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昂然看到失踪一天的张子俊终于回家,不仅没有打骂张子俊,反而把他抱在了怀里,这让张子俊很感动。

    随后母亲见到自己后又喜极而泣,张子俊内心更加内疚了。

    张子俊从自己的父亲怀里挣脱开,跑到郭南露那里,伸开双手抱住郭南露的双腿,内疚地说道:“娘亲,是孩儿不孝。孩儿贪玩,去了石迷谷,然后就迷路了。找了很久才出来的。”

    “什么,你们去了石迷谷?”张昂然听了后十分吃惊,“一般人进了石迷谷就再也出不来了,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张子俊暂时还不想把梵皇逸龙的事情告诉他的父亲,他摇摇头:“我和张沫儿在里面一直走啊走,怎么也走不到头,后来我就叫沫儿往上爬,他爬了一会好像碰到了什么机关,整个石壁都在颤抖,后来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还是你聪明,知道变通。不然一直走下去,不是累死就是饿死。”张昂然也相信了张子俊的话,毕竟张子俊和张沫儿都是十岁的孩子,而且他的儿子还是个普通人,应该是遇到了机关,否则肯定是出不来的。

    “你这个孩子,以后千万不要这么调皮了,去哪里一定要提前和我说一声。我今天真真是要被你急死了。”郭南露把张子俊抱在怀里,流着泪说道。

    张子俊伸出手,环住郭南露的脖子,内疚地也留下了泪。毕竟还是一个只有十岁的孩子,要是被打被骂也就算了,现在父母不怪罪,自己反而委屈了起来。张子俊委委屈屈地抽噎着,后来越想越委屈,渐渐变成了大哭。

    郭南露只好将他抱到自己的腿上坐着,哭了一会,张子俊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慢慢就不哭了。郭南露心疼地擦着张子俊的眼泪,安慰道:“以后不要乱跑了。今天一天累坏了吧?饿不饿?叫嬷嬷给你煮碗面吃好不好?”

    张子俊点点头:“恩,我和张沫儿都饿坏了。”

    张昂然叫厨房的嬷嬷煮了两碗面,张子俊和张沫儿狼吞虎咽地吃完,张子俊摸了摸肚子,总算是喂饱了。

    张子俊吃饱了饭,和张沫儿回到自己的卧房。平日里张沫儿睡在外间,张子俊睡在里间,这样张子俊半夜偶尔起床,张沫儿就可以起来服侍。张沫儿把门关好,就想睡觉了,转身就差点吓了一跳。

    “少爷……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张子俊正目光炯炯地看着张沫儿。

    “刚刚我和我父亲解释的你都听到了吧?暂时不要把梵皇逸龙的事情告诉我父亲,知道吗?也不要把我已经可以修炼的事情说出去。哼哼,张子杰、张星文他们不是总要欺负我吗?我要好好努力的练功,哪天比他们厉害了,我就把他们打趴下。”张子俊想到平日里旁支的孩子对自己冷嘲热讽的事,心里就恨恨的。

    “哎哟,挺有志气的嘛。”梵皇逸龙一看现在已经没有外人,就从张子俊的衣服里钻了出来。

    “这是自然,我现在要睡了,等休息好了,明天下了学堂,下午我就开始认真修炼。”张子俊说完就转身躺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张沫儿本来也很困,但是躺到床上后反而睡不着了。

    张沫儿对张子俊是很忠心的,他原本是个小乞丐。张昂然有次外出办事,回家的时候看到躺在路边已经奄奄一息的张沫儿,他二话不说就把张沫儿捡回家,请大夫给张沫儿治病。后来他恢复后,又给他取了名字,张沫儿。

    因为自己无父无母,就像泡沫一样吗?张沫儿很感激张昂然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后来张子俊年纪小,又爱惹祸,张昂然就让自己做了张子俊的书童,其实就是陪着张子俊玩,不让他闯祸。但是自己呢,张沫儿仔细想了想,该闯的祸一个没少,不知不觉间张子俊已经拿自己当成了兄弟,他们两总是在一起疯玩。旁支的人对张子俊冷嘲热讽的时候,张沫儿觉得比骂自己还要难受。以前张子俊是普通人,张沫儿觉得自己要保护他,所以会拼命修炼,就为了张子俊有危险的时候,自己能够保护他。现在张子俊终于可以自己修炼了,不再需要自己的保护了,张沫儿心里觉得空空的,好像自己已经没什么大用了一般。

    “呸!”张沫儿打了自己一巴掌,少爷能够顺利修炼,比自己还要强,应该是件高兴的事啊,自己怎么可以因为少爷要比自己强了就闷闷不乐呢。张沫儿想通后翻了个身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张子俊和张沫儿又去鹿儿学堂上课,顾夫子看到张子俊还嘱咐了一下:“以后不要乱跑啦。”张子俊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看来昨晚父亲找自己的动静很大啊,连顾夫子都已经知道了。

    下了课,张沫儿在整理书本,张子俊站在旁边等他。这时张星文不怀好意地走过来,挑衅地看着张子俊说道:“你这废材进了石迷谷居然还能出来,真是便宜你了。”

    “原来你是故意的,你想干什么?”张子俊总算明白张星文是故意把自己引到石迷谷去。

    “想干什么?你这种废材活着也是浪费粮食,那就饿死在石迷谷里好啦。我这叫为民除害!”张星文歪着一边的嘴,指着张子俊斥道。

    “你这个卑鄙小人!”张子俊被他气得不行,下意识就伸出双手,想要揍他一顿。

    张星文马上催动自己的灵力,自己可是灵士下层,这种废材,还想打自己,真是做梦!

    张子俊一直普通人做惯了,已然忘记自己已经是即将达到灵士中层的修炼之人。张星文带着灵力的一掌朝自己打过来,张子俊忘记了抵抗,闭眼准备被打飞。

    预期中的疼痛久久没有传来。张子俊张开眼睛,张星文所发出的灵力居然在自己的胸前被挡住,自己的胸口发出很强的灵力,稍微一抵挡后张星文像破碎的风筝般倒飞出去,直直地摔在院门口的树底下。

    “你小子怎么不去挡住那一击?你可并不比他弱啊。”一直在张子俊胸口睡大觉的梵皇逸龙帮张子俊挡住了张星文的一击,还把张星文打飞出去。

    学院门口还有很多没有离开的学生,张星文从教室里飞出去摔在树底下吸引了众多的目光。张星文平日里经常会言语上欺负张子俊,偶尔也会揍他一顿,但是没想到今天却反而被打飞出去。众目睽睽之下,张星文脸色红的像块猪肝,羞愤的差点晕过去。

    张子俊走出教室门,看着躺在树底下气红了脸的张星文,面无表情。

    张星文恨恨地看着张子俊:“你这个废材……”

    “到底谁是废材?嗯?”张子俊嘲讽地看着张星文。

    张星文眼中的仇恨愈发浓重,“你给我等着。”

    “赶紧去找你的主人吧,看来你这条狗是没什么用了。”张子俊知道张星文说这句话是为了去搬救兵。而他的救兵就是张子杰——他大伯的儿子。

    张子杰的父亲张昂育是张昂然的大哥,但是张昂然凭借自己的天分和人格魅力变成现在张家集的集主,而张昂育只能变成一个尴尬的长老会助理,张昂育年纪比张昂然大十岁,但是灵力只有灵将中层。不过后来他生了一个儿子张子杰,张子杰十分争气,八岁达到灵士下层,现在十五岁,已经是灵士上层。平日里张子杰就对张子俊充满敌意,张星文就是想讨好张子杰才会屡次挑衅张子俊。

    经过这件事情,张子俊更加坚定了要努力修炼的决心,虽然现在已经不再惧怕张星文,但是面对张子杰,张子俊还是弱小的一方。

    回到家,张子俊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中饭,然后一路小跑进自己的卧室,把门反锁了。后面张子嫣伸出两只小短手,甩着两条小短腿去追张子俊,嘴里喊着:“哥哥抱!”

    到底是腿太短,没追上,张子嫣的嘴委屈地瘪起来,准备要哭。后面张沫儿追上去把她抱起来:“小姐别哭,你哥哥要练功,等练完了陪你玩。”

    张子嫣的眼眶里含着一泡泪水,嘟着粉嫩的嘴巴,委委屈屈地点头。张沫儿看的心里一软,赶紧给抱回去,送到郭南露身边。

    另一边,张子俊进了卧室后,就把胸口的梵皇逸龙唤醒:“喂喂,快醒醒,快点教我练功吧。”

    梵皇逸龙从张子俊的领口钻出来,打了个哈欠,接着飞到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张子俊,说道:“小屁孩,要我教功夫可是要拜我为师的。”

    张子俊想到上午的遭遇,眼下想要变强的决心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他郑重地看着梵皇逸龙,问道:“要拜您为师需要什么礼节吗?我一定会严格遵守。”

    梵皇逸龙看他这么严肃倒反而觉得无趣了,摆了摆手说道:“那倒没有什么很严格的礼节,只是拜了我为师后,你以后再也不能师从别人。”

    张子俊点点头:“这是自然,师父只有一个。”

    梵皇逸龙满意地点点头:“好了,跪下拜一下,我们就开始修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