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你躺床上吧,我给你治疗。”叶凌尘完全无视林姐的敌意,云淡风轻的开口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躺……躺床上?”林姐有些愕然。

    &a;nbsp&a;nbsp&a;nbsp&a;nbsp“是啊,你不躺床上我要怎么按摩?”叶凌尘理所当然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是……这……”林姐这时候表现出与之前完全不相符的小女人姿态,咬了咬牙,“你如果是骗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跟着林姐进入一个房间,整个房间收拾的井井有条,东西不多,一张床、一张衣柜还有一个办公桌,桌子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a;nbsp&a;nbsp&a;nbsp&a;nbsp房间内有着香味,和林姐身上的香水味如出一辙,是林姐的房间无疑。

    &a;nbsp&a;nbsp&a;nbsp&a;nbsp“你来吧!”林姐躺在床上,眼中满是提防的看着叶凌尘,警惕道:“你不准乱摸,还有,我让你停你就必须停!”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点了点头,走到床边。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得不说,林姐保养得真的很好,虽然三十几岁了,但是皮肤白皙紧致,身材凹凸有致,绝对是大部分男人追捧的对象。

    &a;nbsp&a;nbsp&a;nbsp&a;nbsp此时她双目紧闭,好似在等待着什么审判,娇躯轻轻的颤抖,双颊升起了一抹红霞。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么紧张,不会还没结婚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想着,不过这种可能性极大,像这类女强人,一心工作,别说结婚了,没谈过恋爱都不稀奇。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欣赏了片刻,这才抬手,左手食指伸出,先是落在了林姐的后颈处,柔然光滑的皮肤,让他一阵享受。

    &a;nbsp&a;nbsp&a;nbsp&a;nbsp肌肤相碰,林姐的身子好似受到了极大地刺激一般,猛地一僵,呼吸都明显变得急促。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没有管她,而是面色凝重的开始在那个位置揉搓。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姐只感觉自己被按的地方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般,一丝丝电流顺着叶凌尘的手指一点点的刺入自己的皮肤,给她一种异样的感觉。

    &a;nbsp&a;nbsp&a;nbsp&a;nbsp初时觉得尴尬,放不开,然而,渐渐地,她感觉叶凌尘的手指好似开始发热,自己的后颈处好似有着火焰在烧一般,这股热流瞬间流入全身,驱散她的寒气,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a;nbsp&a;nbsp&a;nbsp&a;nbsp“脊椎病的另一个原因是身体中的寒气,这些寒气隐藏在身体之内,都是日积月累留下的,平时感觉不到什么,但是积累得多了,就是大问题!”叶凌尘一边按摩,一边开口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哼!”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姐轻哼一声,也不知是不屑还是赞同,只不过她现在的声音娇媚无比,哪有刚才的强势,反倒像是撒娇一般。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时候,叶凌尘的手法却是一换,开始顺着后颈缓缓向下按摩,右手也是抬起,自林姐的腰部周围向上按摩。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此亲密的部位让林姐顿时起了一声的鸡皮疙瘩,然而,她有心想要让叶凌尘停下,却始终舍不得开口,嘴巴张开,发出的却是一阵喘息声。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的双手好似带着一种奇异的魔力,抚摸之后,让她全身都如同触电一般,酥麻无比,提不上半点力气,而且他按摩的穴道极为准确,往往都能按到她的点位上,让她全身的细胞都颤栗起来,想停都停不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轻点……”

    &a;nbsp&a;nbsp&a;nbsp&a;nbsp当叶凌尘按到脊椎的中心时,林姐忍不住娇嗔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平时用电脑比较多,这个地方的血管堵塞很严重,继续下去,你也会头昏眼花,忍着点。”叶凌尘开口道,不由分说,继续按下去。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世上,脊椎病已经极为常见,可以说人人都有,林姐的情况也只是比萧菲菲好一点罢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啊唔……”

    &a;nbsp&a;nbsp&a;nbsp&a;nbsp在叶凌尘大手下,林姐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脸上的红晕扩散到脖颈出,双眼都变得迷离,痛并快乐着。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姐,你感觉怎么样?”萧菲菲不由得关心道,她也不知道林姐这种表现到底象征着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没什么,和我们做的spa没什么区别,大同小异。”林姐嘴硬道,他才不会承认叶凌尘的按摩有效。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眉头微微一挑,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双手依旧在林姐身上游走。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姐嘴硬,这次必须要征服她,不然以后免不了麻烦!

    &a;nbsp&a;nbsp&a;nbsp&a;nbsp几分钟之后,林姐感觉那个部位的疼痛开始渐渐的减缓,取而代之的之一种极为奇异的感觉。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种感觉难以形容,好似那个部位的经脉在移动,让她的身体忍不住想要抽搐,按理说这种感觉会让人很不舒服才对,但偏偏,她极为的舒服,根本不想停下。

    &a;nbsp&a;nbsp&a;nbsp&a;nbsp随着叶凌尘继续按下去,这种感觉居然越来越大,而且扩散到全身,几乎让她的灵魂都跟着颤抖。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果受不了就发出声音来,这样效果更好。”叶凌尘“善意”的提醒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姐却是咬着牙,不做回应。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能输,自己绝对不能屈服。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的手法开始变得猛烈,在林姐的背后全身按摩,双手游走,如同游鱼一般。

    &a;nbsp&a;nbsp&a;nbsp&a;nbsp“嗯~~~”

    &a;nbsp&a;nbsp&a;nbsp&a;nbsp某一刻,林姐终于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之声,这声音千回百转,似不甘,似幽怨,似痛苦,似快乐……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声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如同洪水决堤,林姐的呻--吟声起伏跌宕,不断的传出。

    &a;nbsp&a;nbsp&a;nbsp&a;nbsp“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唔~~”

    &a;nbsp&a;nbsp&a;nbsp&a;nbsp“嗯~~”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声又一声,百转千回。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次玩得过火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听着林姐的娇喘,脸色通红,全身血液加速流动,差点喷出鼻血。

    &a;nbsp&a;nbsp&a;nbsp&a;nbsp妖精,妖精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而萧菲菲在一旁也开始坐立不安,林姐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同样让她面红耳赤,感觉这有些少儿不宜。

    &a;nbsp&a;nbsp&a;nbsp&a;nbsp她何时见到过林姐这样,全身香汗淋漓,双眼迷离的微闭,张着嘴巴忘我的娇喘,这和平时的高冷简直判若两人。

    &a;nbsp&a;nbsp&a;nbsp&a;nbsp萧菲菲小心翼翼的看了叶凌尘一眼,不由得低下头去,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接下来就轮到自己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要不要拒绝,可是又有些期待,该怎么办?

    &a;nbsp&a;nbsp&a;nbsp&a;nbsp“啊——”

    &a;nbsp&a;nbsp&a;nbsp&a;nbsp突然,林姐发出一声极为舒畅的叫声,双腿不由得挺直夹紧,随后,身子剧烈的抽动,接着整个人都安静下来,躺在床上,眼中有一丝回味之色。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姐,你怎么了?”萧菲菲通红着脸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没……没事。”林姐眼神闪躲,身子几乎瘫软在了床上,颤颤巍巍的起身,“我……我先去洗个澡……”

    &a;nbsp&a;nbsp&a;nbsp&a;nbsp她都不敢看向叶凌尘,本来想要给叶凌尘好看,想不到自己却如此丢脸,甚至还……

    &a;nbsp&a;nbsp&a;nbsp&a;nbsp林姐狼狈的逃离,只留下叶凌尘和萧菲菲两个年轻的男女尴尬的对视。

    &a;nbsp&a;nbsp&a;nbsp&a;nbsp房间的气氛本来就有些旖旎,此时,更加的充满了粉色。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你轻点,我怕疼……”萧菲菲红着脸,弱弱的看着叶凌尘,不由得开口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叶凌尘点头。

    &a;nbsp&a;nbsp&a;nbsp&a;nbsp当萧菲菲躺在叶凌尘面前时,叶凌尘强装的淡定也开始瓦解,林姐虽然漂亮,但叶凌尘自认还能克制的住,萧菲菲已经不是漂亮所能形容的了,她就像是落入凡尘的仙子,优雅而纯洁。

    &a;nbsp&a;nbsp&a;nbsp&a;nbsp此时,这个仙子就在叶凌尘面前,躺在床上,让他按摩,这份诱惑太大太大。

    &a;nbsp&a;nbsp&a;nbsp&a;nbsp萧菲菲的紧张丝毫不比叶凌尘少,她平时连手都不让男人碰一下,此时却要被人摸着身子,这跨度实在是太大。

    &a;nbsp&a;nbsp&a;nbsp&a;nbsp安静的房间内,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a;nbsp&a;nbsp&a;nbsp&a;nbsp医者父母心,自己要克制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不断的自我暗示,深吸一口气,向着萧菲菲的娇躯颤抖的伸出手。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果说林姐的身体是尤物的话,那萧菲菲的身体反而像是棉花,白净柔软,叶凌尘感觉自己的手都好似要陷进去一般,无法自拔。

    &a;nbsp&a;nbsp&a;nbsp&a;nbsp谁能拥有这种女人,那绝对是人生赢家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心中感慨着,开始在萧菲菲的身体上揉搓。

    &a;nbsp&a;nbsp&a;nbsp&a;nbsp“唔——”萧菲菲的身体比林姐敏感多了,不多时,便发出一阵呻吟声,让叶凌尘额头上青筋暴露,脸色爆红,如同脑充血一般。

    &a;nbsp&a;nbsp&a;nbsp&a;nbsp“萧姑娘,请你克制一点,尽量不要发出那种声音。”叶凌尘为了双方的安全,友情提醒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萧菲菲身子缩了缩,不好意思道:“可是,人家真的受不了嘛。”

    &a;nbsp&a;nbsp&a;nbsp&a;nbsp沃日!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手一抖,赶紧摸了摸鼻子,还好没有冲血。

    &a;nbsp&a;nbsp&a;nbsp&a;nbsp接下来的时刻,叶凌尘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想法一直在违法犯罪的边缘徘徊。

    &a;nbsp&a;nbsp&a;nbsp&a;nbsp三年血赚,死刑不亏,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个小时后,叶凌尘狼狈的离开别墅,整个人已经是大汗淋漓。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拍了拍自己火辣辣的脸庞,高风险,这绝壁是高风险工作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还好自己自制力惊人,柳下惠附体,不然肯定要进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叮咚!”

    &a;nbsp&a;nbsp&a;nbsp&a;nbsp手机震动,萧菲菲又转了五千块钱过来,附带着留言:谢谢你,我感觉轻松多了,以后再约!(愉快的表情。)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五千加上之前的五千定金,刚好一万,两个小时赚一万,虽然煎熬,但是这回报率还是不错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咧了咧嘴巴,这波不亏,下次再约就再约!who怕who?

    &a;nbsp&a;nbsp&a;nbsp&a;nbsp高风险又咋地?没办法,谁让我是医生呢,治病救人是本分,我发誓,真不是为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