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烧烤架如愿以偿地拿到手。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的目光又落在了那个扔皮球的摊位上。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位摊主整个人都虚了,眼神闪躲,声音都有些颤抖,“好……好汉,你想玩吗?其……其实我这个真不好玩,奖品也不好……”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最终还是没有下手。

    &a;nbsp&a;nbsp&a;nbsp&a;nbsp看着叶凌尘离去的身影,那摊主这才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大大的送了一口气。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位狠人,超级狠人啊!

    &a;nbsp&a;nbsp&a;nbsp&a;nbsp直到很久以后,这个广场都流传着一位狠人的传说。

    &a;nbsp&a;nbsp&a;nbsp&a;nbsp传说,他身高八尺有余,面如冠玉,行走如风,所过之处,所有的小贩尽皆拜服,无敢不从者也。

    &a;nbsp&a;nbsp&a;nbsp&a;nbsp还有传说,他穿着红色棉衣,带着红色帽子,专门给小朋友送礼物,满足小孩子的愿望,小朋友们称他为……送诞哥哥。

    &a;nbsp&a;nbsp&a;nbsp&a;nbsp众人在广场玩了一阵,又在公园里转了转,一路上,充满了欢声笑语。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的话不多,只是默默的跟在后面,在他的肩膀两边,小青和小灰高高的挂着,四只小爪子死死的勾住叶凌尘的衣服,时不时还会叫唤几声,活泼无比。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次可算是满载而归,尤其是那个烧烤架,众人在车上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家一合计,把准备的食材都拿了出来,晚上准备进行异常野外的烧烤。

    &a;nbsp&a;nbsp&a;nbsp&a;nbsp除了讨论这些,话题自然也离不开叶凌尘,很多女生都是好奇的偷瞄叶凌尘。

    &a;nbsp&a;nbsp&a;nbsp&a;nbsp惠山景区内自然是不能搭帐篷的,巴士缓缓驶出景区,最终停在了不远处的一个草坪上。

    &a;nbsp&a;nbsp&a;nbsp&a;nbsp这里靠着湖面,距离景区不远,绿化做得很好,不远处就是树林,里面有着林荫小道,很是幽静。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在网上看到很多评论,这里是最适合搭帐篷野营的!”高雯显然做了充足的功课,开口笑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一行人欢呼一声,三三两两的开始在草坪上搭起了帐篷。

    &a;nbsp&a;nbsp&a;nbsp&a;nbsp还有的则是在湖边,找了个距离草坪远的位置,开始架着烧烤架,安排着接下来的烧烤。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家一边聊天,一边忙得不亦乐乎,一个小时,把基本的东西都准备好。

    &a;nbsp&a;nbsp&a;nbsp&a;nbsp“是时候该露一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高雯几名女生摩拳擦掌,走到烧烤架前,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模样。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们确定会煮饭吗?”郝建有些担忧的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放心,米其林大厨都不如我。”高雯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就拜托你们了,我带了两个鸡腿,帮忙加点辣。”

    &a;nbsp&a;nbsp&a;nbsp&a;nbsp“哈哈,我带了牛排,帮忙做成七分熟。”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个,还有我的猪蹄,烤得熟一点,加点孜然……”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等到女生忙开了,在一旁游手好闲的男生就牛逼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有的拿出了五子棋,有的拿出了象棋,有的拿出了游戏机,更有甚者,连电脑都搬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子,我们来打牌!”小亘显然也是早有准备,拿出两副扑克,“斗地主!”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个……我不太会打牌。”番薯有些不好意思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没事,学学也就会了。”小亘大手一挥,“不要虚,这个很简单的,而且我会带你。”

    &a;nbsp&a;nbsp&a;nbsp&a;nbsp洗牌,摸牌。

    &a;nbsp&a;nbsp&a;nbsp&a;nbsp第一局,叶凌尘是地主,先出牌。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张三。”

    &a;nbsp&a;nbsp&a;nbsp&a;nbsp“六。”

    &a;nbsp&a;nbsp&a;nbsp&a;nbsp“q。”

    &a;nbsp&a;nbsp&a;nbsp&a;nbsp“大王,直接压死!”小亘笑着看向叶凌尘,胸有成竹,“叶子,怎么样,炸不炸?”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面色平静,“要不起!”

    &a;nbsp&a;nbsp&a;nbsp&a;nbsp“过!”翔也是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到了番薯这里,他微微一笑,一副牛逼轰轰的模样,“四张牌就是炸吧!你们不炸,那我来!四个六!”

    &a;nbsp&a;nbsp&a;nbsp&a;nbsp“卧槽!叶子才是地主,你炸我做什么?!”小亘呆了呆,一脸懵逼的看着番薯。

    &a;nbsp&a;nbsp&a;nbsp&a;nbsp“我要压你啊!”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你压我做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样才显得我牛逼啊!”番薯理所当然,霸气道:“四个六,谁要?!”

    &a;nbsp&a;nbsp&a;nbsp&a;nbsp“艹!我要!”小亘的暴脾气一上来,已经不准备赢了,“四个八!”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四个k!”番薯乘胜追击,蔑视的看着小亘,“我就想问,还有谁?!”

    &a;nbsp&a;nbsp&a;nbsp&a;nbsp见所有人都摇头,他更加的得意,接着道:“一个三……”

    &a;nbsp&a;nbsp&a;nbsp&a;nbsp一般而言,别人说不会应该都是谦虚的话吧。

    &a;nbsp&a;nbsp&a;nbsp&a;nbsp至少小亘是这么认为的,然而这次,他显然是错了,番薯他是真的不会,完全不会的那种!

    &a;nbsp&a;nbsp&a;nbsp&a;nbsp坑逼啊!

    &a;nbsp&a;nbsp&a;nbsp&a;nbsp男生们在这边玩得有声有色,时不时抬头看看女生那边猛如虎的操作,只感觉神清气爽,出来一趟,果然不一样。

    &a;nbsp&a;nbsp&a;nbsp&a;nbsp比宅在学校舒服多了,接下来就是坐等美食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阵烧焦的黑炭味传入众人的鼻子,让他们手上的动作都是猛地一顿。

    &a;nbsp&a;nbsp&a;nbsp&a;nbsp互相对视一眼,一股极度不详的感觉涌上心头。

    &a;nbsp&a;nbsp&a;nbsp&a;nbsp顺着味道看去,他们的瞳孔都是猛地放大,眼中带着惊惧。

    &a;nbsp&a;nbsp&a;nbsp&a;nbsp“卧槽!我们的食物着火了!”有人尖叫出声。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是沉入了谷底,原本的美梦支离破碎,尤其是当看到烧烤架上那已经被烧得完全变了模样的食物时,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a;nbsp&a;nbsp&a;nbsp&a;nbsp“艹!我的鸡腿!你怎么黑了这么多?”

    &a;nbsp&a;nbsp&a;nbsp&a;nbsp“牛排,你看看你,焦得我都差带你认不得你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猪蹄啊,你身上的肉呢?!”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时间,哀嚎四起,谁能想到,一个小时间还完好无损的食物,会惨遭如此虐待。

    &a;nbsp&a;nbsp&a;nbsp&a;nbsp太狠毒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太让人心惊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女生们则是弱弱的站在一旁,有些脸上还抹着黑炭,愧疚不已。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就是米其林大厨的水平?”郝建呆呆的看着高雯。

    &a;nbsp&a;nbsp&a;nbsp&a;nbsp高雯硬着头皮,做着垂死的挣扎,“其实虽然卖相不怎样?但是我觉得吧,也不一定不能吃……”

    &a;nbsp&a;nbsp&a;nbsp&a;nbsp“女人呐,果然靠不住。”郝建悲愤的摇了摇头,转身走回帐篷,从里面提出一个背包,得意道:“还好我早有准备,带的泡面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也带了饼干,大家将就着吃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女生们也都是无奈的苦笑,她们带了不少水果,也可以充当晚饭。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子,我这里有面包,要不要来一个?”翔走到叶凌尘身边,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少人已经直接吃开了,大家显然本来就对做饭没有抱多大希望,都带了各种各样的零食。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笑了笑,“你们先吃吧,那边还有些菜留着,我去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