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大师,您好。”

    “姜大师。”

    “叶大师,我们医院遇到了难题,想请您帮个忙。”姜大师语气很客气。

    “是关于风热流感的吧。”叶凌尘已经猜到了,姜大师是医生,来找自己帮忙八成就是医术上面的事情了。

    “对,没错,风热流感实在是太可怕,现在医院人满为患,人心惶惶的,您有办法吗?”姜大师的心已经提到了极点,他虽然知道叶凌尘医术很强,但是风热流感这种病前所未有,他也不敢保证叶凌尘能治。

    “我能治!”

    简单的三个字,让姜大师的面色陡然潮红,全身都是微微一抖。

    叶凌尘帮助萧菲菲治疗过,因此很有把握,已经知道如何针对风热流感,就算姜大师不打电话,他也会想办法将治疗方法公布出去。

    “叶大师,那您看我们约个什么时间为好?”

    “就明天吧,明天一早我就会过去,把你们医院的地址发给我。”

    “嗯嗯,好嘞,明天一早我派车去接您。”

    挂断电话,姜大师长舒一口气,面对周围注视的目光,他微微一笑,“他说了,能治!”

    “能治?!”

    整个办公室内,呼吸声陡然急促,一个个都是难以置信的看着姜大师。

    “他真的说能治?!”老余一个箭步冲上来,抱住姜大师,“到底是真的假的?”

    “真的!”姜大师肯定的点头,“他说能治,肯定能治!”

    “好,好啊!”老余激动得全身颤抖,“那他什么时候过来?”

    “明天一早!”姜大师同样激动,“让人闻风丧胆的风热流感,明天就可以得到解决了!”

    ……

    翌日。

    早早的,姜大师就派人来接叶凌尘,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到达了首都医院。

    医院门前,来来往往的人们脸上俱是带着忐忑,从小孩到老人都很沉闷,无比的压抑。

    失去了健康,才知道健康的珍贵。

    而医生则是前前后后忙碌不已,每个诊所几乎都排满了人。

    叶凌尘简单的扫了一眼,便径直向着姜大师所说的办公室而去。

    办公室内,姜大师和另外四位老者都在焦急的等待着,他们近乎一晚上没睡,就为了等待姜大师口中的高人。

    就在这时,他们同时一愣,目光看向门口的少年。

    “叶大师!”

    姜大师整个人都是一震,接着快步走了上去,满脸激动,“叶大师,您终于来了!”

    叶……叶大师?

    另外四人都呆住了,看着叶凌尘一脸的难以置信,心头不由得一沉。

    这年轻得有些过分了啊!

    “老姜,他,他是……”

    “他就是我说的那位医术超凡的高人!”姜大师开口道,接着介绍道:“他们四位都是首都医院的首席医师,余大师、郑大师、谢大师和陈大师。”

    “什么?”郑大师瞪大着眼睛打量着叶凌尘,“老姜,你是不是搞错了,这小子有没有二十岁,你确定他能治?!”

    “老姜,你在开玩笑对不对?”谢大师也是道,不住地摇头,“现在真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姜大师立刻就急了,“他真是神医,我以人格担保!”

    “老姜,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只是这小子年轻得过分了,医学博大精深,我们苦苦研究了几十年才到达这一步,他凭什么?”陈大师开口道,“病急乱投医是大忌,你自己就是医生,怎么能犯这个错误!”

    余大师原本焦急期待的脸色陡然一沉,变得阴晴不定起来,盯着姜大师,“老姜,你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他的声音很嘶哑,眼眶凹陷,显得无比的激动。

    “我真是认真的。”姜大师点头。

    “你是在逗我?!”余大师终于忍不住爆喝出声,手指着叶凌尘,颤抖道:“他凭什么?!”

    本来以为会等来希望,想不到等来的是失望和绝望,这种打击,差点让他直接晕过去。

    “老余,你先不要激动,我亲眼所见,他救过一个病人,那病人,我完全没办法治疗。”姜大师开口道。

    “一些疑难杂症都有着偏方,被人偶尔治好也是有可能的,而不能因此就断定那人就是神医,老姜,你还是太心急了。”郑大师又是道。

    “我相信叶大师!”姜大师却是脸色肃然,坚定道。

    顿了顿,他接着道:“老余,你的孙子还在病中,不如就让叶大师试一试。”

    “试一试?”余大师的声音陡然拔高,“你把我的孙子当试验品吗?给这小子试?!我不相信他能治好风热流感!”

    陈大师也是眉头一皱,看着叶凌尘,开口问道:“你真的能治风热流感?”

    “可以。”

    “几成把握?”陈大师继续问道。

    “十成!”叶凌尘语气平静。

    然而,陈大师却是摇了摇头,心头更加的沉重,失望无比。

    身为医者,严谨第一,尤其是面对风热流感这种多变的病毒,没有人敢说十成,语气这么坚定,十有*是骗子才会说的。

    “老姜,让他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他!”余大师无力的摆了摆手,好似一瞬间苍老了数倍。

    “你孙子不治,还有其他人要治,我赶过来,可不是为了给你孙子一个人治病的。”叶凌尘摇了摇头,语气淡然,“姜大师,给我一套医生服饰,我去给病人治疗!”

    有了医生的服饰,带上口罩,也可以隐藏自己的样子。

    这种事情绝对会被关注,自己抛头露面实在不宜。

    “好的。”姜大师点了点头。

    “老姜,你还要执迷不悟?”余大师气得面红耳赤,“我们首都医院绝对容不下一个骗子,你把病人交给他,是在败坏我们医院的名声!”

    “老余,叶大师真的可以,我们反正都已经束手无策了,不如就让他试一试好了。”姜大师苦笑连连,帮叶凌尘把医生白大褂准备好,带着叶凌尘向着一间诊室走去。

    “叶大师,我帮您准备了一间诊室,就在风热流感的病属区,那里病毒很多,口罩一定要带好,千万不要受到传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