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从武?

    &a;nbsp&a;nbsp&a;nbsp&a;nbsp“并没有。”叶凌尘连犹豫都没有犹豫,摇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为什么?”林傲大声的质问,“你年龄这么小,正是加入武部的好时机,再加上这么能打,将来建功立业,前途不可限量啊!”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只想好好的生活,陪陪身边的人。”叶凌尘淡淡的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呵!”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傲冷笑一声,显得极为不屑。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是武者,说话很直,“若没有国家的安定,你怎么好好的生活?”

    &a;nbsp&a;nbsp&a;nbsp&a;nbsp“你觉得现在世界很太平?”林傲有感而发,“我大中华疆土辽阔,土地富饶,全球谁不眼红?近几年,米国不断的在食物、科技、关税上做文章,居然还有一堆人说什么岁月静好!”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沉默,他并不是傻子,很多问题,不过是下意识的回避罢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十七岁入武部后,整整三年没有回家,今年二十五岁,这是我第五次回家!”林傲声音很平静,“一旦我爷爷身体好转,我就会回武部。”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看了林傲一眼,本来,他觉得林傲如此年纪就能混到上士一定有着家庭背景的原因,现在,这个想法直接被扑灭。

    &a;nbsp&a;nbsp&a;nbsp&a;nbsp身在林家,天生就承受的比常人要多一些。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爷爷跟我说过,您气度不凡,将来必然非池中之物。”林傲幽幽开口,“我爷爷还教育过我,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希望您能考虑一下我说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林大哥,你现在跟我说这些还为时过早,我现在要以学业为本,明天可还要武训。”

    &a;nbsp&a;nbsp&a;nbsp&a;nbsp“啥?武训?”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傲猛地一踩刹车,好似听到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一般,目光定定的看着叶凌尘,随后,爆发出轰天的大笑。

    &a;nbsp&a;nbsp&a;nbsp&a;nbsp“哈哈哈,叶兄弟,你是不是在逗我?你参加武训?这不是等于奥特曼去拿玩具枪吗?”

    &a;nbsp&a;nbsp&a;nbsp&a;nbsp说完,继续大笑不止,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出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两人的称呼瞬间由叶大师,变成了叶兄弟和林大哥,关系拉近。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是真的要参加武训。”叶凌尘无辜的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真要武训?”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傲止住了笑,沉吟片刻,“叶兄弟,你这种本事去参加武训太屈才了,真要武训,也要来我的队伍啊!”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大哥,我倒是无所谓,可我做不了主啊。”武训是学校组织的,关乎道学分。

    &a;nbsp&a;nbsp&a;nbsp&a;nbsp“哈哈哈,这事我能做主!”林傲大笑着,开心无比,“京城大学的武训是第三武部的地方分区负责的,我一个招呼就能搞定!”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兄弟,等你来了我这里,以后我们就是战友了!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跟个娘们一样,都没有女人彪悍,尤其是那什么当红小鲜肉,我看了都想吐,就这群人,谈什么保家卫国?也就你一个人,让我林傲佩服!”

    &a;nbsp&a;nbsp&a;nbsp&a;nbsp武者豪爽,他看不上你就是看不上你,一旦你入了他的眼,那么,就是生死兄弟。

    &a;nbsp&a;nbsp&a;nbsp&a;nbsp很快,到了林家别墅。

    &a;nbsp&a;nbsp&a;nbsp&a;nbsp姜大师立刻迎了出来,向叶凌尘问好。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点了点头,进入别墅,林天华就坐在客厅中等待,经过叶凌尘的治疗后,他已经可以下地走动。

    &a;nbsp&a;nbsp&a;nbsp&a;nbsp“呵呵,叶小友,你来了。”林天华对着叶凌尘露出笑容。

    &a;nbsp&a;nbsp&a;nbsp&a;nbsp“老爷子,抱歉,让你久等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哈哈哈,小友哪里话,我这身老骨头该感激你才是。”

    &a;nbsp&a;nbsp&a;nbsp&a;nbsp“经过第一次治疗,老爷子的病已经有些恢复的迹象,再加上这次是清醒的,因此疼痛会尤其的剧烈,我建议,打些麻醉剂为好。”叶凌尘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小友放心,我戎马一生最不怕的就是疼痛。”林天华淡笑道,双目平静如水,“麻醉剂就算了,你尽管开始。”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a;nbsp&a;nbsp&a;nbsp&a;nbsp随后,下人已经将早就准备好的银针、酒精和火盆拿了过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次的银针跟上次不同,八根银针长短不一,拿在手中,居然有些份量,而且材质看似金属,却温润如玉,显然是经过精心打造,非比寻常。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兄弟,这银针是姜大师送来的,传闻,是明代时期杨继洲使用的。”林傲开口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好针!”叶凌尘赞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姜大师立刻说道:“叶大师,这银针放在我们医院根本没人能用,您医术通天,这银针到了您身边才能发挥应有的用途,不至于蒙尘。”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看了姜大师一眼,“这份情,我记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好的银针,能让治疗效果事半功倍。

    &a;nbsp&a;nbsp&a;nbsp&a;nbsp姜大师立刻满脸通红,激动不已,他等的就是叶凌尘这句话。

    &a;nbsp&a;nbsp&a;nbsp&a;nbsp治疗过程中,林天华居然当真连一丝眉头都没有皱,甚至偶尔还能和叶凌尘谈笑风生,脸色自然。

    &a;nbsp&a;nbsp&a;nbsp&a;nbsp难怪这位老人能教导出林傲这样的子孙。

    &a;nbsp&a;nbsp&a;nbsp&a;nbsp姜大师更是双目一眨不眨,如饥似渴的盯着叶凌尘施针,满眼惊叹。

    &a;nbsp&a;nbsp&a;nbsp&a;nbsp治疗结束,寒暄了几句,由林家安排人手将叶凌尘送回了学校。

    &a;nbsp&a;nbsp&a;nbsp&a;nbsp此时,林家别墅内,林天华的起色已经好转了很多,苍老的脸不怒自威,开口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之前,叶大师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a;nbsp&a;nbsp&a;nbsp&a;nbsp“是陆氏集团父子二人。”林傲当即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大师没有计较到底,这是不想欠我林家的人情啊!”林天华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我林家却不能就这么算了,你再派人过去,给陆氏集团一个警告!”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回到宿舍,已经接近十点。

    &a;nbsp&a;nbsp&a;nbsp&a;nbsp三位舍友依旧没有入睡,坐在电脑前奋战。

    &a;nbsp&a;nbsp&a;nbsp&a;nbsp见到叶凌尘这么晚回来都是一脸的暧昧,一副我都懂的眼神。

    &a;nbsp&a;nbsp&a;nbsp&a;nbsp番薯猥琐的一笑,“叶子,下次拖到十点半,那时候宿舍关门,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提出开房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笑了笑,若是他们知道今天晚上是跟萧菲菲一起吃饭,估计要炸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毕竟,萧菲菲可是荧幕女神,这三人更是其脑残粉。

    &a;nbsp&a;nbsp&a;nbsp&a;nbsp翌日,七点。

    &a;nbsp&a;nbsp&a;nbsp&a;nbsp刺目的阳光照射而下,这标志着,武训生活从此刻开始。

    &a;nbsp&a;nbsp&a;nbsp&a;nbsp很多人这个点才刚刚起床,而叶凌尘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晨练。

    &a;nbsp&a;nbsp&a;nbsp&a;nbsp在食堂吃完早餐,便慢悠悠的向着操场走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此时,操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一眼望去,不分男女,都是穿着武训特发的迷彩服。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群少男少女除了同宿舍之外,都并不熟悉,一个个都是互相打量着,偶尔会聊几句,渐渐熟悉。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一种对武训的忐忑和对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