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涵的右手又开始集聚灵力,准备对林琦发动攻击。

    “真是太卑鄙了,居然对灵力低你那么多的学弟出手。”林琦的额间开始流下冷汗,他知道只要赵涵出手,自己必败。

    “哼,抱怨的话死后去和阎王说吧。”灵力集聚完成,赵涵向林琦发出一掌,“破军掌”!

    林琦被赵涵一掌打飞出去,摔的比孙菲儿更远,受的伤也更重,已经晕过去。

    赵涵那阴毒的眼睛转向张子俊,“下一个就是你。”

    张子俊心下不安,小声地催促梵皇逸龙,“喂,师父,快帮帮我,我会被打死的。”

    “不行啊,会被发现的。”梵皇逸龙有些为难,那么多人在场,自己要是现身,幻天大陆出现龙的消息会马上传遍,自己将会遭受高手的捕杀,这是很危险的。但是现在张子俊正面临着紧急情况,梵皇逸龙心里有些矛盾,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帮忙。

    但是容不得他们思考,另一边赵涵手掌上灵力围绕,他已经准备发出第三掌攻击“破军掌”!

    张子俊只能催动自己所有的灵力进行防御。“星剑诀!”

    “破军掌!”

    “轰!”两个人的灵力在空中对决,引起了巨大的爆炸声。

    “咳咳。”跟着赵涵的六个人被灰尘呛到,咳了起来,“大师兄,张子俊死了没有?”一个人问道。

    空气安静,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大师兄?”又一个人问道。

    “啊!!”那帮人忽然都发出了惨叫声,“谁偷袭我们!快聚到一起,不要让他各个击破。卑鄙,居然偷袭。”说这话的人大概没有意识到,就在不久前他们恃强凌弱、以多欺少,现在自己受到欺负了却高喊对方卑鄙,简直是不可理喻。

    显然偷袭的那方没有废话,他趁着灰尘遮蔽了众人的目光,将赵涵一帮人全部打成重伤。

    灰尘渐渐散去,张子俊还站在原地,但是赵涵一行七个人全部躺在地上,已经身受重伤。

    “大师兄!”程文河看到脸色灰白,已经不省人事的赵涵,扑过去摇了摇赵涵的身体。赵涵的眼神发散,已经快不行了。

    “大师兄!大师兄!”剩下的五个人也忍着身体的伤痛,纷纷围到赵涵身边,想要叫醒赵涵。

    “张子俊,你卑鄙。”程文河抬起头,赤红着眼睛看向张子俊,眼神里是刺骨的仇恨。

    “刚刚你们七个人打我们三个可有想到卑鄙,想到自己不要脸?现在你们被打伤,就开始倒打一耙,说我卑鄙。敢问程师兄,我一个灵兵上层修为的人,如何打败你们七个?你们中最强的可是灵将中层,还有一个灵将下层,剩下的全是灵侠级的,我如何偷袭都不可能把你们都打伤吧?想把这个黑锅扣我头上,我张子俊可受不起!”张子俊沉着精神,向程文河发问。

    没错,张子俊的灵力和他们七个人相比,显然是大大的不足,就算他们都闭着眼睛,也不可能被张子俊偷袭,何况赵涵还受了重伤,就要不行了。把责任甩到张子俊头上显然是很不合理的。至于林琦和孙菲儿,刚刚被赵涵打伤,现在还坐在地上不能站起来。

    程文河可不管这么多,刚刚灰尘漫天,大家都不能视物的时候,受到偷袭。现在势必要找一个人出来承担责任,否则身为灵将中层的赵涵被带回去时是这样的状态,岳融肯定会责问他们,他们都不想承担责任,那么张子俊便是最好的人选。

    “少废话,这个试炼我们是进行不下去了,韩风,放烟火,我们现在就回去,让岳老师给我们做主。”程文河对旁边的韩风说道。

    韩风点点头,手伸进胸口拿出烟火。试炼的每个学生都有一个烟火,当遇到危险,撑不下去的时候就燃放烟火,代表放弃试炼。

    “呼。”灰尘再起,所有人都下意识闭上了眼睛。“不好,快放!”程文河喊道。

    “咻!”紫色的烟火扶摇而上,升到高空,炸裂开变成一朵紫色的鸢尾花。

    灰尘再次散尽,张子俊三个人却已经消失不见。

    “可恶,让他们逃了。哼,等试炼结束,有他们好受的。”程文河盯着刚刚张子俊站立的地方,眼睛里满是阴毒。

    另一边,张子俊三人坐在一条小溪边,张子俊坐着正在烤鱼,而孙菲儿和林琦躺在地上睡觉。

    “师父,多谢,不然我可就要被打惨了。”张子俊边烤鱼,边对浮在空中的梵皇逸龙说道。

    “我也是急中生智,突然想到扬起灰尘后再出手救你。否则,众目睽睽之下,我要是突然出现,以后的日子可不太平了。”梵皇逸龙叉着手说道。“回去后你死不认账就行,你的实力和他们差那么多,都比不过灵力最低的尚安白,他们甩锅甩不到你头上。”

    “嗯,我知道。”张子俊满不在乎地转着手里的鱼。

    “他们两可能要醒了,我先躲起来,你们继续往前走吧。”说完,梵皇逸龙又钻进了张子俊的胸口。

    林琦正好皱了皱眉头,呻吟了一声。全身都好痛,仿佛骨头都要散架了。张子俊手上还在烤鱼,眼睛看向林琦,“师兄,醒了吗?快过来吃鱼。”

    “嗯,我晕过去了。”林琦睁开眼睛,看向蓝蓝的天空,怔愣了一会。

    “嘶。”林琦坐起来的时候,牵到了伤口,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喏,服用一颗。”张子俊递过去一颗元阴冰灵丹。

    林琦服完后,感受到四肢蔓延过一阵凉意,身体舒展开来,伤口也没有那么疼了。

    “你炼制的丹药效果很好啊,看来你的技术不错。”林琦结果张子俊递过来的烤鱼,赞叹道。

    “没什么,我只会炼制这一种药,熟能生巧。”张子俊满不在乎道。

    过了一会孙菲儿也醒了过来。三个人吃了东西,站起来继续赶路。

    路上孙菲儿不解地问道,“刚刚是谁救了我们呢?”要说张子俊的实力太弱,无论如何,林琦和孙菲儿也不会相信是张子俊救了他两,事实上张子俊确实也没有实力救他们两。

    “不知道,我也晕了,只不过没有受伤,所以比你们两醒的早。”张子俊耸了耸肩膀。“应该是某个看不惯赵涵的大侠,行侠仗义、打抱不平!”

    “你这小子。”林琦笑出声来,“不过可真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