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比一场?

    &a;nbsp&a;nbsp&a;nbsp&a;nbsp众人的目光都是猛地一凝,全场的气氛陡然变得凝重。

    &a;nbsp&a;nbsp&a;nbsp&a;nbsp篮球协会的球员们更是双手不由的握拳,脸上带着一丝激动的神情。

    &a;nbsp&a;nbsp&a;nbsp&a;nbsp“看来队长这次真的是动了真怒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次,那小子应该不好意思继续拒绝了吧。”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可不信那个家伙真的会打篮球,队长一定会碾压他,让他出丑!”

    &a;nbsp&a;nbsp&a;nbsp&a;nbsp“会长可能是被骗子骗了,是时候揭穿骗子的真面目了!”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球员们显然对钱森充满了信心,不由得嘀咕出声。

    &a;nbsp&a;nbsp&a;nbsp&a;nbsp潘恒眼中同样是精光一闪,“如此也好,让张贺好好看看他自己在做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是啊,他已经钻入了牛角尖自己无法出来了,只要等到钱森把那个叫叶凌尘的教训一顿,他才能看清现实。”秦源点了点头,接着道,“他是太希望中华篮球崛起了,因此有些疯狂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唉,我当年做他的老师,强调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一步一个脚印,篮球最重要的是基础,努力比起天赋更加的重要,不要幻想着速成,他显然没有听啊!”潘恒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看到当年的得意弟子变成这般模样,内心同样不好受。

    &a;nbsp&a;nbsp&a;nbsp&a;nbsp“篮球希望哪里是那么好找的,他居然会把这份希望寄托给一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实在是有些走火入魔了。”秦源接口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张贺全身一震,目光看向叶凌尘,带着一丝哀求的味道,似乎期待着叶凌尘再次出手。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淡淡的扫了一眼钱森,看着他充满战意的眼神,不由得笑了笑。

    &a;nbsp&a;nbsp&a;nbsp&a;nbsp“砰砰砰!”

    &a;nbsp&a;nbsp&a;nbsp&a;nbsp篮球落于地面,发出声响,叶凌尘随意的运着球,接着道:“你想战,那便战吧!”

    &a;nbsp&a;nbsp&a;nbsp&a;nbsp话毕,他已经带着篮球走到了球场中间,钱森冷笑一声,同样走上场中。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的身高达到了一米九三,块头极大,与叶凌尘站在一起,形成一种天然的优势,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身高差了太多,比篮球绝对是单方面碾压。”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打篮球的料子,居然真的敢接下队长的挑战?”

    &a;nbsp&a;nbsp&a;nbsp&a;nbsp“是啊,队长现在憋着一肚子火,指不定会怎么虐那家伙呐,我都有些同情他了。”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同一时间,潘恒和秦源已经从二楼走了下来,目光淡漠的扫了叶凌尘一眼,似乎已经看到了结局。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为了篮球,每年都会申请进入武部进行特训,为的就是将自己的爆发力和弹跳力开发到极致,你,凭什么跟我比?”钱森眼神如刀,“这场比赛,我会让会长知道,他错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面色平静,“不要废话了,赶紧开始吧,我赶时间!”

    &a;nbsp&a;nbsp&a;nbsp&a;nbsp“呵呵,放心吧,比赛将会结束得很快!”钱森冷冷的开口道,“篮球最基本的便是运球,不如我们就从运球过人开始比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于他而言,比什么都无所谓。

    &a;nbsp&a;nbsp&a;nbsp&a;nbsp随手把球扔给钱森,“你先来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呵呵,好!”

    &a;nbsp&a;nbsp&a;nbsp&a;nbsp“砰砰砰!”

    &a;nbsp&a;nbsp&a;nbsp&a;nbsp场上,篮球砸在地板上的声音陡然变重,钱森的身子下沉,双手迅速的拍打着篮球,眼神如虎,盯着叶凌尘的一举一动。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运球没有任何的花哨,只是其身体的肌肉已经紧绷成一块,全身的神经都提高到了最敏感,但凡有任何的情况,他都能第一时间守住手中的篮球。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没动,只是淡漠的与之对视,好似不在防守,而只是一个观众。

    &a;nbsp&a;nbsp&a;nbsp&a;nbsp“砰砰砰!”

    &a;nbsp&a;nbsp&a;nbsp&a;nbsp篮球的声音拍打在每个人的心头,两个人都是最简单的动作,却让所有人感受到一股无比压抑的气息。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家伙是不是连防守都不会,就这么站着?”

    &a;nbsp&a;nbsp&a;nbsp&a;nbsp“钱森在做什么?这么简单的防线,为什么不突破?”

    &a;nbsp&a;nbsp&a;nbsp&a;nbsp众多球员都是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紧张的看着。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若是细看就会发现,这么短的时间内,钱森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a;nbsp&a;nbsp&a;nbsp&a;nbsp他面对着叶凌尘,内心的压力比起外人看来要大得太多太多。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站着,但是在钱森眼中,身影却是越来越大,最终好似一座高山阻隔在自己的面前。

    &a;nbsp&a;nbsp&a;nbsp&a;nbsp明明叶凌尘的身高不如自己,但是他偏偏有这种错觉。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在脑海里演化出无数过人的可能性,然而,给他的答案是无懈可击!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的防御,无懈可击!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刻,他的所有的技巧好似都派不上用场,他过不了叶凌尘!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种感觉一经产生,就再也无法消失,在他的心里愈演愈烈,似乎要让他崩溃。

    &a;nbsp&a;nbsp&a;nbsp&a;nbsp“砰砰砰!”

    &a;nbsp&a;nbsp&a;nbsp&a;nbsp终于,钱森的运球陡然加速,他的眼眸猛地一沉,他不信!他一定要过叶凌尘!

    &a;nbsp&a;nbsp&a;nbsp&a;nbsp下一刻,他的身形陡然一侧,双腿迈向叶凌尘的左边,不过几乎在同一时间,篮球却是飞向了叶凌尘的右边。

    &a;nbsp&a;nbsp&a;nbsp&a;nbsp假动作!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迅速的调整,先是让叶凌尘产生错觉,接着从右边过人!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就在他与叶凌尘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手中运的篮球陡然一空,让他的身形陡然一僵,愣在了当场!

    &a;nbsp&a;nbsp&a;nbsp&a;nbsp同样愣住的,还有在场所有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包括潘恒,包括秦源!

    &a;nbsp&a;nbsp&a;nbsp&a;nbsp“砰砰砰!”

    &a;nbsp&a;nbsp&a;nbsp&a;nbsp运球声继续,不过这次,却是叶凌尘在运球,普普通通的运球手法,却是让所有人的瞳孔迅速的收缩。

    &a;nbsp&a;nbsp&a;nbsp&a;nbsp钱森的球……直接被断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轻易地被叶凌尘夺走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众人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们的三观完全不足以让他们的脑子接受这个事实。

    &a;nbsp&a;nbsp&a;nbsp&a;nbsp“换我了!你来防守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的声音淡淡,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a;nbsp&a;nbsp&a;nbsp&a;nbsp冷汗,自钱森的额头上流下,他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站到叶凌尘的对面,摆出了防守的架势。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的声音嘶哑,双臂张开,“尽管放马过来吧!”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不容许自己再次失败。

    &a;nbsp&a;nbsp&a;nbsp&a;nbsp“钱森的防守应该不是这么好突破的吧?”球员们已经完全没了之前的自信。

    &a;nbsp&a;nbsp&a;nbsp&a;nbsp“原地运球突破本来就很难,叶凌尘虽然能拦下钱森,但不代表能突破钱森的防守。”

    &a;nbsp&a;nbsp&a;nbsp&a;nbsp潘恒也收起了之前的小嘘之心,微微皱眉道:“从身高和体型来分析,叶凌尘能突破钱森防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可能性为百分之百!”张贺的脸色涨红,他的眼中泛着光芒,出言纠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