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坐上马车,准备去学堂。张子俊去学堂的路上,接过张沫儿手中的书。他转头问张沫儿:“昨天夫子要背的是哪一篇?”

    张沫儿擦了擦额头的汗,这位小祖宗原来连哪篇文章都不知道,看来今天自己真是要被揍得屁股开花了。

    张沫儿重新接过张子俊手里的书,给他翻开,翻到要背的那一页,指给张子俊看:“喏,这一篇,夫子说今天会抽背。”

    张子俊接过书重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合上丢给张沫儿,张沫儿着急地看着张子俊:“少爷,怎么就不看了?”

    张子俊朝他嘿嘿一笑:“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已经记住了,放心吧,今天保准不会叫你屁股开花。”

    “是……是么,那就好。”张沫儿心底其实有些不太相信,但是也不敢质疑张子俊。

    不一会到了学堂,张沫儿先下车,接着转身去扶张子俊下车。

    张子俊就读的学堂是张家集最大的一个学堂,名唤鹿儿学堂,里面的顾夫子是烈达国数一数二的学问人。本来徐家集的徐岚峰一直想请顾夫子去徐家集教书,但是顾夫子本身就是张家集的人,老娘年纪大了,不想挪窝,给顾夫子放话“就要老死在张家集!”顾夫子是个有孝心的人,因此就留在张家集教书。

    张子俊心里还挺怕顾夫子,他德高望重,张昂然平时对他十分敬重。要是顾夫子在他父亲面前夸自己一句,他父亲能对他和蔼可亲好几天。

    张子俊进了学堂的大门,就把自己吊儿郎当的气质收起来,一副乖宝宝的模样,见到顾夫子,还恭敬地行了一礼:“顾夫子好。”

    顾夫子满意地点点头,捻了一捻自己的胡子。

    等上了课,顾夫子抽背昨天的课文,第一个就叫了张子俊,张子俊站起来,一字不落地背了下来。

    顾夫子一边闭着眼睛听张子俊背课文,一边陶醉地摇头晃脑。等张子俊背完,他睁了眼睛,满意地捻了捻胡子:“好,背得不错。看来是用了心的,坐下吧。”

    张子俊乖巧地坐下来。旁边一个相同年纪的少年一看张子俊受了夸奖,有点恨恨的。

    等放了学,张子俊站起来,张沫儿在旁边收拾书本,刚刚那个恨恨的少年过来打算挑衅。

    “哼,都已经十岁了,连一个灵诀都背不好,丢人!”少年擦了擦鼻子,幸灾乐祸地看着张子俊。

    “张星文,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旁支的小喽啰,赶紧滚!”张子俊看都不看他,无所谓地说道。

    这就踩到张星文的尾巴了,张星文本身资质也不差,八岁的时候已经达到灵士下层。可惜他的身份太低,张子俊的父亲张昂然是张家集集主,而他的父亲却只是张家集小小的一个护卫头头,好几代前两个人是一个祖宗,可惜后来分家,经过几代他家已经完全没落了。他一直觉得自己家就是时运不济,要是他的爷爷是主家生的,那么现在他才是张家集的少主,将来张家集的集主。而张子俊那么蠢,却可以心安理得的做他的少主,真是世道不公!张星文一脸怒容的出了学堂,回家努力修炼一下午灵力,他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让这个看不起他的蠢材将来趴在他的脚边哭!

    张星文心中默念口诀,周边灵力越来越盛,他觉得自己渐渐有升入灵士中层的趋势,一想到上午的遭遇,联系的愈发勤奋。

    另一边,张子俊下午又偷偷躲在假山里修炼,可是不论他如何背诵口诀,都不能吸引一丝灵力入体。

    他沮丧地叹了一口气,把头依靠在假山内的石壁上,脑子里一团乱。父亲是张家集一把手,但是自己这个少主实在是拿不出手。何况五年一次的学院选拔会即将来临,以他现在的实力,一定不会被选中。想到上午张星文那种小喽啰都可以对自己冷嘲热讽,但是自己却不能用实力让他闭嘴,实在是丢脸的很。

    幻天大陆有很多专门进行灵力训练的学院,每五年会在整个大陆上进行一次选拔赛。学院数量有很多,但是排名有高低。整个幻天大陆能入张子俊眼的也就前五位,但是想到自己的实力,估计连前五十位都进不去,实在是无力的很。

    学院排名第一名:加布学院,位于幻天大陆的中心区域,是幻天大陆都城所在地。奎克国王和幻天大陆实力最高的达勒国师就在都城。加布学院里聚集了整个幻天大陆的灵术天才。徐正平在烈达国已经是叫人啧啧称奇的灵术天才,但是按照他的天赋连进加布学院的资格都没有。加布学院里多得是*岁就能升到灵兵下层的天才。不过加布学院招生有个规矩,必须是年纪在10岁到15岁之间,所以很多当年八、九岁的天才都不能进入加布学院。如果再等五年,那么这五年里自己在家修炼一定会比进入学院进行系统训练的人慢,所以很多这种情况的学生就会选择排名第二、第三的学院。

    学院排名第二名:安莱学院,位于幻天大陆的西南角。由于安莱学院周边有一圈索马森林,里面有各种魔兽和珍稀草药。最重要是索马森林里住了一位炼药师——察奇。察奇是一位已经达到灵皇下层的高手,另外还会炼药,地位不比达勒国师低。由于安莱学院间接受到了察奇的保护,因此地位稳居第二位,甚至和加布学院不相上下。很多年纪*岁,在学院选拔会上天赋惊人的小孩就会选择进入安莱学院。

    学院排名第三名:鲁洲学院,位于幻天大陆的东北角。传说学院里有同一条上古神龙,是上古时候某位灵龙高手养的。但实际上没有人见过,也不知真假。据说要升到灵龙级,必须要有真龙精血加持,现在幻天大陆没有灵龙级高手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幻天大陆上已经没有神龙生活的痕迹。没有神龙,自然没办法得到神龙精血,自然也升不到灵龙级。因此,也有很多修炼高手一心想进入鲁洲学院寻找神龙,期望能够获取神龙精血。

    剩下的学院林林总总加起来有两三百,烈达国自己就有一个鹿儿学院,也就是张子俊平日上午学习文科知识的鹿儿学堂的总部。但是鹿儿学堂本身排名不高,只在中等偏下,张子俊作为张家集的少主,如果进了鹿儿学院修炼灵术是很丢人的事情,他肯定不会这样做。但是按照现在自己毫无灵力的情况,甚至连进入自己看不上的鹿儿学院的资格也没有。

    这天张子俊下了学堂,带着张沫儿疯玩。张沫儿有点害怕,一直劝张子俊:“少爷,咱们回去吧,这午饭不回去吃,老爷会打死我的。”

    张子俊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两圈:“离吃饭还有一个时辰,我们去石迷谷玩一会。我昨天可听别人说了,石迷谷有一个世外高人,据说是个灵王级的炼药师。我要是能找到他,他肯定能帮我提升灵力,我说不定就可以达到灵士下层了。”

    张沫儿苦了一张脸,和张子俊说道:“少爷,那是张星文吹牛呢。他们平时就爱吹牛,说不定石迷谷压根没去过,你怎么能信他的话呀!”

    “去一下又没事,要是找不到就回家呗。你怎么这么墨迹。你不去我就一个人去,你先回家吧。”张子俊说着就迈步往石迷谷走去。张沫儿哪里敢真的让张子俊一个人去石迷谷,只好后面跟上。

    两个走了不一会就来到石迷谷的入口,入口立了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三个血红的大字“石迷谷”。

    张沫儿看到这三个字,心里就颤了颤,觉得一股阴森之气扑面而来。

    张沫儿咽了咽口水,拉了拉张子俊的衣角:“少爷,我觉得好吓人啊,我们还是回去吧。”

    张子俊回头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呀,高人就是住在这种地方的。要么就跟在后面别出声,要么就回去。”

    张沫儿只好闭紧了嘴巴,跟着张子俊走进了石迷谷。

    刚走进石迷谷,两侧还有花草树木,渐渐越往里走,植物就越来越稀少,到最后连块苔藓都不长了,两边只剩下光秃秃的石头。

    张子俊看着前面没有尽头的路,两边都是一样的石壁,渐渐觉得没了兴致:“哎呀,就是些破烂石头,没什么稀罕的呀。算了,回去吧。”

    张沫儿松了一口气,总算要回去了。

    两个人转身想回到入口,结果却傻了眼,背后出现了3条岔路,延伸向不同的远方。邪门的是三条路的前面都是一样的光秃秃的石头。

    “我们刚刚走过来的时候是没有岔路的吧?”张子俊问道。

    张沫儿几欲哭出声来:“是的呀,刚刚就是一条道一直往前走啊,怎么现在有岔路了。少爷,这肯定有鬼!呜……怎么办呀?”

    “哼,就是有人弄虚作假,怕什么!哪有什么鬼,最坏的从来就只有人!”张子俊看着前面三条一模一样的路,指了中间一条,“我们先走一条路试试。”

    张沫儿生来就很胆小,眼下更是六神无主。只能跟在张子俊后面,全由他拿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