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她可都知道了。

    “嗯,刚下班,”洛恒眼帘掀起,扫了一眼车窗外c大的校牌,“我路过你们学校,想到你可能还没吃东西,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餐?”

    姜白就知道洛恒会这么说。

    以往就算习惯洛恒这种行为都要推辞几句的姜白难得直接应了下来:“要!学长你稍等我一会,我把我的东西收拾一下。”

    “好,我在正门等你,我开了车,”洛恒对姜白的爽快感到诧异,却也没想过姜白会已经知道他是十月日暮,“你别着急,看着点路,慢慢过来。”

    “好。”姜白轻声应下。

    “今晚想吃什么?”洛恒问。

    “我都好。”姜白想了想,还是对洛恒瞒着自己的事情耿耿于怀。

    她就是这么小气!

    洛恒到底瞒了她多久啊!几个月啊!她问过几次!但是每次都被忽悠过去了!

    就欺负她好骗!

    啊啊啊!越想越生气!

    ……

    莫约十五分钟后,姜白才出了校门找到了洛恒的车子,和洛恒一块去吃晚餐。

    姜白一路上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看洛恒,时不时转头看向窗外。

    洛恒敏感地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平时姜白不会老看着他。

    而今天姜白的目光停在他身上的次数明显增多了!

    虽说这是好事,但是这似乎也太不正常了。

    这个气氛……莫名的有点低?

    是不是……洛恒眉头微皱,好像事情有点出乎他的预算了?

    ……

    晚餐的气氛比在车上的还要沉闷。

    直到洛恒主动打断这份沉闷的气息。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洛恒看姜白对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模样,问道。

    姜白摇摇头,又点点头,就是不说话。

    “姜白。”

    洛恒突然喊了姜白的名字。

    姜白从食物中抬头看着洛恒:“嗯?”

    四目相对。

    没人说话。

    姜白静静地看着洛恒,越发觉得生气,不仅生气,还有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在酝酿。

    目光流转。

    望着洛恒,姜白所有憋着的情绪突然就爆发了。

    “学长,”姜白板着脸,“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和我说?”

    这话已经问得很委婉了。

    换做别的时候,姜白怎么可能还这么淡定?这还不是考虑到这段日子,洛恒没少照顾她。

    洛恒再怎么傻,也都能听出姜白话语里带着的赌气。

    “今天刚想和你说,”洛恒取过刚点的饮料为姜白倒上,接着收回自己好看的手,单手握拳撑着自己刚毅的下巴,没几秒又放下,目光一直停留在姜白身上,“姜白。”

    “嗯?”姜白望着他,眨了眨自己的眼,声音有些沉闷。

    这会天已经黑了,餐厅包厢昏黄而温馨的灯光打在姜白脸上,她纤长的睫毛微颤着,仔细看,还能看到那片睫毛投下的阴影。

    “笃笃——”包厢门被敲响。

    沉闷的气氛忽然被克制了,藏起来大半。

    洛恒起身,去开包厢门。

    姜白低下头,双肩有些颤抖。

    她的脑子一团乱。

    不知道为什么,当知道洛恒是十月日暮的时候,她松了一口气,心里升起了一种名叫“庆幸”的情绪,但是一想到自己之前问了那么多次都被洛恒糊弄过去,姜白还是有些生气。

    还是生气被骗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