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张子俊带着张沫儿去石迷谷探险,结果走了一段路后发现全是石头,没什么稀奇,就打算打道回府。结果两人发现已经在石迷谷里迷路。

    张子俊随便指了一条中间的路,打算先走着试试看,张沫儿跟在他身后已经被吓破了胆。

    两个人挑了中间那条路走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前面还是一眼望不到头,两边一直是黑压压的石头。张沫儿抬头看着这些石头,只觉得压的心里喘不过气来。他心里的恐惧越来越强烈,只觉得脚下发软,已经快走不动路了。张子俊心想已经走了好一会,时间已经超过他们走进来的时间,但是还是没有找到出口,看来今天他们是真的迷路在石迷谷里。

    “少爷,我们出不去了。”张沫儿带着哭腔,一只手还抓着张子俊的衣角。

    “哭哭啼啼的,找不到就一直往前走,总会出去的。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你给我把你的猫尿收回去!”张子俊不耐烦道。其实张子俊心里也有点惴惴不安,眼看已经到了吃中饭的时间,自己还没有回家,张沫儿也没有回家,家里父母肯定很是着急。

    张沫儿被张子俊训斥了一番,委委屈屈地用衣袖擦了擦眼泪,连带着把鼻涕也擦了个干净。

    张子俊不知道的是石迷谷里确实有一个上古的阵法,一般人进去后看到的永远都是一模一样的三条路,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出去,很多人就是这样死在了里面。此时,这两个小孩还没有见到尸骸,只是怕不能回去吃中饭被张昂然训斥,哪里知道他们要面对的是死亡的考验。

    张子俊和张沫儿不停的走啊走,走了一个时辰,张子俊是又饿又渴,实在走不动了。他无奈停了下来,对张沫儿说道:“我们还是停下来休息一会吧,我累了。”

    张沫儿点点头,一屁股坐在张子俊旁边。

    张子俊在休息的过程中还一直在思考怎么走出去,他心里已经隐隐明白一直往前走就永远都走不出去了。他抬头看了看高耸入云的石壁,又看了看没有尽头的岔路。低头思索一会后,张子俊站起来,张沫儿也跟着他站起来:“少爷,你想干什么?”

    “要是什么都不做肯定出不去,你不是已经到灵士下层了吗,你爬上去看看。”张子俊伸出右手往上指了指。

    张沫儿诧异地抬头往上看了一眼,害怕地咽了一口口水:“少爷,这……这也太高了吧。”

    “所以只能你上去啊,我现在没有灵力,肯定爬不上去。你现在会什么诀?”张子俊问张沫儿。

    张沫儿低下头看着张子俊说道:“老爷之前给我4个诀让我挑,虎啸诀、疾风诀、耐寒诀、飞星诀,我就练了两个,虎啸诀和霜寒诀。”

    “这都有什么灵力?”张子俊问道。

    “我想着要保护少爷,所以第一选择了虎啸诀,这个诀练成后可以瞬间发出虎啸,麻痹敌人的听力,让人失去一会听力,要是灵力更高后可以震碎敌人的经脉。霜寒诀就是可以具有冰冻能力,据说灵王级以上的人发动这个诀可以具有冰封整个王国的能力。可是现在我只能给少爷做碗刨冰,嘿嘿。”张沫儿的灵士下层灵力确实很低,也就能吊打一下普通人,所以现在要他拿出实力爬上高耸入云的石壁委实有点难为他。

    “去吧。”张子俊听完张沫儿的介绍,对他说道。

    “啊。啊?少爷你真要我爬上去啊?”张沫儿有点懵。

    “那难道叫我爬上去?”张子俊侧着眼睛看他。

    “可是,我……”张沫儿还想挣扎一下。

    “快去,再磨蹭下去天都要黑了。我母亲肯定很着急,我们今天回去肯定要跪祠堂了。”张子俊吓唬张沫儿。

    张沫儿想到张昂然那张凶不拉几的脸,还是咬咬牙趴上石壁,开始往上爬。

    爬了一炷香的时间,张沫儿往下看了看,已经看不清张子俊的脸了,张沫儿咽了咽口水,喊道:“少爷,上面感觉很高,爬到晚上都爬不完。”

    张子俊催促他:“废什么话,赶紧往上!”

    张沫儿回过头,只能接着往上爬。不知道爬了多久,张沫儿的十个指头都已经磨出了血,他咬了咬牙,还是坚持往上爬,每向上一步都是扎心般的疼痛。张沫儿觉得又累又渴又困,已经近乎于麻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坚持不住后会掉下去。这时,张沫儿正往上伸出右手,要再上一步的时候,右手按到一块石壁,石壁竟然凹了进去。张沫儿停住了,觉得整个石壁正在缓缓的振动。他本能的向下看,张子俊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

    石壁的振动越来越厉害,张沫儿的十指渐渐已经支撑不住。又一次振动间,张沫儿松开了手,掉了下去。他闭上眼睛,觉得自己这次怕是要摔成肉酱。

    等再醒来,张沫儿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旁边是水滴在水面上的声音,他想到之前的事情,猛地坐起来。张沫儿往四周看了一圈,张子俊正坐在水潭边练功,张沫儿发觉四周的空气竟变得稀薄,整个空间都有点扭曲。而张子俊竟然在疯狂吸收水潭中的灵力。

    怎么回事?少爷不是怎么修炼都吸收不到一丝灵力吗?怎么此刻他竟然可以这样疯狂的吸收灵力。张沫儿站起来,走向张子俊。

    张子俊察觉到张沫儿的脚步声,停止了修炼,缓缓睁开眼睛。

    张沫儿惊奇地看着张子俊:“少爷,怎么回事?你竟然可以修炼灵术了吗?”

    张子俊也很高兴,脸上缓缓绽开了笑容,“你可能触碰了石迷谷内的机关,从上面掉下来,刚掉了一半就有灵力将你缓缓托下,旁边石壁上还开了一个暗门,我把你扶进来,发现了这个石洞。我发现这个水潭里的灵力竟然十分充足,我试着在这边修炼,没想到奇迹发生了!我的身体竟然开始吸收灵力,我刚刚已经升到了灵士下层。”

    张沫儿知道张子俊终于可以修炼灵术自然也是欣喜若狂,平时受尽了旁支的嘲笑,这下他们可算是出人头地了。

    “少爷我昏迷了多久?”张沫儿突然想到他们两已经出来了太久,老爷和夫人恐怕已经非常着急。

    张子俊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把你扶到那里躺好,就开始修炼,不知不觉就忘记了时间,我觉得体内灵力十分充足,要是再修炼一会,恐怕要达到灵士中层。还好我父亲给我烈光诀,我已经背熟,刚刚一边吸收灵力,顺便修炼烈光诀,现在烈光诀已经练到第二层了。你也赶紧坐下来修炼,这个水潭可是个宝贝,等我们出去了,要告诉父亲,让他好好把这里保护起来,以后我们家的人可以在这里修炼,简直可以事半功倍。”

    张沫儿现在哪里有心情修炼:“少爷,我们都不知道出来多久了,夫人怕是要急哭了,我们还是先回去,修炼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啊。”张沫儿平日里就十分胆小,志向也不高,就想好好服侍张子俊,修炼灵术也是为了保护张子俊,所以此时有一个灵力充足的水潭摆在面前也没有啥吸引力。

    张子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张沫儿才不管张子俊多想要留下来修炼,他转身开始查看有没有出去的密道。

    张子俊想想自己的母亲,还是放弃了继续修炼的打算,也开始寻找出去的方法。

    无奈两个人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出去的门,张沫儿看了看张子俊问道:“少爷,你是从哪里把我扶进来的?那个门呢?”

    张子俊也有点泄气:“找不到了。是我不好,不该吵着要来石迷谷的。”

    “哈哈哈,两个小毛孩,临到危难,倒是没有互相怪罪,很是难得。”突然石洞内响起一声,这个声音震耳欲聋,张子俊和张沫儿都觉得内脏有些移位,险些吐出血来。

    “是谁?”张子俊压下口中的血腥味,看着空空的石洞,一时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我……我说出我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了,曾经的我可是在整个幻天大陆叱咤风云的。”那个声音说着竟有些伤感,张子俊听出他的伤感,但是仍然没有找到声音的具体来源。

    张沫儿本就胆小,被这样一吓已经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张子俊的胆子倒是很大,他一双眼睛一直环视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但是他年纪小,功力也浅,根本就找不到那个人到底在哪里。

    “不用找了,我在这里。”那个声音说完,就听到水潭的水面开始渐渐出现一圈圈的涟漪。渐渐的水潭掀起一阵波浪,张子俊只觉得周身的空气变得十分寒冷,他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张沫儿也冷的受不了,站起来和张子俊靠的近一点。

    两个人惊讶地看着水潭内渐渐升起的水柱,水柱里渐渐现出一条龙。虽然幻天大陆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龙的踪迹,但是张子俊是看到过龙的画像的。

    “龙嘴尖有利牙,双目赤红,背后有倒刺,身披鳞甲,两爪锋利有力。背后有翅,能逆风飞翔,日行万里。”这是张子俊看到的画像旁对龙的描述。此刻水柱里的龙有些小,但是和画像上长得倒是没多少差别。但是这条龙感觉下一刻就要消失,像一阵烟雾般隐隐约约。

    张子俊盯着龙看了一会,突然问道:“你是魂灵?”

    那龙一听张子俊的话,赤红的双目却渐渐变为正常,双瞳颜色转为黑色,声音也不像之前那么恐怖,嘿嘿笑了一声后说道:“你倒是有些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