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眼看星能长鞭抽向段甯馨,陈阳面色剧变,但因为在方舟之内,来不及出去相助。

    他立刻行动,从控制室离开。

    令悟鳯、应天啸、布言等人,纷纷跟上。

    之前在夜神宗的战斗,他们并没有参与,只是在控制室中旁观。

    这一次,一定要与公子并肩作战,即使出不了什么力,也要表明自己效忠公子的态度。

    ……

    “不,血屠,请住手。”

    眼看血屠对段甯馨出手,段蕴秀大惊失色,连忙喊道。

    同时,她出手朝着星能长鞭拦截而去。

    可惜,她的实力,和血屠的差距颇大,不仅没能拦住星能长鞭,自己也被长鞭击中受伤。

    长鞭将段蕴秀弹开,威力减弱,然后击中了毫无防御的段甯馨的身上。

    砰轰。

    段甯馨浑身鲜血飞溅,嗖的朝着下方坠落,但却又瞬间被星能长鞭席卷禁锢起来,不能动弹。

    她浑身鲜血淋漓,气息微弱,但却还在对着方舟喊道:“快……走,陈阳,快走。”

    见她那坚定不移的样子,华擎剑门弟子都为其感到心疼。

    众人目光看向空中的方舟,见其纹丝不动,都想对方舟喊一声“陈阳,快走”。

    不过,剑门弟子刚有这个想法,只见空中方舟之下顶点光芒闪烁,一群人出现在空中。

    为首之人,正是陈阳。

    后面的那些人,也都被认出来。

    毕竟应天啸、令悟鳯、布言等人,在整个大梵界也是名声远扬,不是一般的人物。

    看到这个阵容,妖行宗众人、段蕴秀、杨竞琥、华擎剑门众人,全部都愣住了。

    这个阵容,实在是古怪。

    战神宗、蛮娑宗、夜神宗、华擎剑门,联手了?

    虽然阵容古怪,但血屠却一点也没放在眼里。

    只要不是碎空境驾临,其他人,在他看来,都会成为自己手中的亡魂。

    陈阳身在高空,目光越过血屠等人,看向了下方的白起,眼中闪过冷芒,道:“白起,又见面了。”

    白起再次遇到陈阳,此刻内心也是五味陈杂。

    沉默了下,他冷声道:“对,又见面了。”

    两人的交谈,令众人都有些意外。

    此刻,陈阳应该面对的,难道不是血屠吗,为何他却与白起说话。

    陈阳没有理会别人疑惑的目光,对白起道:“放了子宁,我可以让你死得体面点。”

    “哈哈哈……”

    白起不屑地大笑起来,面露狰狞之色,吼道:“陈阳,你屡屡与我作对,害得我失去了一切。现在,我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血宗主,会帮我杀了你,报仇雪恨。”

    “愚蠢。”

    陈阳摇了摇头,不理会白起,目光一转,看向了血屠。

    没等他说话,下方的杨竞琥,突然对令悟鳯等夜神宗的人喊道:“令长老,你们在干什么,为何与此子同行?”

    令悟鳯瞥了眼杨竞琥,并未回答。

    但他身旁另一名夜神宗魄相境修者,开口道:“杨竞琥,我们已经臣服了公子,脱离夜神宗,你若是想活命,我们奉劝你,最好不要与公子作对,他的实力,超乎你的想象。”

    “什么,臣服了他!?”

    杨竞琥大惊失色,指了指陈阳,觉得这些人是不是疯了,就算陈阳再强,难道还能强过夜神翼,居然对他臣服?

    杨竞琥目光一转,看向蛮娑宗和战神宗的人,喊道:“应宗主,布长老,难道你们……也臣服了陈阳?”

    应天啸和布言淡然点了点头,并没有和杨竞琥多言。

    而当得到他们的答案,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陈阳,有这么大的魅力,居然令这些纵横大梵界的强者,为之臣服?

    一直没有多言的血屠,眼中异色一闪即逝,恢复了冷厉和淡然,对陈阳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手段降服了他们,但我可以确定,你不是我的对手。”

    “陈阳,小心,他……他半步碎空境,三相融合……九成。”

    被星能长鞭困住的段甯馨,已是半昏迷半醒,但还是念念不忘陈阳的安危,对他提醒道。

    闻言,应天啸、令悟鳯等人,都露出意外之色。

    他们意外的是,血屠隐藏实力之深。

    而不是,血屠实力之强。

    不过,其他人却会错了意,以为他们担心,陈阳无法战胜血屠。

    陈阳看了眼段甯馨,眼中闪过痛惜之色,抬头盯着血屠,沉声道:“放了甯馨和林长老。”

    “呵呵,我不放呢?”

    血屠不屑一笑,瞥了眼应天啸等人,道:“若是你以为,带了这些人,便可战胜我,那你真是太愚蠢了。”

    闻言,应天啸站出来,对血屠道:“血屠,我和你也算是有点交情,我奉劝你,不要与公子做对。公子的强大,不是你能想象的。”

    “应天啸!”

    陈阳呵斥一声,瞥了眼应天啸,沉声道:“他的所作所为,我是绝不会放过,你多说无用。”

    应天啸看了眼下方遍地尸体,面露愧疚之色,躬身道:“公子,是我冒昧了。”

    “演戏吗?表现出陈阳很强大,想要震慑我?”

    血屠依旧不把陈阳当回事,双手延伸的妖气长鞭星能增强,被禁锢的林渊和段甯馨身体都被长鞭割破,就连骨头也断裂。

    若是继续下去,段甯馨二人,就要被长鞭分割成几段。

    “住手!”

    陈阳暴喝一声,右手伸出,朝着前方抓取。

    血屠面色狠戾道:“你以为杀了文孽,便可战胜我吗,你和我的差距,不可计量。你这无知的小子,看我怎么虐杀你。”

    一边说着,血屠双手往前挥出,星能长鞭困住林渊和段甯馨,犹如两个流星锤般,攻向陈阳。

    就在这瞬间,虚空裂开缝隙,两道巨大的星能掌影浮现出来,握住了长鞭的中段。

    掌影发力,砰轰两声,星能长鞭断裂,林渊和段甯馨随着惯性,往前飞去。

    这一幕,令血屠大感意外。

    他没见过破虚掌,所以没有预料到陈阳有这种手段。

    眼看失去了对林渊和段甯馨的控制,他冷哼一声,双手发力,星能、妖气汹涌而出,长鞭延伸,席卷向段甯馨和林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