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有人阻止自己,陈阳只当成耳边风。

    要打便打,他陈阳从来不惧任何人。

    嘎嘣。

    陈阳的脚踹了下去,北地三鹰第三个人,被他踩得面目全非,满脸鲜血。

    对付自己的敌人,他从不会手软。

    而且北地三鹰能留住性命,应该要感谢昆仑派了。

    看到陈阳不听劝阻,依旧踩烂了北地三鹰的脸,周围之人都露出一抹奸笑。

    这小子,别人你可以招惹,但刚刚出现这人,却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

    此人嫉恶如仇,你当着他的面逞凶,简直就是找死!

    “凶徒,你太狂妄了,我今日如果不削你威风,还哪来的正义!”

    一声厉喝传来,陈阳听到背后传来脚步声。

    步履轻盈,速度极快,威势非常强。

    是个高手,至少抱元后期!

    “好家伙,谁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陈阳心里冷哼一声,二话不说,转身就朝身后之人迎击而去。

    围观之人目光发亮,以为要发生一场大战。

    可突然,陈阳和刚刚来的那人,都愣在了当场。

    “是你!”

    “是你!”

    两人同时发出惊呼,眼神中露出惊喜之色。

    “林均兄!”

    陈阳叫了一声,他没想到,插手阻止自己的人,竟然是林均。

    “陈阳,是你。”

    林均自从上次分别,颇有几分想念陈阳,此刻相见,他脸上不由地露出了笑意。

    众人见此,都是一阵失望,敢情这两人是好朋友,看样子是打不起来了。

    不过就在此时,林均却倏地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一脸严厉地对陈阳道:“陈阳,上次你出手相助,斩杀翁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本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没想到你竟然干出这种凶恶的事情。我林均仗义江湖,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惩戒你这恶行。希望你不要怪我,得罪了。”

    话音一落,林均就朝陈阳攻了上去。

    这家伙,真是个死脑筋。

    陈阳皱了下眉头,不禁想起了当初上官芸介绍林均时说过的话。

    “林均为人十分正直,行走天下,惩恶锄奸,在古武界有非常大的名气。不过此人遵循传统,古板且不知变通,对善恶特别分明,只要稍有劣迹,他都会十分憎恶。”

    想起此话,陈阳明白过来,因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林均似乎是憎恶上了自己,把自己当成了坏人。

    这家伙,还真是认理不认人,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林兄,且慢,听我解释。”

    陈阳连忙喊道,他并不想和林均打起来。

    林均也不着急,收拳而立,板着脸道:“陈阳,有什么话你就说吧。说完之后,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陈阳指了指北地三鹰,道:“这三人,合称北地三鹰,刚才他们……”

    “什么,他们是北地三鹰!”

    没等陈阳把话说完,林均面色骤变,看向北地三鹰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

    他回过头来,脸上露出愧疚之色,对陈阳拱手道:“陈阳,真是抱歉,我还以为你欺负人,原来你是在惩治恶徒,是我错怪你了。这北地三鹰,在北方杀了不少人,强`奸民女,我曾今追杀他们,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敢出现在昆仑山,陈阳,你干得漂亮。”

    突然的转变,令陈阳不禁嘴角一抽,心说林均变得也太快了。

    不过他又觉得,林均的直率,还挺可爱。

    至于其他人,又是感到一阵失望,本以为能打起来,怎么就偃旗息鼓了呢。

    这感觉,就跟坐过山车似的。

    每次以为陈阳要遭殃,他最后都没事儿。

    林均朝着北地三鹰走过去,冷声道;“既然我碰到了你们,就不能让你们活着继续祸害人。”

    说罢,林均作势就要出手杀了北地三鹰。

    “林均师兄,且慢。”

    一名昆仑派弟子,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

    林均停手,回头道:“何事?”

    “昆仑派内,不禁止私斗,但却不允许杀人。”

    闻言,林均皱起了眉头,脸上露出郁闷的表情,不允许杀人,那可怎么办?

    这时,陈阳开口道:“林均兄,这事简单,把北地三鹰拖出去杀了,不就行了。”

    卧槽,这小子够坏。

    听到陈阳的话,众人无不心里一跳。

    林均却是眼睛发亮,笑道:“拖出去杀,好主意!哈哈,既然昆仑派内不允许,那我把他们带出去再杀,昆仑派应该就不会责怪我了吧。”

    说着,他低头看了眼旁边的北地三鹰中的两人,左右手分别抓起其中一人的脚。

    可是北地三鹰还剩下一人,他抬头对陈阳道:“陈阳,帮帮忙。”

    “好嘞。”

    陈阳应了一声,上前抓起剩下那人的一只脚,拖着就走。

    北地三鹰骨骼早已散架,疼得钻心,此刻在地上拖动,更是疼得他们嗷嗷直叫。

    见陈阳二人真要把他们拖出去杀了,他们是真的怕了,不住地求饶。

    “林均侠士,陈阳侠士,我们错了,求你别杀我们。”

    “我们以后不干坏事了,你让我们做什么都行。”

    “就当给我们赵寒少爷一个面子,放过我们吧。”

    面对北地三鹰的求饶,陈阳和林均不为所动。

    尤其是听到他们抬出赵寒来,陈阳和林均脸上都露出不屑之色,想用赵寒震慑他们,这是妄想。

    地面摩擦出一道血痕,周围之人纷纷避让,不敢挡道。

    气氛压抑,一片寂静。

    陈阳和林均,谁都不敢招惹。

    昆仑派弟子不知所措,让这两人把昆仑派的客人拖出去杀了,哪怕北地三鹰是恶徒,可昆仑派颜面何在。

    就在昆仑派弟子为难之时,广场外走来了一群人。

    见到那走在最前面的男子,昆仑派弟子顿时就松了口气。

    总算有人来解围了。

    “谁这么大胆,竟然敢欺负我家下人,不想活了吗?”

    一道高傲的冷喝传来,四五个人,气势汹汹地朝着广场走过来。

    领头之人,气质傲慢,步履飞快,毫无保留地释放出强大的威压,竟是一名抱元后期的高手。

    可奇怪的是,此人面部肌肉僵硬,那张脸,就跟假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