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她双手覆上自己的脖子,前后左右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又随意扭了扭自己的身子。

    末了,她发出一声感叹:“呐,睡得真舒服啊!”

    木子晴正在梳头,看到姜白和以往一般无二的状态,好奇道:“你昨晚几点睡的?”

    姜白想了想,一手撑在自己下铺的床上,一手往手机的方向伸去:“大概是午夜一点半吧。”

    “难得看你这么晚睡第二天状态还这么好。”

    “嘿嘿。”姜白笑笑,点开群消息。

    今天的活动是美人图,画的刚好是二少,大战是天泣林。

    姜白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想起来天泣林怎么打。

    不对,天泣林,好像他们没去打过吧?!

    好像确实漏了。

    姜白又看了看自己的课表,决定今晚再去弄那些活动。

    “小白,我们一会去吃什么?是去一食堂喝粥还是二食堂吃包子?”木子晴给自己扎了个马尾。

    “我想去喝粥。”姜白用手随意抓了几下自己的头发,“ok,可以出发了。”

    “唉,”木子晴一声轻叹,把站着看手机的姜白拉到自己身边,耐心的替她梳头,“虽然你发质好,但是也不能这样就出去见人啊……”

    没有分叉,也没有打结的发丝,木子晴都忍不住眼红了:“真是暴殄天物。”

    姜白也不挣扎,任木子晴给她随意地梳好了头发。

    弄好头发,姜白从衣柜里取了衣服,去卫生间将身上的睡衣换下,接着换好衣服出来就将睡衣叠好放在床尾,将棉拖换成出门时穿的休闲鞋子,从钱包里随意抽了几十块,拿了饭卡和钥匙,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又伸了个懒腰。

    “子晴,我好了。”

    习惯了姜白神速的木子晴擦着护手霜,不紧不慢地起身:“不化妆的人就是快。我也好了,我拿饭卡,等会。”

    姜白耸肩,自己先走出了宿舍。

    姜白的宿舍前是一棵很大的榕树。

    虽经历了一个冬天,叶子却依然青翠欲滴。

    早晨的风带着湿意,混着榕树叶的清香,亲过姜白的脸颊,吻过姜白的脖颈。

    换来姜白一颤:“好像有点凉。”

    !!这话好像有那么点破坏意境有没有?!

    木子晴从宿舍出来,锁上门的时候就听到姜白嘀咕,不免觉得姜白越来越可爱了:“笨呐?你在宿舍里憋了一晚上,一出来感觉有点冷是很正常的。”

    姜白笑笑:“但是空气很好啊!走吧,吃东西去。”

    木子晴给宿舍落了锁,跟姜白往1食堂走。

    学校里有三个食堂。

    一食堂主食以米饭为主,二食堂以面食为主,至于装潢最精致的三食堂……一般不会有单身狗去。

    姜白不是很喜欢吃面食,所以基本上都在离她那栋宿舍楼比较近的1食堂吃饭。

    这次也不例外。

    两人结伴来到1食堂的时候,食堂里的人寥寥无几,姜白看了看自己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八点半了,估计除了赖床的,基本都在上课了。

    都八点半了。

    姜白也不知道该夸自己起得早还是怪自己起得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