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绝对是风热流感!

    &a;nbsp&a;nbsp&a;nbsp&a;nbsp萧菲菲生病恐怕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自己上次居然没有注意她的异常,还以为只是简单的感冒,是自己大意了。ωヤノ亅丶メ....co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目光一闪,立刻给萧菲菲打了个电话。

    &a;nbsp&a;nbsp&a;nbsp&a;nbsp“喂,凌尘?”接电话的是林姐,声音有些虚弱。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姐,菲菲姐呢?”

    &a;nbsp&a;nbsp&a;nbsp&a;nbsp“她……她睡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睡了?”叶凌尘更是心中一凸,大白天的睡觉,“她是不是得的风热流感?!”

    &a;nbsp&a;nbsp&a;nbsp&a;nbsp“这……”

    &a;nbsp&a;nbsp&a;nbsp&a;nbsp已经不用继续说了,叶凌尘心中笃定,二话不说,立刻向着萧菲菲住的地方赶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在经过药店时,他脚步一顿,冲进去迅速的买了几幅中药。

    &a;nbsp&a;nbsp&a;nbsp&a;nbsp到达萧菲菲的别墅时,已经是下午两点。

    &a;nbsp&a;nbsp&a;nbsp&a;nbsp在大门前敲了三分钟,别墅的大门这才在犹豫中开出来一条缝,林姐缓缓从里面探出头,“凌尘,你真的不该来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直接推门而出,看着林姐,“你也得了风热流感?”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姐的样子也很虚弱,脸色苍白,面颊微红,显然在发烧。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尘,你赶紧走吧!”林姐有些着急,“风热流感在成年人之间也会传染。”

    &a;nbsp&a;nbsp&a;nbsp&a;nbsp“菲菲姐呢?”叶凌尘沉着脸,二话不说,向着萧菲菲的房间走去。

    &a;nbsp&a;nbsp&a;nbsp&a;nbsp萧菲菲的房间装饰很温馨,只不过此时,整个房间内都充斥着一股药味。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尘,你来做什么?”萧菲菲看到叶凌尘,脸色猛地大变。

    &a;nbsp&a;nbsp&a;nbsp&a;nbsp她的声音嘶哑无比,细不可闻,好似嗓子里堵着东西,说不出话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接着,便是剧烈的咳嗽。

    &a;nbsp&a;nbsp&a;nbsp&a;nbsp短短几天,她的脸已经瘦了一圈,原本绝美的容颜憔悴得让人心疼。

    &a;nbsp&a;nbsp&a;nbsp&a;nbsp“你赶紧走吧,我这间屋子里现在到处都是流感病毒。”萧菲菲急切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不会走的!菲菲姐,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叶凌尘走到床边,给萧菲菲把脉。

    &a;nbsp&a;nbsp&a;nbsp&a;nbsp“没用的,我从生病开始就接受各种医生的治疗,目前全国内外全都对风热流感束手无策。”面对叶凌尘,萧菲菲之前的平静终于完全消失,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风热流感等于慢性死亡,她也怕死,一起只是强装着坚强罢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你走吧,能看你一眼我已经满足了,就让我安静的离开好了。”萧菲菲泣不成声,想要推开叶凌尘,却一丝力道也没有。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尘,你赶紧走吧,别被我们传染了。”林姐也是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旦发现了风热流感,是需要被隔离的,萧菲菲和林姐准备自己两人默默的在这里度过。

    &a;nbsp&a;nbsp&a;nbsp&a;nbsp“菲菲姐,林姐,这病……我能治!”叶凌尘却是突然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什么?”萧菲菲以为自己听错了,愣愣的看着叶凌尘,接着摇了摇头道:“凌尘,你不用骗我了,赶紧走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看着萧菲菲,眼神中带着光彩,定定的看着萧菲菲,“菲菲姐,你相信奇迹吗?”

    &a;nbsp&a;nbsp&a;nbsp&a;nbsp被叶凌尘这么看着,萧菲菲原本苍白的脸色突然涌上了一丝羞红,说不出话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学过医,很厉害的那种。”叶凌尘继续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接着,他拿出上次姜大师送给自己的八根银针,摊放在萧菲菲的床上。

    &a;nbsp&a;nbsp&a;nbsp&a;nbsp“足的穴道连接到全身,我用针灸提高你的身体气血,这样可以让你抵挡体内的流感病毒。”叶凌尘开口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真的有办法?”见叶凌尘说得煞有介事,萧菲菲和林姐都是愣住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试试就知道了。”叶凌尘笑了笑,已经走到了床尾的地方。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吧,那你试一试……”萧菲菲本来声音就嘶哑,此时更是如同呢喃细语,从被子里缓缓伸出玉足。

    &a;nbsp&a;nbsp&a;nbsp&a;nbsp萧菲菲的脚很小,皮肤白皙,完全可以用小巧玲珑来形容,在阳光下好似泛着光,如同工艺品一般。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脚……有些美得过分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唾沫,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像捏一捏,把玩把玩……

    &a;nbsp&a;nbsp&a;nbsp&a;nbsp萧菲菲则是把头埋到了被子里,感觉全身更加的无力,从被子里偷偷的打量起叶凌尘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女生的脚本来就是*部位,此时被叶凌尘这么仔细的打量,着实是让她害羞。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紧接着,她就感觉自己的脚微微一麻,好似有着什么东西刺进去一般。

    &a;nbsp&a;nbsp&a;nbsp&a;nbsp不但不疼,甚至有些冰冰凉凉的感觉,顺着刺的地方蔓延到全身。

    &a;nbsp&a;nbsp&a;nbsp&a;nbsp紧接着,又是第二针。

    &a;nbsp&a;nbsp&a;nbsp&a;nbsp“哼!”

    &a;nbsp&a;nbsp&a;nbsp&a;nbsp她闷哼一声,一针扎下,让她全身都是一抖,很麻很痒,但很舒服。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则是面色凝重,他扎得很慢,不敢有丝毫的分神。

    &a;nbsp&a;nbsp&a;nbsp&a;nbsp脚步的穴道千千万,稍微偏一点都会出错,叶凌尘也不敢大意。

    &a;nbsp&a;nbsp&a;nbsp&a;nbsp“好舒服……”

    &a;nbsp&a;nbsp&a;nbsp&a;nbsp随着针灸,萧菲菲不由得惊叹出声,苍白的脸逐渐恢复了红润。

    &a;nbsp&a;nbsp&a;nbsp&a;nbsp她感觉顺着针灸的地方,有着数道暖流开始在自己的身体中流动,让自己的身体逐渐恢复了力量,这股暖流能驱散自己体内的寒气,情不自禁的让她打了个哆嗦。

    &a;nbsp&a;nbsp&a;nbsp&a;nbsp“真的有效!”萧菲菲眼中出现了惊喜,“我感觉我好像饿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她已经五天没有吃顿像样的饭了,每次吃饭,还都是自己强迫自己吃,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a;nbsp&a;nbsp&a;nbsp&a;nbsp吃饭,是体现一个人身体的最基本的方面。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么多天来,她第一次对食物产生了渴望。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去给你拿粥。”林姐也是精神一震,立刻冲到厨房,给萧菲菲端来一碗粥。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尘,这个针灸要持续多久?”萧菲菲整个人都有些扭捏。

    &a;nbsp&a;nbsp&a;nbsp&a;nbsp她渐渐的开始发出喘息声,两腿之间也很不自然的磨动着,脸烧得通红。

    &a;nbsp&a;nbsp&a;nbsp&a;nbsp“差不多了,怎么了?”叶凌尘看着萧菲菲,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针灸促进血液的同时,人体的很多技能也会随之被促进,萧菲菲的身体估计有些把持不住。

    &a;nbsp&a;nbsp&a;nbsp&a;nbsp自己太急躁了,一时间没控制好力度,有些过火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要不……就先停下?”萧菲菲看着叶凌尘,双眼有些迷离,她感觉这么下去自己会出事,而起估计会做出很丢脸的事情。

    &a;nbsp&a;nbsp&a;nbsp&a;nbsp“咳咳,可以了。”叶凌尘轻咳一声,尴尬的收手。

    &a;nbsp&a;nbsp&a;nbsp&a;nbsp能让清纯女王变成这样,自己也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吧,这种能力,绝对是无数男人的梦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