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重新回到直播间,叶凌尘顿时傻眼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上一局居然还没有结束,关键是敌方已经打到了己方的老巢,冷冷还在咬牙负隅顽抗。

    &a;nbsp&a;nbsp&a;nbsp&a;nbsp最终,伴随着世界之树倒塌,自己居然输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再看直播间,俨然是骂声一片。

    &a;nbsp&a;nbsp&a;nbsp&a;nbsp【艹,y神,你这个畜生,给老子滚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挂机狗,滚蛋!】

    &a;nbsp&a;nbsp&a;nbsp&a;nbsp【震惊!某主播直播挂机,收获上万粉丝,666……】

    &a;nbsp&a;nbsp&a;nbsp&a;nbsp【害得我冷女神都哭了,你这个禽兽!】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有些傻眼,略带忐忑的拿起直播麦,“咳咳,大家好,不好意思刚刚确实有点事。”

    &a;nbsp&a;nbsp&a;nbsp&a;nbsp【艹!挂机狗还敢回来,兄弟们,怼他!】

    &a;nbsp&a;nbsp&a;nbsp&a;nbsp【呵呵,如此人品,已取关!】

    &a;nbsp&a;nbsp&a;nbsp&a;nbsp【快砸鸡蛋,打人渣!】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的出现,让直播间更是炸了,骂声更狠。

    &a;nbsp&a;nbsp&a;nbsp&a;nbsp在语音室中,冷冷居然没有下线,只不过对面安静得过分,似乎在等着叶凌尘给她解释。

    &a;nbsp&a;nbsp&a;nbsp&a;nbsp“冷冷,你还在吗?”叶凌尘弱弱的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哼!”良久,那边才传来一声轻哼,随后道:“y神!你刚刚去哪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声音中带着一声沙哑的哭腔,难不成真的哭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的直男属性瞬间爆发,不假思索道:“你刚刚为了我哭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呸!”冷冷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呸道,“我为猪哭都不会为你哭!”

    &a;nbsp&a;nbsp&a;nbsp&a;nbsp她确实是哭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走后,战局陡转,再加上这是她的新号,想不到开头四局居然全输了,这绝对是史上最惨烈的开局,心里不由得有些委屈。

    &a;nbsp&a;nbsp&a;nbsp&a;nbsp还有就是叶凌尘一走就没了音讯,她甚至猜测叶凌尘是因为前一波自己卖了他让他生气了,胡思乱想间,不由得更加的委屈,泪水便不受控制的流出。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就开始秀恩爱了?一万点致命暴击,我不行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波猝不及防的狗粮,我吃撑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冷冷女神,矜持,矜持啊!除了我,其他男人都靠不住!】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上一局你走了以后,对面一直抱团,让幽鬼猥琐发育,一直拖到后期,我们后期比不上幽鬼,所以输了。”冷冷也是察觉到刚刚语气的暧昧,不由得赶紧解释着战局。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恍然。

    &a;nbsp&a;nbsp&a;nbsp&a;nbsp自己这方少了一人,实力大打折扣,而对面也是很快抓到机会,抱团以多打少,以伤换伤,再加上还有一个打后期幽鬼收割,终于是把自己方给拖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刚刚真的是有突发状况,对不住大家。”叶凌尘坦荡荡的背锅“这局是我的锅!”。

    &a;nbsp&a;nbsp&a;nbsp&a;nbsp“还玩吗?”冷冷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不了,今天就不玩了,我该下线了。”叶凌尘回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哦。”冷冷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样吧,为了表示歉意,我给大家讲个笑话吧。”叶凌尘突然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主播还会讲笑话?洗耳恭听。】

    &a;nbsp&a;nbsp&a;nbsp&a;nbsp【肯定是冷笑话,棉袄已经准备好。】

    &a;nbsp&a;nbsp&a;nbsp&a;nbsp【笑话如果讲不好,可是会适得其反,掉粉的哦!】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一边说着,叶凌尘已经开讲:

    &a;nbsp&a;nbsp&a;nbsp&a;nbsp晚上,一对夫妻躺在床上,老婆说:“老公,要是以后咱们的孩子像你可就惨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公淡淡的回复:“哦,要是不像我,你就惨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噗!哈哈哈,不像老公像谁?隔壁老王吗?】

    &a;nbsp&a;nbsp&a;nbsp&a;nbsp【信息量太大,翻车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段子告诉我们,话不能乱说,人生处处是事故。】

    &a;nbsp&a;nbsp&a;nbsp&a;nbsp【主播游戏玩得这么好,段子还张口就来,有才啊!】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很简单的笑话,却是让直播间笑声一片。

    &a;nbsp&a;nbsp&a;nbsp&a;nbsp冷冷也是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只感觉和叶凌尘在一起分外的轻松,和他一起直播不但没有压力,反而轻松有趣。

    &a;nbsp&a;nbsp&a;nbsp&a;nbsp“好了,我该下线了,各位下次见了。”叶凌尘打了声招呼,随后便退出了直播间。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当他想关闭电脑时,冷冷却是发来一个消息:加我微信,你把我坑这么惨,不准这么一走了之!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回了一个ok的手势,搜索微信号添加好友,便向楼下走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此时,叶瑾正在负责接待那位老者和少女。

    &a;nbsp&a;nbsp&a;nbsp&a;nbsp“貌似年轻的医生?”叶瑾眉头微微一皱,“我们医院好像并没有你们描述的这位医生。”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可能!”林若雨立刻接口,“他明明穿的是你们医院的衣服,怎么就不是你们的医生了?让他出来见我们!”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可以把医院的名册拿给你们,真的没有那位医生。”叶瑾苦笑的摇了摇头,“而且根据你们的描述,他用的完全是中医的治疗手法,我们医院可从来没有过中医啊,更别说有这么高超的医术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刚刚我也为你爷爷诊断过,根本无法查出什么病因,更别说治疗了,如果不是之前那位不知名的医生出手,换做我,根本没办法帮助你爷爷救治。”

    &a;nbsp&a;nbsp&a;nbsp&a;nbsp林若雨脸上带着一丝懊恼,已然意识到叶凌尘的不凡,“那你们医院有监控吗?把他给我找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们这种县城的小医院,现在还没有装监控。”叶瑾摇了摇头。

    &a;nbsp&a;nbsp&a;nbsp&a;nbsp“医院怎么连监控都没有!”林若雨气极,好不容易看到一点希望,想不到转眼就没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好了,若雨。”她身后的老者开口道:“我这次能不死已经是大福气了,不应该奢望太多,这种高人可遇而不可求,我们回去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是……”林若雨还有些不甘。

    &a;nbsp&a;nbsp&a;nbsp&a;nbsp老者摆了摆手,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上,“这次多亏了贵医院,这里有十万元支票,就当是我这次的医疗费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先生,这根本不是我们医院出手,而且也不需要这么多钱。”叶瑾的脸色微变,连忙推脱。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是在你们医院得到的救治,还有就是,麻烦你们多多留意那位小医生,代我当面感谢。”老者笑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叶瑾犹豫良久,这才道:“行,这钱就暂先由我们医院保管,若是遇到那位神医,我们便代为转交。”

    &a;nbsp&a;nbsp&a;nbsp&a;nbsp老者和少女走出医院,上了一辆奔驰商务车,扬长而去。

    &a;nbsp&a;nbsp&a;nbsp&a;nbsp“爷爷,那医生肯定还在医院,为什么不把他找出来?”林若雨嘟着嘴,“他还说以后有希望能治好爷爷的病呐!”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真的这么说?”老者诧异的看着林若雨。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亲耳听见的!而且他只是在你身上简单的按摩了二十分钟,你就好了。”林若雨继续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果然是高人在民间啊!”老者不由得感叹出声,和这位神医一比,其他的那些所谓的专家名医简直就是战五渣。

    &a;nbsp&a;nbsp&a;nbsp&a;nbsp“爷爷,要不我们现在返回,找到他,就算是求我也要求他给您治病。”林若雨提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高人既然可以没有露脸,自然不想让人知道,想找到谈何容易。”老者轻叹一声,“他仅仅是按摩了片刻,我却是全身说不出的舒坦,比吃那些所谓的名贵药材要舒服百倍!”

    &a;nbsp&a;nbsp&a;nbsp&a;nbsp“唉,都怪我不好,光顾着高兴,没有注意其他。”林若雨苦恼无比,她不断的回忆,却是深深的把那个医生瞪自己的眼神给记住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医院内,叶凌尘看着叶瑾,默默的走了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神医,神医啊!”叶瑾依旧在感慨着,“凌尘,今天我们医院是遇到贵人了,如果没有这个贵人,我们医院可就遭殃了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可不是,你说的贵人正是不才在下。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在心中想着,嘴上却是道:“怎么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刚刚来了一位来头极大的老者,患了一种极为罕见的病症,若是没有神医出手,他死在我们医院,那我们可就惨了!”叶瑾心有余悸。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位神医找到了吗?”叶凌尘试探性的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叶瑾惋惜的摇了摇头,随后道:“那神医精通中医,医术之高,让人望尘莫及,想我一直以为中医无用,苦学西医,想不到居然如此神奇,是我小觑祖宗的手艺了!本末倒置啊!”

    &a;nbsp&a;nbsp&a;nbsp&a;nbsp没有就好。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松了一口气。

    &a;nbsp&a;nbsp&a;nbsp&a;nbsp“对了,这是那老者留下的十万块钱治疗费,等遇到那位神医,我一定要当面给他,并且郑重道谢!”叶瑾握着手中的支票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十……十万?!

    &a;nbsp&a;nbsp&a;nbsp&a;nbsp叶凌尘看着那支票,眼睛都直了,呼吸急促。

    &a;nbsp&a;nbsp&a;nbsp&a;nbsp是我,是我啊!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在内心疾呼。

    &a;nbsp&a;nbsp&a;nbsp&a;nbsp自己走之前,怎么没有先要治疗费?失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