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翌日,叶凌尘一如往常的作息,早早地起床。

    &a;nbsp&a;nbsp&a;nbsp&a;nbsp这间酒店就建在公园内部,这给叶凌尘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可以沿着草坪晨跑。

    &a;nbsp&a;nbsp&a;nbsp&a;nbsp一路跑下来,叶凌尘才发现这公园极大,里面除了这间酒店外,居然还建造有好几栋别墅,树木掩映间有着红墙碧瓦,端是一处绝佳的居住之地。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用说,住在这里面的必然非富即贵。

    &a;nbsp&a;nbsp&a;nbsp&a;nbsp晨跑之后,叶凌尘便在河边的一处空地耍起了罗汉拳。

    &a;nbsp&a;nbsp&a;nbsp&a;nbsp三遍之后,平静的公园人流这才开始渐渐多了起来,有不少老者从外面走来,很有团队意识的摆起了架势,慢悠悠的打起了太极,动作整齐划一。

    &a;nbsp&a;nbsp&a;nbsp&a;nbsp看了片刻,他便抬腿准备离开。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在经过一处空地时,他的脚步微微一顿。

    &a;nbsp&a;nbsp&a;nbsp&a;nbsp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一位穿着白色运动服的少女正在打拳。

    &a;nbsp&a;nbsp&a;nbsp&a;nbsp旁边,一位老者时不时咳嗽几声,偶尔指点少女一两句,在老者的身后,还有着两位黑衣保镖随同。

    &a;nbsp&a;nbsp&a;nbsp&a;nbsp这老者和少女不就是上次在医院的人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眉头微微一挑,想不到他们居然是京城人士,难怪举手投足间都有一份高贵。

    &a;nbsp&a;nbsp&a;nbsp&a;nbsp上次,若不是自己出手,那老者恐怕已经不再这世上了,饶是如此,老者的脸色依旧很苍白,每隔一段时间,必然会剧烈咳嗽一次。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的注意力主要放在那少女身上,眼中流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女孩练的难道是……武功?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果没有学到罗汉拳,叶凌尘绝对不会往这方面想。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年代,难道还真的有人继续练武?”叶凌尘惊讶万分,缓缓靠近。

    &a;nbsp&a;nbsp&a;nbsp&a;nbsp少女打拳极其认真,每一拳都带着拳风,再加上她身材高挑、容貌俊俏给人一种英武的美感。

    &a;nbsp&a;nbsp&a;nbsp&a;nbsp“腰部发力!马步站稳!出拳不要犹豫!”

    &a;nbsp&a;nbsp&a;nbsp&a;nbsp伴随着咳嗽声,老者很严厉的在一旁指点着。

    &a;nbsp&a;nbsp&a;nbsp&a;nbsp“观看林若雨打拳,八极拳熟练度+1。”

    &a;nbsp&a;nbsp&a;nbsp&a;nbsp“观看林若雨打拳,八极拳熟练度+1。”

    &a;nbsp&a;nbsp&a;nbsp&a;nbsp“观看林若雨打拳,八极拳熟练度+1。”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当近距离时,一串串的熟练度再度出现在脑海中,让叶凌尘的心猛地一跳。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家修炼的居然是八极拳。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学习了罗汉拳,因此叶凌尘特地找了不少关于武功方面的书籍,虽然没有一本可以修炼,但是却也知道了很多武功秘辛。

    &a;nbsp&a;nbsp&a;nbsp&a;nbsp八极拳以刚猛著称,非常讲求实战,是打练结合的拳种之一。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具有很强的实战价值,武部、武警中操练的擒拿、背摔、格斗等,都吸收了八极拳的某些特点。

    &a;nbsp&a;nbsp&a;nbsp&a;nbsp很多领导人的保镖也都是修炼八极拳!

    &a;nbsp&a;nbsp&a;nbsp&a;nbsp甚至八极拳有十六字真意——“忠肝义胆、以身做盾、舍身无我、临危当先”。

    &a;nbsp&a;nbsp&a;nbsp&a;nbsp能修炼八极拳,这老者和少女的来历就很值得考究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少女的身上逐渐有着香汗洒落,细腰有力的摆动,衣服紧贴身体,勾勒出胸部惊心动魄的线条。

    &a;nbsp&a;nbsp&a;nbsp&a;nbsp看了片刻,熟练度止步于百分之二十便不再增长。

    &a;nbsp&a;nbsp&a;nbsp&a;nbsp果然,这少女的八极拳还差了太远,只有其形而无其神。

    &a;nbsp&a;nbsp&a;nbsp&a;nbsp根据系统的评定,她的熟练度恐怕也只有百分之二十,因此,叶凌尘自然不可能高过。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在叶凌尘已经把八极拳的拳法套路都了然于胸,结合罗汉拳,他有信心还原真正的八极拳,到时候自己修炼,完全可以自己把熟练度提上去。

    &a;nbsp&a;nbsp&a;nbsp&a;nbsp老者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一个人只是看上几眼,就把八极拳的拳法完全掌握,否则,也不会让少女在这里修炼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武者之路,必不可少名师指点,否则就算有武学招式也难成大器,可惜,叶凌尘偏偏是个例外。

    &a;nbsp&a;nbsp&a;nbsp&a;nbsp怪只怪,叶凌尘太变态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再看下去已经无益,叶凌尘摇了摇头,抬腿离开。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摇头轻叹的样子,直接刺激到了一旁修武的林若雨。

    &a;nbsp&a;nbsp&a;nbsp&a;nbsp她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立刻收拳,看着叶凌尘的背影,欺身上前,抬手就是一拳。

    &a;nbsp&a;nbsp&a;nbsp&a;nbsp听到身后的劲风声,叶凌尘的身子微微一侧,躲开那一拳,随后身子从侧面压向林若雨。

    &a;nbsp&a;nbsp&a;nbsp&a;nbsp一记罗汉贴山靠,直接把林若雨撞了开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家伙,果然也是练家子!”林若雨后退,俏脸上布满寒霜,冷冷道:“你摇头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吗?”

    &a;nbsp&a;nbsp&a;nbsp&a;nbsp练得确实不咋地。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的眼界何其之高,八极拳的拳法在胸中过了一遍,已经知晓大概,林若雨的八极拳在他眼中可谓是破绽百出。

    &a;nbsp&a;nbsp&a;nbsp&a;nbsp只要他回去多练几遍,不用多久,八极拳的熟练度就会和罗汉拳的熟练度一样,达到百分之百!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只是恰好路过,随便看看,没有其他意思。”叶凌尘摇了摇头,淡淡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既然你也练武,不如过几招吧!”

    &a;nbsp&a;nbsp&a;nbsp&a;nbsp林若雨看叶凌尘和自己年龄相差无几,更是起了好胜之心。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只是随便练练,自然不是你的对手。”叶凌尘不想多事,准备离开。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准走!”林若雨娇斥一声,“少在这假惺惺的,你刚刚摇头分明就是不屑,不跟我打你就不准走!”

    &a;nbsp&a;nbsp&a;nbsp&a;nbsp“雨儿,不要无理!”

    &a;nbsp&a;nbsp&a;nbsp&a;nbsp老者厉喝一声,咳嗽几声,走到叶凌尘的面前,“老朽林天华,不知道小友叫什么名字?”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叫叶凌尘。”

    &a;nbsp&a;nbsp&a;nbsp&a;nbsp“现在武道没落,想不到在这里能遇上小友,实乃缘分,不知道小友师承何处?”老者笑着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练武只是机缘巧合,并无门派。”叶凌尘回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这话听在老者的耳中,只道是叶凌尘不想说,“是老朽唐突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告辞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不想多留,道了一声转身就走。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一道靓颖却是急速而来,伴随着一声娇哼,双手握拳,身子如同弯月,向着叶凌尘击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的脸色一沉,猛地转身,如猛虎回头。

    &a;nbsp&a;nbsp&a;nbsp&a;nbsp林若雨只感觉眼睛一花,自己的双手就被握在了叶凌尘的手中。

    &a;nbsp&a;nbsp&a;nbsp&a;nbsp惊讶的抬头,看到的却是一双饱含不耐的眸子,让她的心微微一跳。

    &a;nbsp&a;nbsp&a;nbsp&a;nbsp下一刻,叶凌尘身子一弯,她的身子则腾空而起,一阵天旋地转后,整个人被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a;nbsp&a;nbsp&a;nbsp&a;nbsp过肩摔!

    &a;nbsp&a;nbsp&a;nbsp&a;nbsp回神再看时,已经只能看到叶凌尘的背影。

    &a;nbsp&a;nbsp&a;nbsp&a;nbsp“你……”

    &a;nbsp&a;nbsp&a;nbsp&a;nbsp林若雨艰难的爬起,死死盯着叶凌尘的背影,全身都是一阵酸疼。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功夫!”

    &a;nbsp&a;nbsp&a;nbsp&a;nbsp老者看着叶凌尘渐行渐远的身影,眼中带着赞叹,“出手如风,一气呵成,此人在拳法上的造诣绝对达到了大师水准!”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就是一个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暴力狂!”林若雨愤声道,“不是男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哈哈哈,这下子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老者哈哈一笑,“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年轻人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哼,下次不要让我遇到他!”林若雨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回想起叶凌尘刚刚的眼神,心中出现了一抹熟悉之感。

    &a;nbsp&a;nbsp&a;nbsp&a;nbsp“自己一定在哪里看到过那双眼睛!”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回到酒店,匆匆洗了个澡,便与萧菲菲汇合。

    &a;nbsp&a;nbsp&a;nbsp&a;nbsp酒店是自助早餐,西餐中餐一应俱全,叶凌尘要了一碗面条、两份面包、一杯牛奶、一个煮鸡蛋、一个煎鸡蛋外加两根烤肠和一个培根。

    &a;nbsp&a;nbsp&a;nbsp&a;nbsp另一边,萧菲菲和林姐两人都只是一杯豆浆、一个面包,外加一个煮鸡蛋。

    &a;nbsp&a;nbsp&a;nbsp&a;nbsp与叶凌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吃得也太多了吧。”萧菲菲惊叹的看着叶凌尘,他不但吃得多,而且吃得很快,一碗面条,呼呼吸两口就没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是你们吃得少才对。”叶凌尘纠正道,接着提着盘子继续去找吃的去了,“这里的东西量也太少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真是个饭桶啊!”林姐看着叶凌尘的身影鄙夷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接着,林姐犹豫片刻,对着萧菲菲道:“菲菲,我刚刚得到消息,这次《江湖女侠传》的赞助方里有陆氏集团。”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氏集团?”

    &a;nbsp&a;nbsp&a;nbsp&a;nbsp萧菲菲的眉头猛地一皱。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氏集团无孔不入,实在是没有办法。”林姐脸色同样不是很好,“这样的话,你担任《江湖女侠传》女主角的消息很可能传到陆浩的耳中。”

    &a;nbsp&a;nbsp&a;nbsp&a;nbsp说到陆浩,萧菲菲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氏集团势力太大,一般只要是好的剧本,它们都会掺上一腿。”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姐无奈的叹了口气。

    &a;nbsp&a;nbsp&a;nbsp&a;nbsp陆浩,陆氏集团老总的独子,陆氏集团唯一继承人,有名的京城公子哥。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看上萧菲菲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萧菲菲已经拒绝过他的邀请三次,想不到躲来躲去,最终还是躲不过。

    &a;nbsp&a;nbsp&a;nbsp&a;nbsp“若是这次陆浩再来邀请,我怕……”林姐忧心忡忡。

    &a;nbsp&a;nbsp&a;nbsp&a;nbsp拒绝一次两次还好,一旦超过三次,那就是结仇了,陆浩很可能恼羞成怒!

    &a;nbsp&a;nbsp&a;nbsp&a;nbsp“好了林姐,我累了,不要说了。”萧菲菲叹了口气,“实在没办法,大不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们在聊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手中盘子里的食物堆得如同小山。

    &a;nbsp&a;nbsp&a;nbsp&a;nbsp坐下后,狼吞虎咽,大快朵颐,一副要与食物奋战到底的模样。

    &a;nbsp&a;nbsp&a;nbsp&a;nbsp“有这么好吃吗?”

    &a;nbsp&a;nbsp&a;nbsp&a;nbsp萧菲菲看着叶凌尘的模样,不由得笑了,原本郁闷的心情也有些好转。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萧菲菲单手撑着头看着叶凌尘,“你不喜欢演戏,不喜欢被万众瞩目,也许才是对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万众瞩目,收获无数崇敬目光的同时,也同样会被邪恶所注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天地间,谁又能做到无拘无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