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孩子,真是的,越大越闹腾了,”姜爸爸盯着被打开又重新关上的门,冷不丁说了这样一句话,“都是你给惯的!”

    姜妈妈还在厨房忙碌:“我怎么就惯着了,再说,女儿不就是用来惯着的,我们也不知道还能惯几年咯……”

    “怎么说?”姜爸爸一下听出了画外音。

    “昨天,一个男孩子送她回家来着,送到小区门口了,”姜妈妈从冰箱拿出昨天买回来的芥菜,开始忙着洗菜,切菜,“今早吃皮蛋芥菜粥,没意见吧?”

    “……你说什么?”姜爸爸转头盯着厨房。

    “我说,今早吃皮蛋芥菜粥,你觉得怎样?”

    “上一句。”

    “昨天一个男孩子送小白回家,”姜妈妈熟练地切着菜,“我问你有没有意见,你不说我直接做了。”

    “昨晚你怎么没告诉我?”

    “有什么好说的,再说了,那个男孩子给我的第一印象,我觉得还不错!不过看咱闺女,估计这会他们还不是那种关系呢!”

    “……”

    ……

    姜白刚出小区门口就看到洛恒靠在车前,双手交叉放着,时不时看一下手表。

    “学长!”姜白快步走上前,“学长早!让学长久等了!”

    “没有等很久,走吧,上车,一起去吃早点。”

    说着,洛恒就打开了副驾驶位的车门,朝姜白做了个“请”的动作。

    姜白眨眨眼,弯下腰钻进了车子里。

    洛恒把车门关上,走到驾驶位开门坐了进来。

    车子里放的是很柔和的轻音乐,姜白上车后愣了有那么几十秒脑子一片空白,以至于自己安全带都没系上。

    洛恒坐在驾驶位上,关上车门,就见姜白傻傻地坐着,安全带的没系。

    他嘴角微扬,宠溺地看了一眼姜白,俯身凑了过来。

    姜白突然回过神,只见洛恒俯在自己身前,一股清新好闻的薄荷草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尖,吓得她摒住了自己的呼吸。

    啊啊啊!

    学长这是要干嘛!

    就在姜白紧张得连呼吸都不敢的时候,洛恒伸出手,取出安全带,为姜白系好,然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姜白:!!

    洛恒系上自己的安全带,就看到姜白红扑扑的脸。

    “怎么了?”

    “没、没什么……”姜白连忙摆手。

    “没事就好,那我们出发咯?”

    “嗯。”姜白还是有些紧张,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

    明明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但是姜白却觉得像是过了几个小时一样漫长。

    直到洛恒停好车,下车为姜白开了车门。

    姜白下车的时候,脑子里还是那股熟悉的薄荷草的气味。

    晨风吹过,让姜白清醒了不少。

    “学长,到了?”

    姜白抬头,就看到了偌大的“江南居”三个字。

    “嗯,”洛恒锁好车,很自然地牵起姜白的手,“他们家的早餐还行。”

    姜白已经习惯了洛恒突然牵起自己的手,所以这会也没多大反应,无比自然地跟着罗恒一起走。

    洛恒进门就往自己平时去的那个包厢走。

    洛恒是老熟人了,餐厅经理很快就安排好了服务生为他们上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