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幻想乡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平。ωヤノ亅丶メ....co

    当汤昊一行人抵达幻想乡的时候,正好是早晨,这边的时间比型月那边稍微要快上一点,红魔馆的院子里,随处可见的妖精们在欢快的起舞和玩耍。

    汤昊觉得,这些妖精大概是全世界最无忧无虑的一群家伙了,既不用工作,也没有烦恼,不需要为了未来而操心,也不需要为生活而努力,更不用为了成家立业而成为房奴之类的生物,当然也没有白色相簿之类的你死我活,每天就这样吃吃喝喝玩玩闹闹,一天就过去了,然后新的一天继续重复着这样的生活,虽然多少显得单调,但却真正凸显出一个自由快乐,毕竟连吃的住的都不需要她们自己操心,而是由蕾米莉亚这位大财主全权提供。

    相比起型月世界的从者,忙前忙后,打生打死,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些妖精真的要快乐许多了。

    当然,也可能只是因为她们的要求太低了。

    汤昊从收藏夹里拿出一个面包,朝着妖精们伸出手去,几只妖精迅速的飞过来,抓着面包在半空中争抢起来,但即便是激烈的抢食,这些妖精也没有显露出丝毫的火气,反而个个带着笑容……说是抢食,但对她们而言,仅仅只是一种游戏。

    从严肃紧张的圣杯战争中走来,看着这样一群妖精在眼前嘻笑打闹,汤昊顿时感觉到无比的轻松,仿佛任何烦恼和压力都不存在了一样。

    虞姬曾吐槽,他是把幻想乡当做自己的后花园了,从某方面来说,这话是没错的。

    他自己的世界过于平凡,虽然那里有着他真正的家,但因为经历了各种不可思议的冒险,哪怕每次回到自己的世界,把自己摆正在普通人的立场上,他也无法再用普通人的眼光去看待那个世界的一切……比如他曾经对富二代们羡慕嫉妒恨,情人节或七夕的时候看着满大街的情侣,就连网络和电脑上都到处飘着恋爱的酸臭味,难免有些寂寞忧郁,但现在他已经不会再有这样的情绪。

    因为,他终究不普通了。

    而幻想乡就不一样,这是他第一个接触到的神秘世界,虽然在来到幻想乡之前,他还去过野良神的世界和刀剑神域的世界,以及型月世界,按顺序来说,幻想乡是他抵达的第五个异世界,但,当他被八云紫邀请进入聊天室时,其实就已经和幻想乡结下了不解之缘。

    诚然,在这里他只是一个弟弟,上到八云紫风见幽香,下到辉夜蕾米莉亚,他一个都打不过,偶尔也会遇到一点麻烦,但无论何时,他都能用一种非常轻松的心情去面对,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会是真正的麻烦。

    幻想乡,是妖怪们的乐园。

    对他而言,同样是一个可以彻底放松下来的地方。

    在这里,没有死亡,没有杀戮,没有仇怨,更没有在其他世界冒险时的那种紧迫感,就像走在自家的后花园里一样,什么都不需要操心。

    当然,幻想乡也并不是绝对美好的世界,既然被称为妖怪们的乐园,那对生活在这里的人类恐怕又是另一番情景了,哪怕八去紫定下了妖怪不准再吃人的规则,哪怕有博丽的巫女守护着两者的平衡,终究还是会出一些乱子,还是会有那么几个不守规矩,否则也不会有面对妖怪时的对策之类的存在。

    幻想乡表面的美好,是建立在曾经的残酷与黑暗的基础上的,而这份残酷与黑暗也并不会因为时间而完全的消失,或许就在他感叹着幻想乡是如此美好和平的此刻,某个他所看不到的地方,就有人类受到妖怪的袭击。

    但是,这些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既不是圣母,也不是救世主,更不曾渴望过一个完全没有黑暗的世界,他所看到的是眼前这个和平的幻想乡,他所需要的也是这份和平与美好,至于那些不好的、黑暗的和残酷的,自然有八云紫和灵梦去解决,不需要他来操心,也轮不到他来操心。

    在其他世界,他是守护者,是破局者,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但是在这幻想乡,他却是被守护者,他也只想做这个被守护者。和红魔馆的这些妖精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烦恼。

    因此,对汤昊而言,幻想乡就相当于自己的第二个家,家里没有那些惊心动魄的冒险,也不需要他去充当什么英雄角色,只要享受这份安稳就够了。

    “哇!妖精!这些……是妖精吗?”

    汤昊看着这些妖精平静的笑着,但与此同时,其他人却不怎么平静了,冲田小姐、远坂凛和伊莉雅一个个的瞪大了眼睛,惊呼着。

    “真的是妖精啊?我以前在文献上看到过,虽然外形稍微有些不一样,但据说在神代时期就已经消亡了,没想到这里竟然还在存在着……”

    “我生活的幕府时代既没有魔力,也没有神秘,甚至连马都没有骑过,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只偶尔出现在说书故事里的幻想生物,真是太棒了!帕琪,这个世界真是太棒了!”

    “好可爱的妖精啊,以前看动画的时候,魔法少女身边总是会有这样一只可爱的小动物,也有人型的……可惜,她们好像太大了一点?”

    远坂凛和冲田小姐各自对妖精的存在发表着感慨,而小伊莉雅却产生了不一样的关注点,她觉得自己作为魔法少女还不够成熟,会不会就是因为缺少了这样一只小生物?比如魔法少女奈味、魔卡少女樱,里面的魔法少女不是都带着这样的小生物吗。

    如果自己也能拥有的话,或许就能成为独挡一面的魔法少女了。

    “伊莉雅酱,你这句话我可不能当没听见哦。”红宝石顿时就不高兴了,“你不是已经有我了吗,就不要幻想着那些不切实际的魔法生物了。”

    “并没有不切实际啊,你看,这里不是就存在着妖精嘛,而且……”小伊莉雅嘟着嘴,“红宝石你是魔杖啊。”

    “虽然我是魔杖,但我会说话,会教你使用魔法,这可不是一般的魔仗能够做到的。你知道为什么魔法少女系列的动画里,主角都会自带一只魔法生物吗?”

    “因为……是魔法少女?”

    “当然不是,是因为她们的魔杖只能当魔杖来使用,所以还需要一只神奇的魔法生物充当她们的吉祥物和老师,而我已经将这两项任务全部包揽了,所以我既是你的魔杖,也是你的魔法老师,还是你的吉祥物,这种三位一体的魔杖,你还能找出第二把来吗?”

    “……”蓝宝石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的听它装逼。

    小伊莉雅微微皱眉,“虽然红宝石你是很厉害没错,但是……作为吉祥物的话,还不够可爱吧?”

    红宝石:“……”

    这话说得——

    “伊莉雅,你变坏了。”

    “诶,有吗?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那我就更伤心了……”

    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红宝石的语气显得有些低落,歪歪扭扭的飘在半空中,然后它就被汤昊一把抓了起来,“好了好了,你要甩宝之后再说吧,我们先进屋,这个时间点,小樱应该已经起床了吧。”

    远坂凛一听,顿时不再关注妖精们,立刻跟着汤昊进了屋。

    众所周知,蝙蝠是一种昼伏夜出的生物。虽然自从进入幻想乡之后,蕾米莉亚的生活习性得到了一些改变,经常会在白天出没,但终究还是一只蝙蝠精,生活上的习惯不可能完全改变,大概有一半的时候仍然保持着昼伏夜出的习性。

    当然,也有可能是懒。

    毕竟被咲夜这样一个全能女仆照顾着,是个人都会变懒的,然后渐渐的沦为废材,变得无论如何都离不开咲夜,就像人活着需要水、空气、阳光和沙雕梗一样,蕾米莉亚活着需要的是咲夜、咲夜、咲夜还有咲夜。

    等等?难道这其实是咲夜的阴谋?

    汤昊胡思乱想着,刚踏进红魔馆的屋子,咲夜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眼前,微微一躬身,惯例以那平静淡然的语气说道:“欢迎回来,帕秋莉小姐。各位客人,里面请。”

    汤昊顿时有点不高兴,自己在红魔馆进进出出的少说也有十几次了,好歹也算熟人了吧,怎么还是和远坂凛这些初来乍到的一个待遇?难道咲夜也有读心术?知道自己刚才那么想她,所以才不对自己说欢迎回来?

    帕秋莉轻轻点头,咲夜秉持着女仆的身份,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她就显得有些随意了,“小樱呢?”

    “她在厨房,应该很快就出来了。”

    “她在厨房干嘛?”汤昊问道。

    “她说不想给我们添太多的麻烦,从上个月开始,自己的家务就全部由自己解决了,一开始我还担心她做得不好,结果观察了几天,倒也没问题,偶尔还能帮上我的忙,倒是让我轻松了一些。”

    咲夜如此说道,汤昊暗自点头,正所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虽然樱的年纪还小,但经历的变故太大,再加上寄宿于他人的屋檐之下,就算蕾米莉亚她们不会说些什么,她自己肯定会有心理压力,所以才尝试着独立起来,倒也算一件好事。

    想到这,汤昊又不由朝远坂凛看了眼。

    或许是同为亲生姐妹的关系,这方面在远坂凛身上格外明显,第四次圣杯战争之后,远坂时臣重伤不起,远坂葵需要照顾丈夫,她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自立起来的……当然,在原世界线里就更是如此。

    不过眼下,远坂家来人了,小樱的归处又会何去何从呢?

    正想间,清脆的脚步声响起,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背着书包走了出来。

    看着这个小女孩,远坂凛顿时为之一愣……眼熟,非常的眼熟,即便已经过去了十年,她也没能忘记妹妹离开时的模样,所以她一眼就认出来了,但是——

    不可能吧?

    明明已经过去了十年!

    “她……”

    远坂凛刚一开口,小樱就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哥哥!”

    “嗯。”汤昊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摸头杀对两仪未那不管用,但对小樱还是挺好用的,后者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随后,汤昊拉过小樱来到远坂凛面前,“认识这位姐姐吗?”

    小樱仔细的看了几眼,汤昊看着她的眼神,可以看到她的眼中有着一丝茫然和不解,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虽然汤昊还什么都没说,但远坂凛已经知道,这个小女孩可能就是自己的妹妹,否则汤昊也没必要把她拉到自己面前来认亲,然后不可避免的感到一丝失落。

    小樱认不出远坂凛,在这汤昊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两人的时间跨度太大了,两人对于对方的记忆也都停留在十年前,就像远坂凛不可能想到小樱还是和当年一样,小樱也不可能想到自己那个萝莉姐姐已经渡过了十年的时间,成长为婷婷玉立的少女了。

    不过,大概还是感到点熟悉的吧。

    汤昊心中想着,随即介绍道:“她叫凛,远坂凛。”

    “……”

    小樱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两只眼睛愣愣的在汤昊和远坂凛身上打转,但很快,她似乎又想了什么,脸上露出一抹怯意,畏畏缩缩的躲到了汤昊身后。

    远坂凛怔在那里,张着嘴,想说什么,却又发现根本无从说起。

    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僵硬,直到片刻之后,还是咲夜打破了僵局,“小樱,既然你姐姐来看你了,今天就不用去上课了吧,正好我要去人间之理,我会替你跟慧音说明情况的。”

    小樱犹豫着,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那么,你们姐妹俩先聊一会吧,我们先去旁边转转。”当咲夜离开后,汤昊朝远坂凛打了个眼色,然后带着其他人一起走了。

    小樱的表情显得有些惊慌不安,明显的想要跟上去,可是汤昊并没有招呼她,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很快,这大厅里便只剩下她们姐妹两人。

    “这样真的好吗?她应该还很害怕的吧?”

    帕秋莉回自己的图书馆去了,和冲田小姐一起,伊莉雅的性格不闹腾,但是红宝石很闹腾,在帕秋莉的允许下,便强行带着伊莉雅和蓝宝石在红魔馆到处溜达起来,美其名曰:见识拥有大源的世界。

    而汤昊和虞姬则带着大伊莉雅前往了永远亭。

    关于小樱和远坂家的事情,很早之前,虞姬就从汤昊那里听过了,所以此刻,她对于汤昊的做法有些不太理解,因为很明显的,汤昊刻意将那对姐妹留下,并不仅仅是为了化解她们之间僵硬的关系。

    “你希望她回去?”

    汤昊没有解释,淡淡的笑了笑,直到一会后他才说道:“归属是很重要的,不管是谁,都需要一个自己的归属。寄人篱下总会有负担,四处漂泊的人生总会厌倦,无论何时何地,人,心里总是会渴望回家的。”

    虞姬琢磨着这句话,暗自点头。

    以前的她就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漂泊者,那种生活虽然看似很自由很浪漫,但内中的失落与孤独却绝非外人能够理解,无论是现实还是灵魂都没有归所,这样的活着,仅仅只是活着而已。

    “但是,那恐怕不那么容易。”

    “嗯。”汤昊点头,让小樱重新接受远坂家,这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困难,并不是他稍微撮合一下就能办到的事情,而且,他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想法就一定适合小樱,“不管怎么样,先看看吧,结果还是得她自己去选择。”

    不久之后,两人来到永远亭,当然,还有一只大伊莉雅。

    在离开型月世界的时候,大伊莉雅就一直昏迷着,到现在也没有醒过来,毕竟相比起身体的伤势,她内心的无依无靠才是更加严重的病情,所以汤昊特地让她昏睡着,只不过……原本他是打算先问过伊莉雅的想法,再决定带不带过来的,现在倒是有些强行了。

    而这次来永远亭,主要也就是两件事,其一是让永琳帮忙看看,希望尽可能在不造成损失的情况下,去除伊莉雅身体的隐患。

    如果只是让她恢复到正常人的情况,之前的汤昊也是可以做到的,但那样也让她的魔术回路消失,这对于一个魔术师而言,几乎相当于毁灭。

    而现在,根源的力量已经随着他的离开而消失,妇科圣手什么的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那种概念性的强大,终究只是暂时性的。

    到头来,还是得靠永琳。

    “那么,医药费呢?”

    八意永琳是个敬业的医生……应该吧?她很认真的对伊莉雅的身体检查了一遍,而且也确实保证了是可以冶疗的,在不损及魔术回路的前提下,让身体的机能达到正常人甚至更高的水准,这让汤昊很高兴,但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懵逼了。

    “哈?还要医药费的?”

    八意永琳仿佛在看着一个白痴,“这话就奇怪了,难道你去找大夫看病,不需要付钱的?你以为穿白大褂的都是天使吗?”

    穿白大褂的当然不都不是天使,但你也没穿白大褂呀。

    汤昊暗自吐槽,嘴上则问道,“好吧,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

    “诶?”汤昊正准备掏钱,又愣住了,“你玩我是吧?”

    “我没有在玩你,你觉得我需要钱的样子吗?”八意永琳的表情很严肃,很认真,也很金闪闪,一副老娘就不缺钱的模样。

    当然,幻想乡的大佬们,除了灵梦是真的贫穷,钱穷胸也穷之外,其他的基本都是土豪,就连魔理沙也是个有名的收藏家……虽然她的收藏品大多数都是偷来抢来的,从这方面来说,她比灵梦还无节操。

    “既然你不要钱,那你要什么?”

    “我这里有一份清单……”八意永琳立刻掏出一张单子,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样,汤昊认真看了遍,总觉得有些眼熟……诶不对!这份清单上的东西,不就是上次辉夜和他打赌时的赌注吗?!

    上次以喊虞姬老婆的赌约,辉夜一开始的赌注时,他如果输了就给永琳试药,但后来大概是永琳也知道了这个赌约,赌注改成了一些稀奇古怪的药材清单,当时汤昊也没在意,反正就威胁而言,新改的赌注反而更安全。

    之后他不仅赢了,还成功抱得美人归,更加没有将这份清单的事放在心上,没想到现在竟然又见到了。

    “我说,你是不是早就等着坑我了?”汤昊狐疑的看着八意永琳,“你这份清单上的药材也太过奇怪了一点,什么恶魔果实、龙的心脏、凤凰羽毛,甚至还有神血等等,我看了不仅觉得莫名其妙,还肝疼……话说,你就不能用爱发电吗?”

    “抱歉,我们月球人不会用爱发电。”八意永琳一副莫得感情的样子,“而且你要知道,这个女孩的被改造程度非常极端,就算是我,要彻底根除她的毛病,也得花上巨大的精力,和非常多珍贵的药材,这已经算是便宜你了。”

    汤昊不太相信,这糟老婆子坏得多,肯定在骗他。

    可惜他不懂这行,也没有证据。

    不由拿起清单,又审视了一番,恶魔果实好办,去次海贼王的世界多半能搞定,龙的心脏之类的应该也不难,反正再低级的龙,那也是龙啊,至于神血……不知道自己现在去守矢神社,能不能从厕所里找到?毕竟那里住着两大神,姨妈血那也是神血吧。

    诶等等!神会来大姨妈吗?

    “总之,代价就是这些了。当然,我也不要求你现在立刻支付,毕竟我还是很宽容的,三五十年的也都等得起。”

    “好吧好吧……”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汤昊也就不再讨价还价,反正自己本来就欠了不少债,再多也不压身,再说了,这年头,欠债的才是大爷!

    “那这孩子就交给你了。”

    “当然,下次你看到她的时候,我保证她是活蹦乱跳的,别说当女儿养,当老婆都没问题。”

    这话说得——

    汤昊突然有点小激动,不过看着八意永琳那跃跃欲试的表情,他还是感觉自己被坑了。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