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无比冷冽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是心头一颤,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a;nbsp&a;nbsp&a;nbsp&a;nbsp劫机?

    &a;nbsp&a;nbsp&a;nbsp&a;nbsp居然真的有人劫机?!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时间,众人目光瞥向叶凌尘,心头百味杂陈,内牛满面。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居然算准了!关键是都已经上飞机了,你算得再准还有个屁用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哈哈哈,想不到老子劫机居然被一个算命的给看出来了,以前我还不信,想不到世界上真有玄学。”一位光头壮汉狂笑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同一时间,又有四人从四个角落站起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众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一股滔天的寒意让所有人的心都凉到了极点,不少人都是全身颤抖,将头深深的埋下,恨不得有缩骨功钻到座位底下去。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子手中的枪可不长眼,都给老子别动!”壮汉冷笑的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哥,我有钱,你想要多少钱直说,只要别杀我就行!”有人颤抖的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钱?”壮汉不屑的一笑,“老子来劫机就没想过要活着!钱有个屁用!你有钱是吧,爬过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人惊恐无比,颤颤巍巍的爬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舔我的鞋!”

    &a;nbsp&a;nbsp&a;nbsp&a;nbsp“我……”

    &a;nbsp&a;nbsp&a;nbsp&a;nbsp壮汉把枪指在那人的头顶,“你舔不舔?!”

    &a;nbsp&a;nbsp&a;nbsp&a;nbsp“舔,我舔!”那人额头上都是汗水,颤抖剧烈的颤抖,伸出舌头。

    &a;nbsp&a;nbsp&a;nbsp&a;nbsp“哈哈哈!有钱就了不起吗?老子最讨厌的就是有钱人!现在还不是一样给我舔鞋!”壮汉哈哈大笑,一脚把那个男人踹开!

    &a;nbsp&a;nbsp&a;nbsp&a;nbsp“没有钱,老子一样可以掌控你们生死,我现在要女人同样有女人!”壮汉显然是受到了一些刺激,说完,在身旁一位女人身上摸索了一把。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女人如同受惊的小鹿,战战兢兢,颤抖不已。

    &a;nbsp&a;nbsp&a;nbsp&a;nbsp“反正都是要死了,哥几个好好乐呵一把!哈哈哈……”

    &a;nbsp&a;nbsp&a;nbsp&a;nbsp话毕,他目光定格在了那位空姐身上,满眼淫邪的走了过来。

    &a;nbsp&a;nbsp&a;nbsp&a;nbsp“一直听说空姐诱惑,今天我就要试试!老二,你去把这飞机上的空姐都拉到这里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至于其他人,同样发出一阵淫笑,更是开始打量飞机上的其他乘客。

    &a;nbsp&a;nbsp&a;nbsp&a;nbsp所有人都是寒蝉若惊,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可是枪啊,随便在飞机上开一枪,打到人必死,而如果打到飞机,更是要一起死!

    &a;nbsp&a;nbsp&a;nbsp&a;nbsp见没人敢反抗,壮汉更是得意,眼中的疯狂更浓,“今天,我就要来一个死前的狂欢!男人都是我的奴隶,女人是我的娼妓!哇哈哈哈……”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时间,绝望的哭声此起彼伏。

    &a;nbsp&a;nbsp&a;nbsp&a;nbsp那空姐脸上带着慌乱的神色,身子微微后退,吓得流下了眼泪,我见犹怜。

    &a;nbsp&a;nbsp&a;nbsp&a;nbsp其他的空姐也都恐惧得娇躯颤抖。

    &a;nbsp&a;nbsp&a;nbsp&a;nbsp“小美人儿,别哭,我会好好疼你的!”壮汉抬手,伸向了面前的小绵羊。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一道声音从一旁响起,“等等!”

    &a;nbsp&a;nbsp&a;nbsp&a;nbsp壮汉的动作微微一顿,其他人的心也是微微一提,一同将目光落在叶凌尘身上。

    &a;nbsp&a;nbsp&a;nbsp&a;nbsp“小子,你会帮人算命,也算是个人才,如果早认识你几年,说不定能成为我的一大助力,可惜啊。”壮汉看向叶凌尘,戏谑道:“你算来算去,可有算到自己也有血光之灾?”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表面上毫无波动,内心实则慌得一笔。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已经不是装怂能够躲过去的,这家伙摆明了是想让整个飞机的人为自己陪葬,因此……他站出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那个嘴遁技能千万要靠谱啊!

    &a;nbsp&a;nbsp&a;nbsp&a;nbsp淡然的一笑,他开口道:“现在我们交朋友也不晚,冒昧的问一句,你有多少兄弟姐妹?你父母尚在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壮汉眉头一皱,“我怎么感觉你这是在骂我?”

    &a;nbsp&a;nbsp&a;nbsp&a;nbsp“不不不,我只是想在临死之前多交一个朋友而已。”

    &a;nbsp&a;nbsp&a;nbsp&a;nbsp“算了,不跟你废话了,浪费时间。”壮汉摆了摆手。

    &a;nbsp&a;nbsp&a;nbsp&a;nbsp“那我们再换个话题,你知不知道什么是铛铛铛铛铛铛?”

    &a;nbsp&a;nbsp&a;nbsp&a;nbsp“什么铛铛铛铛?”不仅仅是壮汉,所有人都已经懵逼,有些难以跟上叶凌尘的节奏。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就要回到上一个问题了,你有多少兄弟姐妹?你父母尚在吗?”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两个问题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壮汉的耐性已经被消磨到了极点,用枪指着叶凌尘,凶神恶煞道:“你特么敢逗我?!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杀了你!”

    &a;nbsp&a;nbsp&a;nbsp&a;nbsp“停!你可以杀我,但你必须先说明白,是谁杀了我?”

    &a;nbsp&a;nbsp&a;nbsp&a;nbsp“是我啊!”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么……你是谁?”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就是我啊,还能是谁?”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摇头,“不不不,谁都可以叫我,我的代号是我,你的那些手下代号也是我,但是我要明确知道……你是谁?”

    &a;nbsp&a;nbsp&a;nbsp&a;nbsp壮汉已经有些蒙圈了,不确定道:“那……那我是谁?”

    &a;nbsp&a;nbsp&a;nbsp&a;nbsp“呐,这又回到了第一个问题,你有多少兄弟姐妹?你父母尚在吗?”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没有兄弟姐妹,我父母也不在了。”壮汉脸色带着疯狂,“我的父母就是被这个残酷冷漠的社会给害死了,所以我要报复你们所有人!我要杀光你们!”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猛然暴喝,“慢着!你的父母准许你杀人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壮汉愣住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趁热打铁,“你现在与害死你父母的人有什么两样?你死去如何面对你的父母?!生而为人,你且修身,你且渡人,你且如水,居恶渊而为善。像你这种人,就是禽兽不如,你的父母如果在世,都会被你死气,你怎么还好意思活在世上,%#&a;aaaaaaaaa*……”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越骂过瘾,如同机关枪扫射一般,各种词语没有一句重复,把壮汉的脑袋越骂越低,最终耸拉低垂,抬都抬不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至于飞机上的其他人,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连呼吸都忘了,如同化石一般,动都不敢动。

    &a;nbsp&a;nbsp&a;nbsp&a;nbsp牛逼炸裂!

    &a;nbsp&a;nbsp&a;nbsp&a;nbsp牛逼炸裂啊!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在内心疾呼,看着叶凌尘惊为天人。

    &a;nbsp&a;nbsp&a;nbsp&a;nbsp面对歹徒,居然还敢如此大义凌然的辱骂,嚣张到不可一世,这简直不敢想象,完全颠覆了他们的三观。

    &a;nbsp&a;nbsp&a;nbsp&a;nbsp半个小时后,叶凌尘的嘴巴都有些干了,终于,那壮汉噗通一声瘫在了地上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a;nbsp&a;nbsp&a;nbsp&a;nbsp啪嗒啪嗒!

    &a;nbsp&a;nbsp&a;nbsp&a;nbsp另外四人也是把手上的枪一扔,摊在地上嚎啕大哭。

    &a;nbsp&a;nbsp&a;nbsp&a;nbsp“恩人,恩人呐!”壮汉一把抱住叶凌尘的大腿,“你今天不骂我,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垃圾,我决定了,我要放了这架飞机然后自首,也算是为世界做了一点贡献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欣慰的点了点头,不声不响的把仍在地上的枪都收拢起来,然后亲手把他们一个个捆绑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恩公,绑紧点,您一定要绑紧点,只有这样,才能让我愧疚的内心得到一丝慰藉。”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点了点头,正气凛然道:“放心吧,我一定会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