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向来记不住奇怪的帐号id,所以以前的大号用的是自己的qq邮箱号,现在用的是自己的手机号。

    密码无非也是1-9,或者9-1的排列。

    记密码太麻烦,不合适她。

    陆翎发了自己的账号给他后,又打字道。

    你悄悄地对[慕秋殇]说:大佬,记得你说的话啊,半年的点卡,少了一分钟都不行,多了还算我的,少了我就找你算账。还有啊,这是我手机号,不过陌生人的电话我是不会接的,所以你可别暗搓搓地想要打我电话骚扰我,我不奉陪的!

    叶承凡粗略地扫了一眼陆翎发的那一串数字,也没仔细看,只是扫了一眼前三位数,看出是手机号后也没有再看,而是打开了自己的游戏充值界面,准备给对方冲点卡。

    这会,这家伙也算是他的“军师”,得罪不起,也不能怠慢了。

    但!

    虽然是这样,他看到她那一串后发出来的话,还是有点牙痒痒。

    什么叫“暗搓搓地打电话骚扰她”!

    他是这种人?!

    你悄悄地对[那只高傲的喵]说:你放心,你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我看不上你。

    [那只高傲的喵]悄悄地说:你!

    气死她了!

    陆翎被他的话气得脸颊鼓鼓的,倒是多了几分生气。

    病房门口被陌向晨推开,发出微弱的“吱呀”一声轻响。

    陌向晨手上还拿着食盒,看到陆翎气鼓鼓的模样,轻声笑了:“倒是很久没见你这么有生气了,在玩电脑游戏?”

    “对啊,”陆翎抬头,就看到陌向晨迎着晨光走进来,“小晨哥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公司不忙吗?”

    “顾家那位带她出去了,今天我来给你送饭,”陌向晨把食盒放在陆翎的病床旁,伸出手揉了揉陆翎的那带着毛绒绒帽子的脑袋,“玩什么呢?”

    陆翎倒是坦坦荡荡地直接将电脑亮给陌向晨看:“就是简单的网络游戏,毕竟我每天除了化疗就是化疗,日子太无聊了,多亏小晚姐给我拿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来。这电脑打游戏倒也还流畅,只是这笔记本的键盘我用着还是不习惯,如果有机械键盘就好了,玩游戏的时候敲打键盘发出的声音最好听了。”

    “网虫,”陌向晨没好气地看她,伸出手象征性地往她额头戳了一下,“倒是和晚晚一个样,我让秘书给你送一个过来。”

    “谢了,小晨哥!”陆翎对着陌向晨扬起一抹灿烂的笑,显然很高兴,又扫了一眼电脑屏幕,继续在键盘上敲打。

    你悄悄地对[暮秋殇]说:你赶紧帮我冲点卡,可别说话不算数,我可要截图下来的!我先吃饭,下了,我上线的时候一定要看见我的点卡剩余数量变得多很多啊!要是没变化,你就是骗我的,小心我逮着你就揍你!

    把这句话发出去之后,陆翎移动鼠标,就要将鼠标对着右上角的关闭键点下去的时候,密聊声音又响了起来。

    [慕秋殇]悄悄地说:等等。

    [慕秋殇]悄悄地说:先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