张子俊大热天围了一条白纱巾,看起来娘里娘气的,心下觉得奇怪。

    “路过,好奇问一下。”

    “察家在招药童,这不排队在接受测试,只有通过的才能进入察家做药童。”

    张子俊点点头,察家炼药是西江国,甚至幻天大陆都十分有名的。能够进入察家做一名药童,说不定有机会受到察奇炼药师的指点,那种诱惑是很多人都拒绝不了的。哪怕不是察奇炼药师,察家很多人都是炼药大师,顺便一个人提点几句,说不定就能突破。

    张子俊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倒是也感兴趣起来。

    “这位兄弟,我再问一下,这报名有什么要求吗?”

    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张子俊,“你也想报名?”

    “试试么。”张子俊呵呵一笑。

    “炼药师等级达到二品,没有正式拜过炼药师父。其他的察家会根据不同的人出不同的测试题目。”

    张子俊心想自己不就满足条件么,至于炼药师父,梵皇逸龙不说谁知道。眼下他便打定了主意,要进入察家做个药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