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菲菲从床上慢慢坐起,面色绯红,有些不敢去看叶凌尘。

    “菲菲,粥来了。”林姐正好端着粥走来。

    “菲菲姐,赶紧吃吧。”叶凌尘笑道。

    萧菲菲轻嗯一声,开始慢慢的喝起粥来,她好久没有享受到食物的美好了。

    她喝得很慢,渐渐的,泪水又湿了眼眶,却是抿嘴抽泣起来。

    “凌尘,我是不是在做梦?”萧菲菲突然看着叶凌尘开口问道。

    此时,她的脑子都有些懵,本来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待在家里准备安静的离开,想不到叶凌尘从天而降,居然能治自己的病。

    “菲菲姐,这不是梦!”

    “凌尘,你真是厉害,连医术都会。”萧菲菲歪着头打量着叶凌尘,只感觉叶凌尘全身都好似在泛着光,他就好像是自己的白马王子,在自己最绝望无助的时候把自己拉出了深渊。

    面对萧菲菲的眼神,叶凌尘有些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菲菲姐,我给你们煎一副药,以后你们就按照这种方法煎药,每天早晚各一次,风热流感应该就好了。”

    “凌尘,谢谢你。”萧菲菲声音很柔和,把头向着叶凌尘靠了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叶凌尘呼吸一滞,“菲菲姐,你太见外了,不用客气的。”

    “要不你说吧,要我怎么感谢你。”萧菲菲继续把头向着叶凌尘凑了凑,美眸中带着一丝俏皮,“我什么都能答应你哦。”

    叶凌尘的呼吸不由得变得粗重起来,他都能感觉到萧菲菲呼吸的气息打在自己的脸上,轻咳一声,连忙向后一撤,“菲菲姐,真的不用了,我去给你们煎药了。”

    “哼!”

    萧菲菲轻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

    面对萧菲菲的挽留,叶凌尘经过强烈的思想斗争后,最终,还是没有在萧菲菲家过夜。

    同一时间,京城医院,不分大小,依旧是灯火通明,无数人守在医院内,治疗的队伍更是源源不断。

    首都医院。

    京城第一人民医院,毋庸置疑的权威,其内无不是全国顶尖的医学教授,就算放在国际上面也是绝对的医学圣手,然而,这段时间,他们都是聚在一起,愁眉不展。

    一个星期以来,整个医院上至院长,下至护士,一同加班,如果太累了,那边轮岗,平均一天休息不到七个小时!

    在医学实验室中,五名老者代表着最高威望,其他的,也都是医学上略有造诣的人才,从中医到西医,无一缺席!

    这五名老者穿着白色医袍,头发半百,仙风道骨,其中一位老者正是叶凌尘见过的姜大师!

    另外四人中,有一位老者眼眶深陷,双目通红,眼神有些恍惚,明显是疲劳过度而且受到了极大打击的模样。

    “老余啊,要不你还是先去休息休息吧,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垮的!”姜大师同情的看了那老者一眼,叹了口气道。

    “我没事!”老余摇了摇头,不断的看着研究出来的各项数据,在研究室中看着风热流感病毒的演变。

    “老余!这边有我们在看,你先去休息!”另一位老者直接挡在老余的面前,厉声呵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们不必急在这一时!”

    “让开!”老余想要推开那老者。

    “休息去!”

    “你给我让开!”老余的整张脸都红了,双目赤红,眼眶中有着泪水闪现,嘶吼道:“我不急,我孙子急啊!他等不了多久了!”

    话毕,他径直从那老者身旁走过,去每个电脑前,让众人把病毒的特性告诉他。

    整个办公室的气氛都变得无比的凝重与苦涩。

    “老余,生病的不只是你的孙子,我们都很急。”姜大师重重的叹了口气,接着问道:“大家现在都有什么成果了吗?风热病毒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怎么预防,害怕什么?”

    办公室的众人互相对视一眼,都是抿了抿嘴。

    沉默良久,这才有人道:“风热病毒的形状与一般的流感病毒很相似,只不过这个病毒的分裂能力极强,常规性的药物只能短暂的抑制,随后,风热病毒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更具药物进化,变得更难杀死。”

    “以我们目前的水平,只能预防,无法治愈!”这是最后的结论。

    “研究了这么久,你们就得出了这么个没屁用的东西?!”老余愤怒得有些失态,终于忍不住泪水流淌而下。

    他搬过医学仪器,想要实验出对抗病毒的方法,可惜泪水已经模糊了眼眶。

    “老余,一切还有转机。”一位老者出言安慰道。

    “我孙子得病那会儿,他还冲着我笑,他说他一点都不怕,因为爷爷是医学博士,肯定能治好他。”老余泣不成声,“从咳嗽一直到现在高烧四十度,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是我太没用了!”

    “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

    就在这时,姜大师咬了咬牙,突然开口说道。

    这段时间以来,他的脑海里总是会跳出那个少年的身影,犹豫了这么久,他终于决定尝试一下!

    “什么办法?”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聚拢了过来,尤其是老余,死死盯着姜大师。

    “我认识一个人,他的医术很强。”姜大师深吸一口气,“这种情况下,也许只有他能有办法了。”

    “很强?有多强?”

    “我与他相比,相差甚远!”

    嘶!

    所有人都是倒抽一口凉气,姜大师可是医学泰斗,他都这么说了,对方的医术那得强到什么地步?

    太可怕了!

    “姜大师,真的有这样的人物?”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担不起姜大师这么说吧。

    “他在哪里?”老余看到了最后的希望,立刻说道,“我就算是一步一叩首,都要把他请来!”

    “就在京城,我现在就来联系。”姜大师拿出手机,“放心,我和他还算有些交情,不管如何,我都会把他请来!”

    话毕,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叶凌尘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