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叶凌尘好笑道。ω δwww..co

    &a;nbsp&a;nbsp&a;nbsp&a;nbsp“确实有点不认识了。”张云曦微蹙着眉,“我发现你变了好多,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笑道:“你不也是,你比小时候漂亮多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张云曦脸色一红,好奇道:“对了,那个牌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赢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十赌九骗!”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看着张云曦,“其实,和我赌的那五人都是李四的手下,就连发牌的人也是!”

    &a;nbsp&a;nbsp&a;nbsp&a;nbsp“发牌的人学了一点魔术手法,可以在扑克牌上做手脚,因此可以控制我的底牌,但是,我在最开始的时候,在那一副牌上摸了一下,从其中,抽出了一张a藏在了身上。”

    &a;nbsp&a;nbsp&a;nbsp&a;nbsp顿了顿,叶凌尘继续道:“而且,他在做牌的时候,我也早就记住了所有牌的顺序,他们的底牌是什么,我同样知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么说你连输十局都是装的了?是在等待机会吗?”张云曦惊叹的看着叶凌尘,“想不到你这么厉害。”

    &a;nbsp&a;nbsp&a;nbsp&a;nbsp“赌术只是一些旁门左道罢了,不值一提。”叶凌尘摆了摆手。

    &a;nbsp&a;nbsp&a;nbsp&a;nbsp“对了,那你是怎么认识那个陆少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在京城大学上学,他也是京城的,也是偶然才认识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对于叶凌尘的说辞,张云曦显然是存怀疑态度的,不过,也没有追问。

    &a;nbsp&a;nbsp&a;nbsp&a;nbsp说起大学,她的神情陡然变得沮丧。

    &a;nbsp&a;nbsp&a;nbsp&a;nbsp“云曦,对不起,如果我早点知道,你就不至于连大学都上不了。”叶凌尘不由得开口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张云曦立刻摇了摇头,“这不怪你,我应该感谢你才是,别忘了,你可还是我的债主呐。”

    &a;nbsp&a;nbsp&a;nbsp&a;nbsp沉默片刻,叶凌尘问道:“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准备先去找一份工作,帮家里减轻些压力。”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如……”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尘,你帮我的够多了,我不能再麻烦你了!”不等叶凌尘说完,张云曦就开口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轻叹一声,没有说话。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到了张云曦家里,张爸和张妈都在焦急的等待着,见到二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a;nbsp&a;nbsp&a;nbsp&a;nbsp寒暄了几句,叶凌尘便抬步离开。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没有回家,而是直奔附近的镇上。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知道,这个时间点,爸妈肯定都在上班。

    &a;nbsp&a;nbsp&a;nbsp&a;nbsp开元玉器!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许珍上班的地点,卖的是各路玉器。

    &a;nbsp&a;nbsp&a;nbsp&a;nbsp虽然比不得那些大店,但胜在价格便宜,而且玉器的色泽也还可以,在镇上生意还算不错。

    &a;nbsp&a;nbsp&a;nbsp&a;nbsp许珍做的便是开元玉器的柜台销售人员,工作很普通,虽然不算累,但也谈不上轻松,每天都要笑脸迎人。

    &a;nbsp&a;nbsp&a;nbsp&a;nbsp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人流逐渐的旺了起来,许珍不断的接待着到店的客人,为他们推荐合适的玉器。

    &a;nbsp&a;nbsp&a;nbsp&a;nbsp端茶、倒水,都是为客人的,自己说得口干舌燥也只能先忍着。

    &a;nbsp&a;nbsp&a;nbsp&a;nbsp“许珍,好久不见。”就在这时,一位穿着时髦的贵妇走到许珍面前笑着打招呼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贵妇染着大波浪,脸上化着淡妆,身穿一条暗红色花纹的修身长裙,脚下是水晶高跟鞋,打扮靓丽,举止优雅高贵。

    &a;nbsp&a;nbsp&a;nbsp&a;nbsp在她的身边,站着一位穿着白色西服,带着圆框眼镜的男子。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男子的年龄和叶凌尘很相近,只不过眉宇间更为的成熟,显然已经有一定的社会阅历。

    &a;nbsp&a;nbsp&a;nbsp&a;nbsp许珍微微一愣,接着笑道:“苏雅?好久不见。”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同学,上次同学聚会可还是两年前了!”苏雅追忆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接着,她看着许珍,“我经过这里,偶然想起来你在这儿做销售,所以才来逛逛。”

    &a;nbsp&a;nbsp&a;nbsp&a;nbsp许珍打起了精神,“你是要买玉吗?”

    &a;nbsp&a;nbsp&a;nbsp&a;nbsp苏雅点了点头,好似烦恼道:“是啊,本来我也不想破费的,你也知道,我们那一代人都节俭惯了,可是我儿子不答应啊!他非要帮我买,你说气人不气人?”

    &a;nbsp&a;nbsp&a;nbsp&a;nbsp许珍笑了笑,“他就是你儿子吗?可真孝顺。”

    &a;nbsp&a;nbsp&a;nbsp&a;nbsp“哦,对了,忘了介绍了,我儿子叫楚源,上学不成器,不过还好在创业成功,现在是一个小工厂的老板了。”苏雅继续道:“快叫许姨。”

    &a;nbsp&a;nbsp&a;nbsp&a;nbsp“年级轻轻就是老板,你儿子可真有本事。”许珍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也就是他自己瞎胡闹罢了。”苏雅哈哈一笑,接着道:“许珍,我听说你儿子成绩也不怎么样,高考结果如何?”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运气比较好,最后考到了京城大学。”

    &a;nbsp&a;nbsp&a;nbsp&a;nbsp“京城大学?”苏雅倒抽一口凉气,不过随后又道:“其实啊,这年头上大学也不一定有用,上次不是有新闻说一位华清大学的学生而且还是博士,最后居然卖起了猪肉!你说好笑不好笑?”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新闻我也看了,其实我觉得吧,上学的最终目的不还是为了赚钱?与其浪费四年的时间上大学,不如早点进入社会赚钱!”楚源推了推眼镜,“像我,虽然没上过大学,但是我的厂里也有几位大学生,还不是在帮我打工?”

    &a;nbsp&a;nbsp&a;nbsp&a;nbsp许珍笑了笑,没有说话。

    &a;nbsp&a;nbsp&a;nbsp&a;nbsp苏雅却是继续道:“许珍啊,为了孩子上学苦的也是自己,你家孩子上了京城大学,你可还要再苦四年啊!你看看你,卖了这么多年的玉器,自己都没有戴一个,我看了都心疼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许珍抿了抿嘴,转移话题道:“苏雅,你是要买哪种玉器?我推荐这种玉镯,标价只需要两千,色泽也很好,而且今天还可以打九折,性价比最高。”

    &a;nbsp&a;nbsp&a;nbsp&a;nbsp“才两千?”

    &a;nbsp&a;nbsp&a;nbsp&a;nbsp楚源眉头一皱,当即就摇了摇头,“两千太便宜了,根本就是廉价货,配不上我妈的身份。”

    &a;nbsp&a;nbsp&a;nbsp&a;nbsp苏雅冲着许珍歉意的一笑,“这孩子就是败家,赚了点钱就跟暴发户一样,消费观念也跟我们不同,唉,真是让人头疼。”

    &a;nbsp&a;nbsp&a;nbsp&a;nbsp“妈,你千万别为我省钱,我不差钱!”楚源大气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也看到了,这孩子,赚钱了就一心想着尽孝,劝都劝不了。”苏雅脸上笑得跟一朵花儿一样。

    &a;nbsp&a;nbsp&a;nbsp&a;nbsp“要不,这个玉镯?五千块钱。”许珍继续推荐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五千还是便宜,低于一万的就别拿出来介绍了。”楚源大手一挥,阔气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周围不少人看着苏雅,都是投来羡慕的眼神。

    &a;nbsp&a;nbsp&a;nbsp&a;nbsp看看人家的孩子,简直羡煞旁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