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看我这脸还有脖子!”中年妇人仰着脖子,给众人展示。ω δwww..co

    所有人看在眼里,都是摇了摇头,对着店铺指指点点。

    张云曦则是站在门口,脸上带着不知所措,开口道:“这位阿姨,我们店铺用的化妆品绝对的正品,我们这里都有着采购的单子,大家都可以看一下。”

    在张云曦的身后,还跟着两位女生,看起来跟张云曦差不多大小,相貌清秀,是招过来打下手的。

    她们也是尽力的向着人群解释着。

    “呵呵,正品?就凭一个采购单子就是正品?”中年妇人刻薄无比,眼神冷冷的盯着张云曦,“你这个小姑娘开店还讲不讲良心,这种黑钱都赚,就不怕遭报应吗?”

    “我用了这么多年的化妆品,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你的是不是正品我不知道?”

    “不要多说了,赔钱吧!”中年妇人旁边那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瓮声瓮气的开口,“精神损失费,再加上欺诈费,还有毁容费,至少要给我们二十万!”

    “二十万?你抢钱啊!”张云曦身边一位姑娘不由得开口道。

    “呵呵,二十万还是少了!不给钱,我就去投诉你们,告你们!”那男人厉声说道。

    “这种化妆店太害人了,大家一起举报吧,让它倒闭!”人群中,也有人开口道。

    “大家相信我,如果真是我们店的问题,我们绝对会负责到底,但是现在事情还没有查清,请不要下定论!”张云曦有些急了。

    “呵呵,事实就在眼前,还想狡辩?”

    “这女的看起来这么漂亮,怎么做这种事情?”

    “这年头,为了钱,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啊。”

    叶凌尘站在人群中,眉头微微皱起,他一眼就看出,中年妇人的脸和脖子是因为涂了辣椒油所致,这是故意来诬陷张云曦的。

    这种情况,只要到医院检查,立刻就能水落石出,但是现在对方显然是摆明了找茬来了,不会给张云曦这个机会。

    昨天抖音刚刚火起来,今天就有人来找事,环环相扣,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在搞事情。

    还真是存心要把y化妆店往死里整啊!

    叶凌尘悄无声息的将超人y的头套戴在头上,缓缓的向前走去。

    此时,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已经抬腿上前,他看着张云曦脸庞,眼中闪过一丝淫秽,冷笑道:“今天不赔钱,这件事就没完,你们这个化妆店,也别想开下去!我们就不走了!”

    “这件事情需要查清楚原因,如果真是化妆品的问题,我们会负责到底的。”张云曦开口道,“我建议请专业人员来看一下。”

    “这还需要看吗?你分明就是在推脱责任!”男人说完,舔了舔舌头,伸出咸猪手就对着张云曦抓去。

    就在这时,一只手猛地伸出,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腕,“说归说,不要动手动脚的!”

    男人的目光微微一沉,“你特么是谁啊?敢管老子的……”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倒抽一口凉气,脸色瞬间苍白,全身都痉挛起来。

    从手腕处,一种极致的疼痛几乎让他面容扭曲,疼得说不出话来。

    “痛……痛,放手……”他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

    “你觉得好好说话好,还是动手好?”叶凌尘眼眸淡淡的看着他。

    “好好说,好好说……”男人当即说道,冷汗都出来了。

    叶凌尘随手一甩,把他甩飞出去好几步,同一时间,他另一只手上,银针一闪,从男人的身上一刺而过。

    这才看向人群,声音淡淡道:“我就是这家店的老板,有什么问题,跟我说!”

    “我擦,牛逼!都出这档子事了,这老板居然还这么牛逼哄哄的?”

    “带个头套,是见不得人吗?关键是,还带着超人y的头套,这是侮辱我的偶像啊!”

    “开店名字叫y化妆,自己还带着个超人y的头套,这是真把自己当成y了?”

    “这口气,太拽了吧,什么情况?”

    众人都有些吃惊,无数的目光,不住地上下打量着叶凌尘,议论纷纷。

    张云曦看着叶凌尘,默默的退到了叶凌尘的身后,也不说话了,顿时,安全感十足。

    “你就是老板?”那位中年妇女指着叶凌尘,“你们店铺让我毁容,还敢出手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我要投诉,我要告你!”

    叶凌尘缓缓抬腿走上前。

    中年妇人看着叶凌尘,立刻扯着嗓子叫道:“怎么,还想打人不成,来人呐,打人了!黑店打人啦!”

    一边说着,她一边走到叶凌尘面前,“来啊,有本事来打老娘啊!”

    叶凌尘同样是银针一闪,在她身上刺过,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随后淡淡道:“你的脸和脖子,是因为一种病!”

    “呵呵,病?什么病?”中年妇人的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胡说八道,你这是在为自己开脱!”

    原因她比谁都清楚,怎么可能是病。

    “信不信由你,这种病的名字是性传播疾病!”叶凌尘声音淡淡,“你的脖子和脸是不是有些痒?”

    叶凌尘不说还好,这么一说,中年妇人和那男人同时一愣,真的感觉到脖子和脸上有些瘙痒。

    而且,不碰不知道,这么一碰,他们心中悚然已经,在痒的位置,居然长出了一个个小小的疹子!

    “这是……”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当场就吓得尖叫出声。

    在对方的脸和脖子上,居然瞬间就跳出了一些红色的小疹子,看起来触目惊心。

    再结合叶凌尘的话,他们的心都凉了!

    “卧槽!”

    那男人脸色狂变,二话不说罩着那中年妇女就是“啪”的一个大耳瓜子!

    “贱人,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你个贱人,害死我了!”

    “你还敢打我?!”中年妇人凄厉的尖叫,刺耳无比,难听至极,伸出手就罩着男人的脸挠去!

    “狗畜牲,我还不知道你在外面跟哪个野女人勾搭呐!老娘跟你拼了!”

    两人当场就扭打在一起,男人的脸上被抓出了无数的抓痕,而女人的脸也被打得高高肿起,如同猪头。

    围观的人群都是瞬间远离,看着他们,一个个脸上带着惊悚和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