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教育局的领导又向众人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便驱车离开。

    &a;nbsp&a;nbsp&a;nbsp&a;nbsp全场无声,众多村民看向叶凌尘母子,脸上满是尴尬和羡慕,一时间居然无人开口。

    &a;nbsp&a;nbsp&a;nbsp&a;nbsp傻子都知道,教育局的人之所以过来,完全是因为叶凌尘这位省级状元!

    &a;nbsp&a;nbsp&a;nbsp&a;nbsp可笑楚浩居然还自以为是的猜测,他的成绩跟叶凌尘根本毫无可比性。

    &a;nbsp&a;nbsp&a;nbsp&a;nbsp“妈,我们走吧。”叶凌尘又是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嗯,我要快些把这个消息告诉你爸。”

    &a;nbsp&a;nbsp&a;nbsp&a;nbsp许珍连忙点头,她的声音中带着无比的激动,转过头,偷偷用手抹了抹眼角。

    &a;nbsp&a;nbsp&a;nbsp&a;nbsp两人缓缓离开,在走到楚浩身边时,叶凌尘的脚步一顿。

    &a;nbsp&a;nbsp&a;nbsp&a;nbsp淡然道:“你叔叔的修车厂,确实请不动我!”

    &a;nbsp&a;nbsp&a;nbsp&a;nbsp楚浩的脸色阴晴不定,脸颊发烫。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叔叔的修车厂,何德何能,居然想招聘一位全省状元。

    &a;nbsp&a;nbsp&a;nbsp&a;nbsp刚离开,许珍就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拨通电话。

    &a;nbsp&a;nbsp&a;nbsp&a;nbsp“喂?”叶瑾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尘的成绩出来了。”许珍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a;nbsp&a;nbsp&a;nbsp&a;nbsp电话那边沉默良久,强装镇定道:“不是明天才出来吗?”

    &a;nbsp&a;nbsp&a;nbsp&a;nbsp“饭桌上,有同学托人问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叶瑾听到许珍声音里还带着哭腔,本就不抱多大希望的心更是沉入谷底,嘶哑着开口:“成绩不好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a;nbsp&a;nbsp&a;nbsp&a;nbsp说完,顿了顿,他实在是忍不住好奇,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继续问道:“那……考了多少分?”

    &a;nbsp&a;nbsp&a;nbsp&a;nbsp语气凝重,似乎在等待着某种审判。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尘考了……725分。”

    &a;nbsp&a;nbsp&a;nbsp&a;nbsp“725分,这分数……”叶瑾一时间没能回过神来,不过下一刻,他瞳孔猛地瞪大,整个身躯都是一震,几乎是颤抖的开口,“我刚刚可能听错了,你说多少分?”

    &a;nbsp&a;nbsp&a;nbsp&a;nbsp“725分,凌尘是全省状元!”许珍的眼泪再度止不住的往下流。

    &a;nbsp&a;nbsp&a;nbsp&a;nbsp望子成龙,喜极而泣。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分数,确定查的准吗?”叶瑾不由得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教育局的人都来了,还说会给凌尘五万奖学金。”许珍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好,好……”叶瑾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呢喃了一阵,“我现在就回家!”

    &a;nbsp&a;nbsp&a;nbsp&a;nbsp家中,叶瑾与叶凌尘相对而坐,父子二人谁都没有说话。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么多年来,叶凌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打量自己的父亲。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的眼窝有些凹陷,眼角处已经有三五条鱼尾纹,印象里无比明亮的眼睛中也已经布满沧桑岁月的痕迹。

    &a;nbsp&a;nbsp&a;nbsp&a;nbsp“儿子……”叶瑾同样在打量着叶凌尘,千言万语,最终道了句,“你长大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你长大了,而我,却老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的视线有些模糊,连忙用手揉了揉眼睛,“爸,以后我不会再让您和妈妈操心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瑾的眼眶也有些湿润,“哈哈哈,好!那今天就让我们爷俩不醉不归!”

    &a;nbsp&a;nbsp&a;nbsp&a;nbsp叶瑾身为医生,平时滴酒不沾,然而今天却是破例,让许珍拿了两瓶珍藏的好酒。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尘可还是个孩子,做父亲的哪有怂恿着孩子喝酒的?”许珍埋怨着。

    &a;nbsp&a;nbsp&a;nbsp&a;nbsp父子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a;nbsp&a;nbsp&a;nbsp&a;nbsp当天晚上,叶瑾和叶凌尘两人聊了很多,喝了很多,其中,叶瑾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凌尘,好样的,不愧是我儿子,哈哈哈……”

    &a;nbsp&a;nbsp&a;nbsp&a;nbsp直到叶瑾酒醉躺下,这顿饭才停歇,而叶凌尘喝酒的熟练度直接飙涨到了百分之七十。

    &a;nbsp&a;nbsp&a;nbsp&a;nbsp自己以后恐怕想醉都难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依旧清醒无比,搀扶着叶瑾进入房间,自己也是回屋睡下。

    &a;nbsp&a;nbsp&a;nbsp&a;nbsp翌日,直到日上三竿,叶瑾这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a;nbsp&a;nbsp&a;nbsp&a;nbsp苏醒的那一刻,他酒意全无,直挺挺的坐在电话机前,拿起笔和纸,严阵以待。

    &a;nbsp&a;nbsp&a;nbsp&a;nbsp虽然从许珍的嘴里知道了叶凌尘的分数,但是没有正式确认,他还是不放心。

    &a;nbsp&a;nbsp&a;nbsp&a;nbsp查分号码以及叶凌尘的准考证号他清晰的记在心上,颤抖着根据提示按下按钮。

    &a;nbsp&a;nbsp&a;nbsp&a;nbsp“您好,您的分数为……”

    &a;nbsp&a;nbsp&a;nbsp&a;nbsp每说一门,叶瑾便会无比小心的把分数记下。

    &a;nbsp&a;nbsp&a;nbsp&a;nbsp当最后一门成绩说出,叶瑾昨天强忍的泪水终于顺着脸颊流淌而下。

    &a;nbsp&a;nbsp&a;nbsp&a;nbsp接着,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

    &a;nbsp&a;nbsp&a;nbsp&a;nbsp“喂?是二叔吧,是我叶瑾啊,我儿子的分数出来了,725分,马马虎虎,侥幸考了个全省状元……”

    &a;nbsp&a;nbsp&a;nbsp&a;nbsp“喂?是小姨吧,是我,叶瑾,这不高分分数出来吗,我儿子考了725分,哈哈哈,分数确实还行……”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整天,叶瑾乐此不疲,把所有能想到的亲戚,电话统统打了个遍。

    &a;nbsp&a;nbsp&a;nbsp&a;nbsp笑得像个孩子。

    &a;nbsp&a;nbsp&a;nbsp&a;nbsp而此时,叶凌尘已经在了龙湖小区。

    &a;nbsp&a;nbsp&a;nbsp&a;nbsp“去京城?”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一边按摩着萧菲菲如丝绸般的身体,一边诧异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嗯。”萧菲菲点头,眯着眼睛,如同猫咪一般,享受着叶凌尘的按摩。

    &a;nbsp&a;nbsp&a;nbsp&a;nbsp接着,转头满是期待的看着叶凌尘,“我最近接了一个武侠剧,准备回京城拍摄。”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也说了,需要按摩半年才能恢复,不如你跟我一起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沉默。

    &a;nbsp&a;nbsp&a;nbsp&a;nbsp京城乃首都之地,繁荣昌盛,纸醉金迷,不知道迷了多少人的眼睛,让人心向往之。

    &a;nbsp&a;nbsp&a;nbsp&a;nbsp就算萧菲菲不提,按照叶凌尘的成绩,完全可以考入华清大学抑或京城大学。

    &a;nbsp&a;nbsp&a;nbsp&a;nbsp“你暑假有什么计划吗?”萧菲菲继续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暂时还没有。”叶凌尘摇头。

    &a;nbsp&a;nbsp&a;nbsp&a;nbsp“既然没有,那不如跟我去北京耍耍,本姑娘可以当你的向导。”萧菲菲看着叶凌尘,继续蛊惑道:“而且开工资哦。”

    &a;nbsp&a;nbsp&a;nbsp&a;nbsp“什么时候出发?”叶凌尘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萧菲菲回道:“明天下午就走。”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点了点头,并没有急着表态。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方面,他还没有独自出过这么远的门,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待在家陪陪父母,另一方面,他很想去那个纸醉金迷的城市看看,再决定是不是到那里去上大学。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少年心性,正是踌躇满志之时,想要去见识另一番天地。

    &a;nbsp&a;nbsp&a;nbsp&a;nbsp“放心吧,京城可是姐姐我的地盘,到了那里不会让你被人欺负的。”萧菲菲突然老气横秋的说道,说完自己先是忍住不,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思索良久,终于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工资多少?”

    &a;nbsp&a;nbsp&a;nbsp&a;nbsp萧菲菲:“……”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姐:“……”

    &a;nbsp&a;nbsp&a;nbsp&a;nbsp回到家,叶凌尘和父母商量了很久,便开始收拾行囊,准备明天离开。

    &a;nbsp&a;nbsp&a;nbsp&a;nbsp“妈,我准备报名京城大学,这次去京城,开学后就直接入学。”叶凌尘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嗯。”

    &a;nbsp&a;nbsp&a;nbsp&a;nbsp许珍轻嗯一声,只是闷着头一直帮叶凌尘收拾行李。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旁,叶瑾也沉默不言。

    &a;nbsp&a;nbsp&a;nbsp&a;nbsp“京城那边干燥,听说在这个时节最是干燥,你一定要注意照顾自己。”许珍交代道,“这边放的是夏天的衣服,中间是秋天的,另一边有一件羊绒衫和大衣,如果太冷就披上。”

    &a;nbsp&a;nbsp&a;nbsp&a;nbsp“妈,现在带冬天的衣服太早了。”叶凌尘有些无语。

    &a;nbsp&a;nbsp&a;nbsp&a;nbsp“气候这东西说不准,你还从没有出过这么远的门,而且一去就是这么长时间,有备无患。”许珍说着,不由得抹了一把眼泪。

    &a;nbsp&a;nbsp&a;nbsp&a;nbsp“儿子出远门,这是有出息了,别哭哭啼啼的。”叶瑾在一旁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许珍帮叶凌尘拉上箱子,又从旁边拿出一个包裹,“这里面是一些吃的,都是我们雉水市的土特产,路上饿了就吃点,不够就给妈发个短信,妈给你寄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还有这些钱你留着路上花,你爸以后每月都会向你的银行卡里打钱,该花的不要省。”

    &a;nbsp&a;nbsp&a;nbsp&a;nbsp许珍的话突然变得多了起来,好似永远说不完一般,左叮右嘱,一直没有停过。

    &a;nbsp&a;nbsp&a;nbsp&a;nbsp“妈,我自己也能赚钱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京城开销大,放心,爸妈也有点积蓄,不要多想。”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在一旁静静的听着,看着自己的父母,心思却是一定。

    &a;nbsp&a;nbsp&a;nbsp&a;nbsp自己一定要出人头地,荣归故里!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尘,人家让你去京城工作是重视你,一定要好好干!”

    &a;nbsp&a;nbsp&a;nbsp&a;nbsp临出门前,叶瑾终于也是叮嘱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点了点头,回头再度看了一眼自己的父母,转头上车。

    &a;nbsp&a;nbsp&a;nbsp&a;nbsp“儿子,记得好好照顾自己,有难处一定要打电话回家啊!”许珍不由得向前几步。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轻嗯一声,没有回头。

    &a;nbsp&a;nbsp&a;nbsp&a;nbsp汽车缓缓启动,透过后视镜,他依旧可以看到二老驻足的身影,直至因距离太远而消失……

    &a;nbsp&a;nbsp&a;nbsp&a;nbsp兴许是看出叶凌尘情绪不佳,一路上,林姐和萧菲菲都没有说话。

    &a;nbsp&a;nbsp&a;nbsp&a;nbsp汽车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到达机场。

    &a;nbsp&a;nbsp&a;nbsp&a;nbsp下午三点登机。

    &a;nbsp&a;nbsp&a;nbsp&a;nbsp透过窗户,看着脚下的土地越来越小,一栋栋高楼变成蚂蚁,最终消失在眼底……

    &a;nbsp&a;nbsp&a;nbsp&a;nbsp雉水市,再见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京城,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