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算的时候是何等的意气风发,那是一种一切尽在掌控中的气势,然而,最后一个0,让他们的气势瞬间从顶峰降到了谷底,好似被一盆凉水泼下,那酸爽,不足为外人道也。ωヤノ亅丶メ....co

    别说张宇和曹彤彤,这种转折,任谁都没有想到。

    人们只会想,是不是越往后会更加的难,会有一个最大的难关在后面,谁能想到,人家以一个0结尾,还能不能好好做题了?

    噗嗤!

    许婉清的小嘴都张成了“o”形,随后,不由得笑出了声,这个叶凌尘,果然不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主。

    “你耍我们?”

    张宇的脸色无比的难看,脸皮抽搐,他感觉到了屈辱,一个数学学渣居然用数学题戏弄了他这个数学学霸,这简直可以说是他人生的一大污点。

    “绝对没有!”叶凌尘面色肃然的摇头,“我真的只是单纯的出个题而已,不过不得不说,你们做题的样子,真的很帅!”

    张宇和曹彤彤闷哼一声,已经不想说话了。

    他们需要时间来缓解自己心中的郁闷。

    终于那些老师和教授,被叶凌尘这么一闹显然也没了什么兴致。

    原本热闹的车子再度陷入了平静,一路无话,向着比赛场地而去。

    京城文化馆,占地极大,而且分有各种大厅,专门用来举行各种大型活动,不管是文学、数学、艺术或者交流活动,都可以在文化馆里举行。

    这里,同样是这次比赛的场地。

    叶凌尘等人到达的时候,文化馆的外面已经排满了车辆,大巴车居多,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除了各处的老师和学生外,还有不少家长从各处赶来,为自己的孩子加油喝彩,这些家长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脸上满是自豪,为自己的孩子骄傲。

    老师和学生则是带着忐忑、兴奋和期待的心情,不断向着文化馆张望着。

    沿途,不少教授显然跟白教授等人认识,时不时就会过来打声招呼,同时,也对比一下彼此的实力。

    众人有序的进场,比赛场地是一个无比宽敞的大厅,正中间安排了十九张比赛桌子,每章桌子间三米开外,刚好用来给三十八个省市两两进行比试。

    桌子的中间,则是放着一个大屏幕,上面用来显示出的题目,每张桌子前同样放着纸和笔,用来给你比赛选手打草稿。

    至于周边,则是其他选手和老师的休息区,观众只能在二楼,而且隔着一个玻璃,防止比赛途中有杂声影响考试。

    每个比赛队伍都坐到各自的区域,看着中间的那个比赛区域,面色都变得无比的凝重,同时小声交谈着。

    从到了这里以后,白教授等人的脸色显然变得更加的难看,他们的目光从一个又一个选手的脸上扫过,心情已经低落到了谷底。

    “西海省的那个女生,不会是心算神童,秋落吧?”安教授倒抽一口凉气,语气都变得有些沙哑。

    “应该是她没错!”白教授凝重无比,“记得她登上新闻的时候才是高中,这么些年,西海省藏得够深的啊!”

    “老白,看那边!”唐教授用目光示意,“那个戴眼镜的男生,你认识吗?”

    “那是……”白教授的瞳孔猛地一缩,声音都有些颤抖,“简算法的发明者,刘元?!”

    “是他!”唐教授肯定的点头,苦笑道:“这次我们想拿第一,恐怕真的不可能了。”

    “不会吧,按理说他才大三啊,这就来参加比赛了?”曹彤彤不由得说道。

    “这并不稀奇,刘元在数学方面的天分高到让人发指,大三学完研究生的课程并不难。”白教授开口道,“那些省市这次真的是把所有压底箱的功夫都用上来了啊!”

    相比较而言,京城这边就显得有些寒掺了啊,这次比赛,多半是凉了。

    “刘元,那是谁?”就在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叶凌尘好奇的看着众人。

    显然,众人现在心情不佳,没空去搭理叶凌尘,选择了无视。

    许婉清则是开口道:“刘元,从小学到高中,就一直以数学天才为名,不管是考试还是每次奥数比赛,都是第一!而且,在高中时,给他的妹妹辅导数学,感觉现有的方法太过繁琐,便开创了简算法,虽然不能算是特别高等的东西,但是,对于初中的学生来说,算数的效率和精准度大大提高!”

    “厉害啊,能开创一个新的方法。”叶凌尘点了点头,看来全国的数学天才还是很多的。

    “你看你右前方,坐在西海省中间戴帽子的那个。”许婉清继续对着叶凌尘说道。

    叶凌尘转头看去,看向那个戴帽子的少年,他没有参与任何的讨论,只是低垂着头默默的坐在那里,好似紧张的气氛和周围的喧嚣都跟自己无关。

    看着他,叶凌尘的瞳孔猛地一缩,露出震惊之色。

    那家伙,戴的居然是个绿帽子!

    “他叫周然,绰号,十指天王!”许婉清介绍道,在这种时候,就算是她都感觉到了压力。

    谁都不会想到,这次比赛的激烈程度居然超脱了以往任何一届!

    “原来他就是十指天王?!”张宇的脸上带着惊叹,“我听说过他!”

    “传闻,每次遇到数学题,他的十根手指就是飞速的敲打桌面,难度越高他敲打桌面的频率就会越快,根本不需要落笔,根据十根手指头敲打桌面下,就能得出答案!甚至有人猜测,他开创一种可以用十根手指算题的方法!”

    张宇看着周然,脸上带着一丝战意,“不知道他是不是像传闻一般厉害。”

    京城作为首都,自然免不了受人关注,其实,很多省市就是冲着京城来的,毕竟,打败首都,这说出去才有面子。

    所谓枪打出头鸟,京城,无疑是所有人的竞争对手。

    “京城那边的那个女生,应该就是去年登上益智数学节目的曹彤彤吧,果然是让她出场了吗?”

    “旁边那个男的我认识,曾经获得过数学达人奖,对极难的数学题有着很高的敏感性!是个很强劲的对手!”

    “只是不知……另一个男生……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