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何源看都没看小亘一眼,运球径直穿过,起跳,投篮!

    &a;nbsp&a;nbsp&a;nbsp&a;nbsp裁判吹哨!

    &a;nbsp&a;nbsp&a;nbsp&a;nbsp体育系再得两分!

    &a;nbsp&a;nbsp&a;nbsp&a;nbsp“艹!你特么眼瞎吗?带球撞人,都把人撞成这样了,你都不管?!”有人忍不住,一下冲到裁判面前质问道。 ̄︶︺sんцつww%w.%kanshuge.co

    &a;nbsp&a;nbsp&a;nbsp&a;nbsp“何源运球过人,是那个人自己把自己绊倒了,不要诬陷他人!”裁判理直气壮,冷声道:“再敢对我不敬,取消你的比赛资格!”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妹的!当个狗屎裁判就牛逼了?我们这么多人可都看着!”番薯怒吼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们是裁判还是我是?”那裁判满脸冷笑,“上半场结束,中场休息十五分钟!”

    &a;nbsp&a;nbsp&a;nbsp&a;nbsp上半场,比分39:93,文学系落后不是一般的大。

    &a;nbsp&a;nbsp&a;nbsp&a;nbsp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同时,其他围观的人也发现了其中的猫腻,不过却都无可奈何。

    &a;nbsp&a;nbsp&a;nbsp&a;nbsp篮球赛,本来就是学校学生的活动,校领导很少过问,大部分都时由学生会直接管理,因此何源才能如此肆无忌惮。

    &a;nbsp&a;nbsp&a;nbsp&a;nbsp“小亘,没事吧?”叶凌尘等人扶着小亘。

    &a;nbsp&a;nbsp&a;nbsp&a;nbsp“没事,只是……脚好像崴了。”他试着扭动自己的腿,却是眉头一皱,疼得倒抽一口凉气。

    &a;nbsp&a;nbsp&a;nbsp&a;nbsp何源这一撞显然是存心而为,没有丝毫的留力。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畜生,简直就是卑鄙无耻的代言人!”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球大不了不打了,这样下去有啥意思,找机会我找人把何源给扁一顿!”

    &a;nbsp&a;nbsp&a;nbsp&a;nbsp“下半场小亘是打不了了,先送去医务室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就在这时,李沐雪带着黄小萌走了过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李沐雪歉意的看了叶凌尘一眼,建议道:“还是不要继续比了,下半场说不定何源会变本加厉。”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敢!大不了老子跟他拼了!”有人不服道,每个人心中都憋着一团火。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毕竟是学生会主席,如果你们跟他动手,肯定会被记过处分。”李沐雪继续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学生会主席又怎么样?还能翻天不成?”

    &a;nbsp&a;nbsp&a;nbsp&a;nbsp此时,何源跟体育系的球员也是走了过来,一个个仰着头,趾高气昂的看着众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敢比了?不敢比了就趁早滚吧,省得被虐得太惨,没脸见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们胜之不武,有什么好得意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胜之不武?”

    &a;nbsp&a;nbsp&a;nbsp&a;nbsp何源却是冷冷的一笑,戏虐的看了一眼众人,“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针对你们吗?”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目光一沉,抬手指着叶凌尘,“就是因为他!既然他是你们文学系的人,那你们整个系都要为他的行为买单!”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继续看向小亘,“我就是故意打你又怎么样?你只能自认倒霉!谁让你和叶凌尘是舍友呢?”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去你妹的!小人得志!”小亘张嘴骂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们不应该恨我,最该恨的是叶凌尘,谁让他来招惹我?”何源以胜者的姿态俯视着众人,接着走到叶凌尘的面前,悠悠开口,“我说过,我是你惹不起的人,给我等着,我会一直把你踩在脚下!”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面色平静,此时的何源,在他眼中与跳梁小丑无异。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不会去跟跳梁小丑争什么,但是,他也不会容许跳梁小丑在自己面前蹦跶。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目光看向何源,眼神微寒,淡淡道:“看来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篮球,你们玩的不行!”叶凌尘随意的摆了摆手,“我,不介意教一教你们!”

    &a;nbsp&a;nbsp&a;nbsp&a;nbsp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装逼?

    &a;nbsp&a;nbsp&a;nbsp&a;nbsp“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何源如同看笑话一般看着叶凌尘,“你玩过篮球吗?你懂什么叫篮球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负手而立,眼眸平静如水,“本来,你们是没资格让我出手的,但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只能出手教你们做人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卧槽!你特么装逼还装上瘾了?!”何源都被叶凌尘气笑了,“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a;nbsp&a;nbsp&a;nbsp&a;nbsp围观的众人也是一阵哗然,交头接耳,一脸懵逼的看着叶凌尘。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这是准备跟何源比篮球?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要废话了,赶紧滚吧,下半场见!”叶凌尘如同赶苍蝇一般,不耐烦的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希望到时候你别跑!”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你怎么这么冲动啊!”

    &a;nbsp&a;nbsp&a;nbsp&a;nbsp等到何源离开,高雯立刻走了过来,急道:“上半场的比分差距太大,反正也赢不了了,跟这种作弊的队伍打没好处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是啊!叶子,我们知道你能打,但是打篮球不一样,有着比赛规则,他们可以犯规,我们不行啊!”翔也是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子,这比赛咱别打了,那畜生明显就是冲着你来的,到了球场上,指不定会怎样对你呐。”番薯担忧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子,你这装逼的手法还真是一流啊,把何源都给气了一顿,不过这比赛确实是没必要继续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好了,大家放心吧,我打篮球真的很厉害的。”叶凌尘笑了笑,“不瞒你们说,我本来只是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在我眼中,他们的球技太差,我并不喜欢虐菜。”

    &a;nbsp&a;nbsp&a;nbsp&a;nbsp“真的假的?”众人一脸的狐疑。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们看着就行了。”叶凌尘看向小亘,“小亘,你把球衣脱给我,自己赶紧去医务室吧,放心吧,我帮你报仇。”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小亘却是怎么都不肯走,非要看着叶凌尘打球。

    &a;nbsp&a;nbsp&a;nbsp&a;nbsp下半场,比赛开始!

    &a;nbsp&a;nbsp&a;nbsp&a;nbsp何源看着上场的叶凌尘,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上半场是以体育系进球收尾,因此,发球方是体育系。

    &a;nbsp&a;nbsp&a;nbsp&a;nbsp何源拿到球,运球、过人,飞快的向着篮板跑去,路上,若是受到阻挡,便会用身子撞人,对于这一点,裁判视而不见。

    &a;nbsp&a;nbsp&a;nbsp&a;nbsp因此,他势不可挡,整个球场好似成了他的个人秀。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根本就没有任何规则可言嘛,怎么打?”文学系的众人都是愁眉苦脸。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这件事闹得很大,很多人也纷纷围观了过来,不过,看热闹的居多。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多数人心中,早就把体育系贴上了不能招惹的标签,因此,对于这种现象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很快,何源已经到了球框之下,身子起跳,瞄准,同时摆出一个无比帅气的投篮姿势。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球,必中!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的脸上露出笑意,仿佛已经看到了叶凌尘绝望的表情。

    &a;nbsp&a;nbsp&a;nbsp&a;nbsp篮球脱手,在空中缓缓的向着球框飞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所有人也都在这一刻屏住了呼吸。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一道黑影陡然出现,如同山岳一般,飞速的崛起,抬手,对着空中的篮球直拍而下!

    &a;nbsp&a;nbsp&a;nbsp&a;nbsp“砰!”

    &a;nbsp&a;nbsp&a;nbsp&a;nbsp巨大的声响如同雷鸣一般久久在球场上回荡,震动着每个人的耳膜。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此完美的一个盖帽,让很多人都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a;nbsp&a;nbsp&a;nbsp&a;nbsp“卧槽!何源被人盖帽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第一次被人盖帽吧?简单粗暴啊!”

    &a;nbsp&a;nbsp&a;nbsp&a;nbsp“盖帽也就算了,这是一个毫无悬念的绝世大盖帽啊,简直跟打脸差不多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家伙的弹跳力好强啊,居然能盖何源的帽!”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子,盖的漂亮!牛逼!”文学系的众人则是爆发出一阵喝彩,俱是激动不已,士气大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