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那么多做什么!

    陆翎摇头,回了句。

    你悄悄对[慕秋殇]说:关你屁事!

    然后再下来的消息,陆翎没有回了。

    不看,不回,糟心。

    盯着热闹的地图频道,陆翎发呆,直到一声春雷打断她神游的思绪。

    外面天很阴沉,看起来要下雨了。

    陆翎的目光落到桌子旁边的那把伞上,想了想。

    最后她将游戏页面最小化,起身拿了自己的伞,带上刚才看到伞出了宿舍。

    姜白和木子晴今天没带伞,看样子这雨要下很大。

    两个人共用一把,应该没问题。

    ……

    春雷滚滚。

    姜白听着老教授慢悠悠的语调,生出了一丝困意,听到雷声,她不由自主地看向了窗外。

    窗外似乎没有风,姜白没有感受到凉意,也没看到原本喜欢叽喳乱飞的小鸟,只看到满天乌云。

    木子晴戳了戳姜白的手。

    “嗯?”姜白扭头看她。

    只见木子晴将三支笔拿在手上,呈放射形摆放,就好像手里握着一把香,一脸毕恭毕敬地窗外拜了三下:“菩萨保佑!不要下雨!宝宝好方啊,宝宝没带伞,宝宝心里苦!”

    姜白:……!!

    接着,木子晴将笔塞进姜白的手里:“到你了。”

    姜白推开木子晴的手:“一边玩去。”

    “姜小白,我们没带伞,一会怎么回去?”

    现在也快要放学了,真是怕了这天了。

    “那就不回去。”姜白回答。

    “不回去没钱钱买晚餐,我饿了。”木子晴眼巴巴地看着姜白。

    “你中午吃了很多。”

    “人是铁饭是钢,上一餐和这一餐不一样!”

    姜白:“……哦。”

    随着姜白这声“哦”的落下,倾盆大雨就这么从天而降。

    风里夹着雨,与刚才一丝风都没有的压抑不同。

    木子晴在风中凌乱:!!

    还有十分钟这样就放学了啊!

    十分钟啊!

    木子晴看姜白一脸无所谓,也不懂该说什么,苦着脸噘着嘴低下了头。

    下课铃一分不迟地响起。

    教授走了之后,教室里的同学也开始散了。

    有的有男朋友来接,有的有别的朋友,有的自己带了伞。

    木子晴和姜白就是那种没带伞没男朋友的人。

    陆陆续续地,就剩下了她们两个。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啊……”木子晴趴在桌子上喊饿,双手上枕着的脑袋看向姜白。

    姜白无奈笑笑,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块巧克力:“喏,我只有这个,撑一会吧。”

    看到巧克力,木子晴两眼放光,接过巧克力撕开包装:“谢谢亲爱的,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姜白扑哧一声笑了,没好气道:“慢慢吃,没人抢你……诶?”

    顺着姜白看木子晴的那个方向望去,姜白看到了站在教室外面的洛恒。

    对方看到姜白惊讶的表情,朝姜白招了招手。

    木子晴见姜白诧异的表情,也转身看向那个方向,结果看到了……洛恒?!

    姜白起身,木子晴给姜白让了让,姜白走了出来。

    教室外——

    “学长,你找我?”

    洛恒抬起手,手上赫然是一把伞:“下雨了,我路过,看你还在教室里,是不是没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