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薇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此时大街上人烟凑集,人们摩肩接踵,人群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眼见的是太平盛世,人们喜气洋洋的脸上说明尝到了安居乐业的好处。小孩子撒娇要买棉花糖,大人尽享天伦之乐。

    可是不管多么平静的生活,总会有点涟漪。譬如前面,孙薇听到了不和谐的声音。

    走近一看,原来是富二代正在调戏一个良家女子。为什么知道他是富二代呢?因为单看他一身穿戴就知道了。穿的绫罗绸缎,单看做工,就知道是出自本地最有名的绸缎铺子“红满天”。身上挂的各种玉佩和串珠,都是上等的东西。

    说了半天还没说到重点,光知道他富了,如何知道他是富二代?因为有钱不一定就是富二代。其实这也只是孙薇的猜测。因为单看这个调戏女子的男人,长得肥头大耳,体重可能有四百斤。这个肥猪一样的男人,一脸的傻相,看着孙薇只是流口水,一点也不像创业持家的男人。这样男人,也只能是富二代,靠着老爹生活,他则游手好闲,看着美女就调戏,看见谁不顺眼就指挥下人把人家暴打一顿。

    他拽着那个漂亮的良家女子又亲又摸,那个女子表情相当痛苦,想逃跑又被他手下的保镖拦着。

    周围的人只是看热闹,没人敢上前管此事。

    孙薇走上前,大喝一声:“住手!光天化日之下,敢调戏民女,该当何罪?”

    那个富二代闻声停了手,脸上下颌上的赘肉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的,整个身体上下一般粗,他的身躯宽大程度恐怕有五个孙薇加起来那么宽。孙薇在他面前,就如小鸟一般。他看到孙薇后,整个人呆住了。嘴上留着哈喇子,脸上绽出一圈一圈的淫笑。

    孙薇的美,除了那些陈词滥调的“前凸后翘,皮肤光滑白皙”外,还长着一双让男性荷尔蒙飞涨的大长腿。孙薇因为常年锻炼身体,又会功夫,身姿格外挺拔。

    脸庞表现出冷峻的神情。这个肥猪富二代正在大脑里勾勒出一幅孙薇躺在床上的美景。

    而且,当孙薇表情严肃或生气的时候,就会呈现出可爱的表情。

    肥猪富二代一边向孙薇走过去,一边说道:“没想到我今天艳福不错啊,又来一个美女!”

    走到孙薇面前,他用食指勾住孙薇的下巴,向上托起。孙薇被他托得仰起头,神情动人。肥猪用食指揩着美女的下巴说:“美女也想管闲事,也好,她走,你留下。”

    周围的人看到孙薇被调戏,心中想,一个弱女子管闲事,太不自量力了。

    孙薇不慌不忙地说:“放开你的臭手!”肥猪不但不放开,还企图把她搂进怀里。这时候,孙薇开始发力了,一只手抓住托她下巴的手,然后向上一掰,只听

    “咔嚓”一声,手指被掰断。

    肥猪不自觉地跪在地上,疼得像杀猪一般叫唤。他手下的几个保镖向她冲了过去,但被她的大长腿一个下劈,就打趴下一个。另外几个保镖都被她踹飞。

    直到肥猪喊着“姑奶奶饶命”,孙薇才把他放开。肥猪跑出很远后,才敢掉过头来对孙薇放了一句狠话:“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整治你!”

    孙薇叉着腰冷笑了一声。那个被调戏的姑娘对她千恩万谢,此事终于收场。

    回到巡捕房,孙薇对着兄弟们谈论今天的遇到的事情。刘承把腿翘到办公桌上,对着房顶说道:“当时你应该让他交出些钱出来,再放他揍。咱们巡捕房虽然是皇帝开的,但现在也发不起工资,理由是国库亏空。被救的女子也不给你点酬谢,你管那些闲事做什么?”孙薇生气道:“我们巡捕房干的是‘惩奸除恶’的事情,此事不管,我们还管什么?”刘承说:“这事自有当地的县太爷去管,咱们巡捕房是由皇上办的,很多小事不需要我们操心。我们主要是搜集一些有价值的资料,办一些大案。”

    孙薇正要反驳,江大嘴插话道:“得得,为这么点小事吵架,值吗?午饭时间到了,不喂饱这个肚皮,活得都亏。”说着,他拍了拍自己的肚皮。

    刘承看了看滴漏,说:“中午啦,咱们去食堂吃饭吧。”

    那个被教训的富二代肥猪,是绸缎庄老板的儿子,果然是个富二代。他虽然把孙薇恨得咬牙切齿,但一想到调戏她的模样,心里恨不得马上把她娶回家,在床上“虐待”她,看她老不老实。想着想着,生理上就起了反应。后来,他又派人寻找这个女人的下落。他花钱找了一个画师,然后根据口头描述把孙薇画了出来。肥猪一看,赞不绝口,仿佛是画师见过孙薇一般。他以为画师见过她,逼问她的下落。画师哭笑不得,说他真没见过。

    肥猪把画像交给手下的人,让他们展开地毯式搜索。这种大海捞针式的搜索,本来也没啥希望。不过凡事总有走运之时。手下的人竟然找到了孙薇,并知道她在八扇门工作。手下的人本想把孙薇抓回来,却被巡捕房的人打了。肥猪咽不下这口气,央求他的老爹去找巡捕房麻烦。老爹大怒,拍着桌子教训儿子道:“你知道

    这个孙薇是哪个部门里的人吗?八扇门巡捕房的。”肥猪儿子李嘴里小声嘟囔道:“八扇门怎么了!”

    老爹似乎没听到他嘟囔,继续说:“你知道八扇门是谁设立的吗?”胖儿子摇摇头,回应着老爹的回答。

    老爹双手握拳合抱,向左上方一举说:“是当今皇上开的巡捕连锁店。各个连锁店都听从皇上调遣,你敢在皇帝头上动土,不是疯了么?!”“那这个孙薇?”“滚!”老爹气得胡子直抖,说了半天,儿子似乎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还给他提什么孙薇。他给这个胖儿子发话,以后再去找孙薇麻烦,他就打断他的腿。

    当今皇上励精图治,为了不被周围人蒙蔽视听。专门设立了由皇上直接指挥的巡捕房,分别在六个地区设立,各个地区的巡捕房有个小头目当老板,他们专门搜集一些官员结党营私和欺压百姓鱼肉乡里的情报,还要办一些大案要案。巡捕房没有具体的任务,所有任务都有皇帝指派。巡捕房的副总指挥是路红水。

    不过这路红水也是个贪污*的料,他拿着皇帝发派的专款专用的钱结党营私,致使各个连锁巡捕房发不出工资来。不过即使这样,巡捕房的人没有一个离职的,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他们归皇帝管,所以都很怕他们。他们因此受到尊重,到哪里别人都会让他们三分。虽然说有两三个月发不出工资,但平时给别人办点小事,收受贿赂也有一些,因此身边不但不缺钱,而且钱多得可以买花酒吃。真正是个肥差。但在平时还是要装出一副廉洁到而且穷得叮当的形象。

    八扇门有些不同,八扇门的老板是司马刚正。司马刚正为人刚正不阿,廉洁奉公。在任的两年中,办了不少案件,其中包括一桩大案。他的俸禄都发给下属了。因为近段时间上边不发工资,他只好委屈一下自己,把自己的工资发给手下几个办案出色的人,比如孙薇等人。但即使这样,那些工资也支撑不了多久。下属们虽有怨言,也只能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