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他们没报多少希望,以为看到的依旧会是一面倒的骂声。

    然而,当他们看向评论时,都是微微一愣,脸色不断的变化,唰的一下变得通红,不由得爆喝一声,“卧槽!”

    “y回复了!反击了!”

    “什么?真的假的?!”

    “牛逼,太牛逼了!”

    整个班级的同学都炸了,齐刷刷的掏出手机,这一看,顿时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自问自答,却是让情况绝地反击,让那些看不起y的人闭嘴!

    所有人都是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兴奋。

    “万老师!”

    有同学站起身,快步的追上了万云的脚步,“万老师,y回应了!”

    话毕,他把手机送到万云的面前。

    万云看着手机,面色依旧平静,不过眼中却是露出欣慰之色。

    “y学长真的是大才啊,我们根本想不出任何反驳的话,他却能三言两语的把对面说的哑口无言。”有人敬佩的说道。

    “真是给我们学校长脸啊,我以后也要向y学长看齐,有文化就是不一样。”

    “现在知道文学的重要了?”万云哈哈一笑,捋了捋胡须,无比的舒心,一副高声莫测的模样,转身离开。

    不过,嘴里却是笑着摇了摇头,嘀咕道:“我教了太多的学生,也不知道这个y具体是谁,也不来知会一声我这个当老师的,真是的……”

    至于叶凌尘,此时已经走到了学校门口。

    刚准备走出校门,面前一道靓影却是挡在了他的身前。

    许婉清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叶凌尘,眼中带着一丝好奇,“叶同学,枉我还把你当朋友,上次你走之前也不跟我说一声。”

    上次见到许婉清还是服装秀的时候,在结束后,他直接跟着贾迪走了。

    “想不到叶同学深藏不露,连华帝的贾迪都认识。”许婉清开口道。

    “只是关系好一点的朋友罢了。”叶凌尘笑了笑,接着道:“许老师不会是特意来找我的吧?”

    “切,不想说就算了。”许婉清撇了撇嘴。

    贾迪对叶凌尘的态度她可是看在眼里,那根本就算是谦卑了,恭敬无比,一般的朋友能这样?

    “我确实是过来找你的。”让叶凌尘吃惊的是,许婉清居然点了点头,接着道:“我想要请你帮我个忙。”

    “帮忙?”叶凌尘眉头微微一挑,诧异的看着许婉清。

    “你的数学很好,至少在我之上,我想邀请你参加一个数学比赛。”顿了顿,许婉清接着道:“这个数学比赛采用的是团队赛赛制,一个团队三个人,由学校的导师筛选出来参加。”

    “你便是带队导师吧。”叶凌尘已经猜出了一个大概。

    “我只是导师之一,不过,我有着一个名额的自主选择权。”许婉清接着说道,“这次数学比赛,如果获得名次,对学生会有着很大的好处,会出现在履历之中。”

    “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还有,我可是京城大学的学生,而你是华清大学的老师。”

    “你对数学的敏感程度是我见过最好的,我相信你!至于学校你大可不必担心,这次比赛是地域比赛,并不是学校之间的。”许婉清笑着道:“也就是说,我们京城市一共会选出三名学生,与其他的地域进行比赛。”

    “我明白了。”叶凌尘点了点头,并没有直接答应下来。

    “喂,叶同学,你不会不答应吧?”许婉清立刻急道:“如果这比赛我们京城地区的学校输给其他地域的学校,那就太丢脸了。”

    “拜托了,我这个名额很宝贵的,也就你值得我信任了。”许婉清可怜兮兮看着叶凌尘,“我刚刚做导师,如果选错了学生,会很丢脸的。”

    “好吧。”叶凌尘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反正左右无事,自己帮一帮也无妨。

    “谢了!”许婉清立刻就笑了,“走,我请你去喝咖啡。”

    两人沿着路边走着,一路上,许婉清将比赛的一些规则讲给叶凌尘听。

    比赛的内容并不复杂,就是各个地域之间比试数学,虽然一个团队是三人,但是这三人彼此之间并无联系,只是代表着一个学校有着三次机会而已。

    比赛的方式也是简单粗暴,同样一道题,谁先算出答案者,便是获胜。

    既然能被选入参加这种代表地方的比赛,那么,无一不是顶尖的数学天才,许婉清这是要把宝压在叶凌尘身上。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着,就在这时,路边突然传来一声叫卖声。

    “江南皮革厂倒闭了,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吴鹤老板,吃喝嫖赌,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原价都是100多200多300多的钱包,现在统统20块!吴鹤王八蛋,你不是人,你还我血汗钱!”

    这声音充满了魔性,一直在循环播放着,让叶凌尘和许婉清的脚步都是微微一顿,随后,两人都是笑了,不由得摇了摇头,这其中的原因,他们自然清楚。

    叶凌尘对江南皮革厂的影响还是很深刻的,就是这个厂,一直和华帝合作,不过因为上次挑衅的事情得罪了叶凌尘,贾迪直接对齐取消了合作。

    只不过,这倒得也太快了吧!

    “江南皮革厂看起来大,但是大多数都是靠着融资,本来一直借助华帝支撑,被华帝抛弃后,之前跟他合作的厂也都纷纷和他取消了合作,而且,他们老板吴鹤更是被查出虚开发票,偷税漏税,整个企业直接被查封了。”许婉清开口说道。

    叶凌尘点了点头,做生意便是如此,生意越大,虽然赚的钱多,但是风险也越大,随便一个环节出现错误,便会万劫不复,这也是很多厂家希望巴结上巨无霸的原因,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

    喝过咖啡,许婉清与叶凌尘约定好时间,便准备离开。

    叶凌尘看着许婉清,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怎么了?”许婉清看着叶凌尘。

    叶凌尘摇了摇头,“没什么,路上注意安全。”

    “嗯。”许婉清点了点头。

    叶凌尘看着她的背影,却是眉头微微皱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