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叶子,最中间的那个白头发的老者就是我们学校的副校长,姓沈。”翔对着叶凌尘介绍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接着,他继续道:“在他旁边坐的则是华清大学的副校长,姓徐。”

    &a;nbsp&a;nbsp&a;nbsp&a;nbsp看样子京城和华清都很重视这次篮球赛,居然连副校长都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子,你看那边。”一旁,番薯小声的对着叶凌尘说道,脸色猥琐无比。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目光不由得一顿。

    &a;nbsp&a;nbsp&a;nbsp&a;nbsp那里坐着一位穿着红裙,带着黑框眼镜的女子,在喧嚣的体育场上显得格外的安静,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手里捧着书籍,正在翻阅着。

    &a;nbsp&a;nbsp&a;nbsp&a;nbsp如同百合花一般,温柔安静。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女子正是叶凌尘在来时的路上撞到的那位。

    &a;nbsp&a;nbsp&a;nbsp&a;nbsp“怎么样?漂亮吧!”番薯对着叶凌尘眨了眨眼,“她是华清大学的校花兼老师!名字叫许婉清。”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师?”叶凌尘有些诧异。

    &a;nbsp&a;nbsp&a;nbsp&a;nbsp“没想到吧,老师是学校的校花这很少见的。”番薯继续道:“她是去年在华清大学毕业的,因为表现出色,直接留校任职老师。”

    &a;nbsp&a;nbsp&a;nbsp&a;nbsp“听说还是高数老师!”翔也是双目放光,接口道:“高数本来是最枯燥的一节课,一般逃课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上,但是在她手上,逃课率不但为零,整个班级都坐不下!”

    &a;nbsp&a;nbsp&a;nbsp&a;nbsp“是啊,太美了,而且她的美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样,她是知性美,好似一弯清泉,沁人心脾。”番薯难得的诗意一番。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果她是我的老师,我保证以后考试高数能及格,恨天不公啊!”小亘也是加入了进来,仰天长叹。

    &a;nbsp&a;nbsp&a;nbsp&a;nbsp除了叶凌尘这边,体育馆里,无数人的目光都是若有若无的瞥向许婉清,火热无比。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点了点头,凭借许婉清的颜值和性格,能收获这么多人气也不足为奇。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惜她是个真正的学霸,对其他的都不感兴趣,至今都没听说跟谁谈恋爱。”翔感慨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许婉清对学习的执着,叶凌尘是领教过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就在这时,体育馆中一阵喧嚣,却见场上从两个不同的方向走进来两个队伍。

    &a;nbsp&a;nbsp&a;nbsp&a;nbsp开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华清加油!华清必胜!”

    &a;nbsp&a;nbsp&a;nbsp&a;nbsp“赵日天,我爱你!赵日天,必胜,必胜,必胜!”

    &a;nbsp&a;nbsp&a;nbsp&a;nbsp观众席上,华清大学的啦啦队早就准备好了,一见到己方的队伍,立刻尖叫欢呼,手上拿着彩带,手舞足蹈。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就体现出主场的重要了,京城大学因为进来的晚,慢了一拍,欢呼声明显不如华清大学,开场就被压制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京城大学由何源领头,穿着一身橙色的球服,一脸的凝重。

    &a;nbsp&a;nbsp&a;nbsp&a;nbsp华清领头的则是一位高高瘦瘦的同学,红色球服,眼神锐利,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一丝不屑的笑意。

    &a;nbsp&a;nbsp&a;nbsp&a;nbsp本来应该是双方见礼握手,友谊开场。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他却是无视何源,高高的举起手,对着华清大学这边,握了握拳。

    &a;nbsp&a;nbsp&a;nbsp&a;nbsp“哇!赵日天好帅啊!”

    &a;nbsp&a;nbsp&a;nbsp&a;nbsp“酷毙了,不愧是赵日天!”

    &a;nbsp&a;nbsp&a;nbsp&a;nbsp“赵日天,我非你不嫁,啊啊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局赢定了,华清必胜,华清牛逼!”

    &a;nbsp&a;nbsp&a;nbsp&a;nbsp瞬间,华清大学的所有学生都沸腾了,尖叫声此起彼伏,不少更是高高的站起,激动得呐喊。

    &a;nbsp&a;nbsp&a;nbsp&a;nbsp京城大学这边众人的脸色难看无比,一个个怒视着华清大学,如果可以爆怒气值的话,绝对到达了巅峰。

    &a;nbsp&a;nbsp&a;nbsp&a;nbsp“艹!华清大学也太嚣张了,这个赵日天算个屁啊!拽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就是啊,有本事他真的日天给我看看,我就服他!”

    &a;nbsp&a;nbsp&a;nbsp&a;nbsp“装逼的人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赵日天一定会被日!”

    &a;nbsp&a;nbsp&a;nbsp&a;nbsp小亘三人冷哼出声,京城大学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轻视过。

    &a;nbsp&a;nbsp&a;nbsp&a;nbsp观众席前排,京城大学的沈校长面色也有些难堪,幽幽开口道:“老徐啊,我们中华向来都是礼仪之邦,你的学生,好像没有继承这一点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哈哈哈,年轻人嘛,难免有些心高气傲,不知礼数,让老沈你见笑了。”徐校长啊哈哈笑道,一笑而过。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徐,你好像很有信心啊?”沈校长的眉头微微一皱。

    &a;nbsp&a;nbsp&a;nbsp&a;nbsp“若是以前,我不敢说,不过现在嘛,你们京城大学绝对不是我们华清的对手!”徐校长也不否认,直言不讳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就凭借那个赵日天?”沈校长的脸色更差。

    &a;nbsp&a;nbsp&a;nbsp&a;nbsp“不错!”徐校长点了点头,“你问问你身旁那位就知道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沈校长看向另一边的中年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呵呵,沈校长,鄙人京城篮球训练协会的会长,张贺。”张贺笑着自我介绍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张会长。”沈校长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本以为这些人是华清大学的管理层,想不到居然是京城篮球训练协会的会长。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已经算是国家正规组织了,专门训练篮球种子队员,之后会为国家参加各种篮球比赛,类似cba这种。

    &a;nbsp&a;nbsp&a;nbsp&a;nbsp“张会长,你这是……”沈校长的心中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a;nbsp&a;nbsp&a;nbsp&a;nbsp“赵昊在运动方面的天赋很高,尤其是篮球天赋,因此我们这次特意来让他加入我们训练协会。”张贺开口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沈校长苦笑的摇了摇头,“老徐啊,你隐藏得可真够深的啊,难怪这么急着要让篮球比赛提前,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

    &a;nbsp&a;nbsp&a;nbsp&a;nbsp能被京城训练协会看上,除了天赋外,赵昊的篮球水平肯定也不会差,等于说他已经非常接近于职业选手了,就算是专业篮球手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学生呢?

    &a;nbsp&a;nbsp&a;nbsp&a;nbsp“哈哈哈,你我争了这么多年,难得我有一次必胜的把握,不抓住机会,对得起自己吗?”徐校长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得意的笑着。

    &a;nbsp&a;nbsp&a;nbsp&a;nbsp“呵呵,你少得意,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呐!”沈校长不由得闷哼一声。

    &a;nbsp&a;nbsp&a;nbsp&a;nbsp“老沈,你就嘴硬吧。”徐校长稳坐钓鱼台,丝毫不慌。

    &a;nbsp&a;nbsp&a;nbsp&a;nbsp“球手就位!”

    &a;nbsp&a;nbsp&a;nbsp&a;nbsp何源和赵日天走上半场发球点,其他的球员也是各自归为,即将开始发球!

    &a;nbsp&a;nbsp&a;nbsp&a;nbsp原本喧哗的体育馆,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是瞪大着双眼,无比紧张的看着。

    &a;nbsp&a;nbsp&a;nbsp&a;nbsp“小子,你很拽啊!”何源与赵日天面对面,目光微沉,冷冷的看着赵日天,小声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我保证,这会是你们京城大学史上被我们华清虐得最惨的一次!”赵日天丝毫不惧的与何源对视,狂妄而不可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