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俊去买储物袋,没想到钱不够,还好听说店里收丹药,他就准备把自己的丹药卖出去一些。

    “速战速决,我支撑不了多久了。”梵皇逸龙一直在消耗灵力把张子俊托在头上,此刻有些累。

    张子俊对伙计说道:“我不喝茶,赶时间,你赶紧叫掌柜的出来吧。”

    伙计赶紧进去把掌柜叫出来,掌柜一听张子俊是来卖丹药的,也是脸上堆满了笑容。

    “我要一个低级的空间储物袋,你的伙计说要三千两。我现在手上只有一千六百两,还缺一千四百两。你看要多少元阴冰灵丹才能抵一千四百两的空缺?”张子俊言简意赅地对掌柜说道。

    掌柜笑着朝张子俊搓搓手,“这位客官,丹药卖的贵不贵,和它的品相很有关系。您看是不是可以拿一粒出来我看看?”

    张子俊不知道元阴冰灵丹的具体价值,梵皇逸龙本身也觉得这种一品丹药是很低级的,不以为然。没想到张子俊拿出一粒元阴冰灵丹给掌柜看后,掌柜一脸的惊讶,“好好好!我从来没有看到如此完美的丹药,外形光滑有光泽,香气扑鼻,握在手里就已经很是冰凉,想来它的药效也是十分出色。这种品相的丹药,我五百两一粒收走。客官您有多少,我收多少。”

    掌柜的脸上一脸自豪,好像在告诉张子俊这黑市上就他可以这么大口气,开这个价。不过张子俊不知道原来这个药居然可以卖这么贵,那么要是炼出了二品、三品岂不是更贵。难怪炼药师的地位会这么高,原来要是靠卖药为生,随随便便一个炼药师都能富可敌国了。

    “我有五粒,全部都卖给你吧。”张子俊不敢露富,打算先卖出去少一点,以后要是缺钱了再来卖药。

    “好!我都要了,五粒就是两千五百两,您的低级储物袋我给您算个优惠,就收您两千五百两,我们以物易物,两清了。您看如何?”掌柜的激动地看着张子俊说道。

    张子俊点点头,又拿出四粒元阴冰灵丹递给掌柜,旁边的伙计很有眼色,连忙把刚刚张子俊放弃不要的空间储物袋递过来,“客官,您收好。”

    张子俊拿了东西,一看两清了,就转身想走,旁边的掌柜赶紧拦住他:“这位大师,您不露面我也不好问您是谁,但是您应该是位炼药师,以后您要是有想卖的丹药,请移步光临本店,我一定会给您最优惠的价格。我敢用良心和您说,这黑市上我的价格一定是最高的。”

    张子俊顿了顿步子,点头说好,随后便急急忙忙地出门。

    接着他匆匆忙忙的回家,刚到后门口,梵皇逸龙就撑不住了,张子俊“哎哟”一声摔在地上。

    张子俊爬起来后东张西望地看了看左右,随后开了门进去。

    另一边,刚刚店铺的伙计垂头丧气地回到店里,“掌柜的,那人走的特别快。我跟不上,跟近了又怕他会发现,后来就跟丢了。”

    那个掌柜阴险地眯了眯眼睛,“一看他就是个缺钱的穷小子,以后还会再来的,等着吧。”

    话说张子俊把空间储物袋买回家后,就关上房门准备研究一番,旁边的梵皇逸龙看他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有些嫌弃地翻了翻白眼。

    “我现在还没什么东西要放,我试着放几本书进去。”张子俊脸上是好奇的表情,他走到书柜前,随手抽了两本书,想塞到储物袋里。

    没想到储物袋看着是荷包大小,他把书放到储物袋的开口处,它还是荷包大小。

    “咦?该不会是假货吧。怎么放不了?”张子俊自言自语疑惑道。

    “切,你还没有开启认证,当然放不了。”旁边的梵皇逸龙终于忍不住,鄙视道。

    “还要认证?好高级的样子。”张子俊抬头,星星眼看着梵皇逸龙,“师父,您告诉我方法啊。”

    “瞅瞅你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认证就是你滴一滴血在袋子上,以后它就会变成专属于你的空间储物袋,任何外人都休想打开你的袋子,除非是灵力远远高于你的强者。”梵皇逸龙一脸不屑地看着张子俊说道。

    张子俊已经知道他的师父心性就是一心想要别人都崇拜他,简而言之就是一条很装的龙。他顺势夸奖了一下它:“哇,师父,你什么都知道啊,好厉害。”

    “哼,小儿科。”梵皇逸龙嘴巴上这么说,脸上却是忍不住的笑容,下半身还忍不住地在抖腿。

    张子俊小心翼翼地割破了自己的一根食指,把血滴在储物袋上,储物袋发出一道光芒,一闪而过。随后又变成了刚刚那种普通的模样。

    张子俊再一次试图把自己的书放进储物袋里,一下子手上的书不见了。

    张子俊一脸神奇的表情:“哇,好厉害!唔……待会要不要去买些药瓶装进去,啊,我的压岁钱可以都放进去了,别人还拿不走,这真是一个宝贝。”张子俊把储物袋捏在手里,开心地看着梵皇逸龙。

    药瓶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张子俊没有换装,就穿上早上的衣服,准备出门去买些东西。

    出门的路上,张子俊经过药堂,正好碰到了良平炼药师。

    张子俊乖乖向他行礼。良平炼药师朝他点点头,问道:“你的元阴冰灵丹炼制的怎么样了?”刚问完,良平炼药师就脸色一变,“好浓的香气,你的元阴冰灵丹品相不错啊。”

    张子俊本想否认,说不成功的。没想到良平炼药师的鼻子这么灵,他只好尴尬地点点头:“呵呵,随便炼制了一些,不怎么好。”

    “你快拿出来我看看。”良平炼药师有些着急地催促他。

    张子俊只好磨磨蹭蹭地拿出一粒递给良平炼药师。

    良平炼药师拿到元阴冰灵丹后脸色就变了,嘴里喃喃:“好完美,怎么会刚炼制就这么完美?这简直就是天才!”随后他激动地看向张子俊,笑着说道:“你真的就是一个炼药天才啊!我昨晚竟然还叫你不要把心思放在炼药上,现在简直是打我自己的脸。”

    张子俊赶紧挥挥手,“良平药师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我还没有火候,都是瞎炼制的。”

    “你就不要谦虚了,这么完美的丹药,你竟然说是瞎炼制的,这将我置于何地?”良平炼药师看向张子俊,目光凿凿。

    张子俊只好闭嘴不再言语。

    “你这是准备干嘛?”良平炼药师看着张子俊想要出门的样子。

    “我想买些瓷瓶,装炼制好的丹药。”张子俊如实说道。

    “我药堂里都有,不要买了。来,我给你。”良平炼药师不由分手就把张子俊拉到药堂里去了。张子俊望天,还是要我自己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