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摧。

    &a;nbsp&a;nbsp&a;nbsp&a;nbsp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今宵一场醉!

    &a;nbsp&a;nbsp&a;nbsp&a;nbsp这首诗,被整个网站竭力的吹捧,不吹捧不行啊,毕竟,网络文学能写出诗的,独此一家!

    &a;nbsp&a;nbsp&a;nbsp&a;nbsp宣传难免会夸大,不由得,将文学才子的称号挂在了叶凌尘的身上。

    &a;nbsp&a;nbsp&a;nbsp&a;nbsp底下,已经有无数的评论。

    &a;nbsp&a;nbsp&a;nbsp&a;nbsp【支持《诛仙》,大爱诛仙!】

    &a;nbsp&a;nbsp&a;nbsp&a;nbsp【看到好多小钱钱,作者这是发了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卧槽!真的活着看到传说中的一书封神了,作者真的是小白?】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么多钱,作者不考虑捐点出来做慈善吗?】

    &a;nbsp&a;nbsp&a;nbsp&a;nbsp评论来自各路读者,然而,阅文的宣传显然不仅仅是在自己网站,这个专栏同样出现在其他网站,甚至文学论坛。

    &a;nbsp&a;nbsp&a;nbsp&a;nbsp一石激起千层浪!

    &a;nbsp&a;nbsp&a;nbsp&a;nbsp网络小说本身就被冠以低俗的名头,在这些论坛立刻就遭受到了攻击,当然,更多的是嫉妒。

    &a;nbsp&a;nbsp&a;nbsp&a;nbsp【艹!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写了本垃圾能赚这么多钱?】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呕心沥血之作免费都没人看,居然有傻逼花钱看这么低俗的玩意儿,这个世界已经畸形了,没救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强烈要求封杀!这种不配称之为文学,这是侮辱文学,必须封杀!】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不义之财!要求贡献出来,这种人是犯罪!】

    &a;nbsp&a;nbsp&a;nbsp&a;nbsp【文学才子?我呸!这种人就是低俗!俗不可耐!】

    &a;nbsp&a;nbsp&a;nbsp&a;nbsp【写了两句破诗就敢这么吹,再写两句岂不是要上天?】

    &a;nbsp&a;nbsp&a;nbsp&a;nbsp【打油诗而已,而且口气狂妄,不可一世,垃圾!】

    &a;nbsp&a;nbsp&a;nbsp&a;nbsp【强烈建议封杀这个作者,最好连网站一起封杀了,这是对文学的侮辱,这是荼毒!】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看着一个个评论,不由得摇了摇头,退了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自古以来,文人相轻。

    &a;nbsp&a;nbsp&a;nbsp&a;nbsp更何况网络文学被冠以网络二字,一直以来就是被人鄙视的对象,传统文学本来就看网络文学不顺眼了,此时,看到网络文学居然这么赚钱,自然大为眼红,这并不稀奇。

    &a;nbsp&a;nbsp&a;nbsp&a;nbsp再加上传统文学很多都没人去看,连温饱都是问题,这就是两个极端,遭人嫉恨也是正常。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这群人不会从自身身上找原因,还觉得自己牛逼,看都没看《诛仙》就满嘴批判,还真是让人失望啊。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敢是什么作品,只有得到大众的认可才是一个好作品,自以为是的好,并不是好。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没有和他们较真的心思,也没有那个时间,着手开始码字。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万字码完,天色已经昏暗,点击上传后,叶凌尘伸了个懒腰,向着楼下走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刚走到楼下,他的眉头就微微一皱,美伢子居然已经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而厨房里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张云曦正在做饭。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尘,你下来了,马上就可以吃晚饭了。”张云曦在厨房内开口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好的。”叶凌尘点了点头,接着目光不善的盯着美伢子,“谁让你躺在沙发上的?”

    &a;nbsp&a;nbsp&a;nbsp&a;nbsp美伢子的眼中闪过一丝畏惧,不过还是哼了哼道:“我已经把房间都打扫一遍了,你还要我怎样?”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世上哪有主人干活女仆休息的?你还真是惬意啊,在这里享福?”叶凌尘看着美伢子,“以后,放勤快一点,主人做事,你要跟着去帮忙,上网搜一搜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女仆,不然家法伺候!”

    &a;nbsp&a;nbsp&a;nbsp&a;nbsp“女仆?”

    &a;nbsp&a;nbsp&a;nbsp&a;nbsp张云曦端着菜从厨房里走出,诧异的看着叶凌尘,又看了看穿着一身女仆装的美伢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她本来还以为这是叶凌尘带回来的女朋友,两人这是在玩cospy,心里还小小的失落了一把。

    &a;nbsp&a;nbsp&a;nbsp&a;nbsp想不到,这么漂亮的女生真的是女仆?

    &a;nbsp&a;nbsp&a;nbsp&a;nbsp“云曦,美伢子就是我请来的保姆,以后有什么脏活累活都交给她做,不要跟她客气。”叶凌尘开口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张云曦有些不好意思。

    &a;nbsp&a;nbsp&a;nbsp&a;nbsp“云曦,你千万不要客气,这是我用生命赢来的。”叶凌尘当即就把自己和美伢子的赌注添油加醋的给说了出来,他把一些敏感的地方省去,重点说的是和美伢子直接的约定。

    &a;nbsp&a;nbsp&a;nbsp&a;nbsp“她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家破人亡,我把她放在身边就是为了防止她再害人,而且如果不是我侥幸获胜,现在我可就成了她的奴隶,说不定已经在刷马桶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说得煞有介事,让张云曦都感到一阵胆战心惊。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此一说,张云曦看向美伢子的眼神果然是变了,同情渐渐的消散。

    &a;nbsp&a;nbsp&a;nbsp&a;nbsp其他的都可以不谈,居然差点让叶凌尘去做奴隶,她简直不敢想象后果。

    &a;nbsp&a;nbsp&a;nbsp&a;nbsp“你过来。”叶凌尘向着美伢子招了招手。

    &a;nbsp&a;nbsp&a;nbsp&a;nbsp美伢子咬了咬牙,瞪了叶凌尘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以后我们吃饭,你就站在一边,负责夹菜给我们吃。”叶凌尘老爷范十足,幽幽开口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在开玩笑?”美伢子都惊呆了,随即目光不善的盯着叶凌尘,“士可杀不可辱,你休想!”

    &a;nbsp&a;nbsp&a;nbsp&a;nbsp“呵呵,你白天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叶凌尘抬了抬手掌,戏谑的看着美伢子,让她的脸色瞬间羞红无比。

    &a;nbsp&a;nbsp&a;nbsp&a;nbsp“你!”美伢子气得娇躯颤抖,对叶凌尘又恨又怕。

    &a;nbsp&a;nbsp&a;nbsp&a;nbsp她现在真的希望时光倒流,如果给她再选择一次的机会,她打死都不会同意跟叶凌尘对赌。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要激动。”叶凌尘心平气和,淡笑道:“等到你的表现好了,以后我会考虑把你的地位稍稍提高,说不定还会还你自由。”

    &a;nbsp&a;nbsp&a;nbsp&a;nbsp“此话当真?”美伢子的美眸死死盯着叶凌尘。

    &a;nbsp&a;nbsp&a;nbsp&a;nbsp“绝对当真!”叶凌尘信誓旦旦的点头。

    &a;nbsp&a;nbsp&a;nbsp&a;nbsp“好!”美伢子深吸一口气,顿了顿接着道:“生活方面我可以满足你,但是你不要有什么过分的想法,我宁死也不会从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点我可以保证,以你的姿色,还不足以让我产生什么想法。”叶凌尘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美伢子闷哼一声,拿起一旁的筷子,站在一旁,冷淡道:“想吃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先给我去盛一碗饭过来。”叶凌尘说道,虽然美伢子的态度不好,不过这种事情急不来,循序渐进,慢慢培养。

    &a;nbsp&a;nbsp&a;nbsp&a;nbsp美伢子面无表情的把饭送到叶凌尘面前。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满意的点头,继续道:“很好,那再给我去盛一碗汤。”

    &a;nbsp&a;nbsp&a;nbsp&a;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