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所说挪移星辰的玄妙事迹,陈阳不是没见过。『→お℃..co

    枯玄便是耗费了千年时间,挪移白界星辰,想要熔炼白界,助推他自己突破星尊。

    虽然最终,被陈阳破坏了枯玄的计划,但已经足以证明,挪移星辰是可以办到的。

    可枯玄是九重星尊,站在整个中浩界之巅,手段玄妙高明、实力强横无匹,岂是西极大陆的人,能与之相比的。

    在陈阳看来,别说挪移星辰,就算是挪移大陆板块,西极大陆也没有人能做到。

    就算是最高明的阵法师之一的聂君,也无能为力。

    如果依靠强横手段,聂君能行。

    但这种无声无息,让板块自行碰撞,造成自然现象的幻觉,绝非聂君所能。

    陈阳收回思绪,在识海中道:“老李,你看看这些符文残留痕迹,能不能看出来,这是什么符文?”

    老李撇嘴道:“我现在的神魄还不如你,记忆力也缺失,这只是一些横七竖八的纹路,我哪能知道是什么。除非,你把这些碎片拼接起来一部分,或许我能有所发现。”

    “好,那我就尝试拼接。”

    陈阳发觉,自己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阴谋,他的好奇心,让他想要解开谜题,得到答案。

    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陈师弟,现在怎么做?”

    侯悔见陈阳一言不发,出言询问道。

    “我先尝试拼接这些破碎星石上的符文。”

    陈阳抬头看向侯悔,道:“侯师兄,就拜托你在周围调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残破星石。如果有一块大点的,就再好不过了。”

    篆刻符文的星石,能量早已耗尽,想必是作为阵盘使用。

    现在这些星石,毫无能量波动,要从茫茫碎石中找出来,绝非易事。

    不过,侯悔见陈阳面色郑重,也不敢怠慢,当即行动起来,心想即使把整个扶摇洞重新翻一遍,也不能放过蛛丝马迹。

    “我没能拼接教主的符文碎片,倒是在这里玩上了拼图。”

    陈阳自嘲了句,随即全神贯注,开始拼接符文。

    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些符文十分复杂,他虽然发觉其玄奥,但到底蕴含什么样的天地法则力量,却是难以研究透彻。

    不知不觉,过了半个时辰,他没有取得半点进展。

    突然,他灵机一动,拿起手中的碎片,道:“符文看不懂,纹路看得懂。既然不能按照符文拼接,那就不理会其中玄妙,真把它当成拼图,只要纹路吻合就行了。”

    这一尝试,没想到还真让陈阳找到了眉目。

    不一会,他已是拼接了好几块碎片。

    不过,大部分碎片都缺失,很难连接成为完整的符文,此刻也看不出点端倪来。

    这时,侯悔飞过来,从纳戒中取出几十块碎石,交给陈阳,道:“陈师弟,这是我找到的碎片。”

    “我先看看。”

    陈阳把碎片清理了下,所有的碎片放在一起,继续研究。

    过了好一会,虽然部分碎片,能够连接在一起,但却无法组合成为一个稍微完整的符文。

    “如果只有这些,我很难破解符文。”

    陈阳把面前的碎片都收起来,转头看向侯悔,道:“不过,侯师兄,现在这些碎片,至少可以证明,有人在扶摇洞捣鬼。”

    “捣鬼的肯定不是我妹妹。”

    侯悔面露思索之色,道:“可那个在幕后捣鬼的人,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只有弄清楚这个符文,我们才能得到答案。”

    陈阳看了眼周围,整个扶摇洞已经彻底变成废墟,完整的石壁、地面都粉碎了,很难再有新的发现。

    他思索道:“侯师兄,不如带我去星源地脉看看,或许能有所发现。”

    “星源地脉某段,就在扶摇洞的下面,我们现在潜入下去,就可以到达。”

    侯悔立刻行动,直接破土往下飞去。

    两人下行了一千多米,进入了一处庞大的地窟中。

    因为有星源地脉的能量,稳固这片空间,所以即使是地壳板块的碰撞,暂时也没能令地窟崩塌。

    不过,板块还在运动,持续下去,别说洞窟,就算星源地脉也会毁掉。

    “来者何人?”

    陈阳二人刚刚进入地窟,便有人飞驰而来,喝问他们的身份。

    对方一看是侯悔,面露敬重之色,道:“原来是悔哥,你怎么来了?”

    “我随便看看,你去巡逻吧。”

    侯悔对族人点了点头,等对方离开,他对陈阳道:“这条星源地脉很大,绵延百里,虽然修者难以破坏,但家族还是派了人巡逻守卫,避免出现意外。同时,也防备有人潜入,利用我们的星源地脉。”

    这条星源地脉,是侯家的财产,但却没有阵法限制出入,所以必须防备他人使用。

    陈阳观察着星源地脉,足有百米宽,星能在其中流淌、翻滚,仿佛一条磅礴、广阔的江河。

    这条星源地脉,和他在天南域极殿永亭分舵见到的比起来,不知强了多少倍。

    也难怪,这样的星源地脉,能孕育出侯家这样的强盛家族。

    不过可惜的是,随着地壳板块的运动,星源地脉有些下沉,并且能量出现了不稳定的波动。

    如此一来,不仅星能浓度降低,更危险的是,不稳定的星能吸收之后,很可能对修者造成危险。

    当然,更可怕的是,持续下去,星源地脉会毁掉。

    这也难怪,侯家高层会焦头烂额。

    “这条星源地脉,帮助我们侯家建立、壮大,已经过去了近万年。没想到,侯家没遇上灾难,它倒是先遇上了。”

    望着绵延的星源地脉,侯悔不禁感慨道。

    “咦?”

    突然,陈阳惊疑一声,目光看向星源地脉的源头方向,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见此,侯悔目光一亮,忙问道:“陈师弟,难道你有所发现,能保住星源地脉?”

    陈阳没有回答,立刻朝着星源地脉的上游飞去,沉吟道:“幻术?自然符文?阵法?自然规律变化?”

    “陈师弟,你在说什么?”

    侯悔听到陈阳的话,是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