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当然会。『『ge.co”于海静理所当然的道:“关于我你想知道什么?”

    任侠直接发问:“你是什么人?”

    “骗子呀。”于海静直截了当的道:“你已经知道了,我利用色相勾引有钱的老男人,然后设计骗局骗光他们的钱。而且,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我一个人做不来所有事情。”

    “你的同伙都有谁?”

    “刘楠。”

    “还有呢?”

    于海静似笑非笑的反问:“你认为我会说吗?”

    “你当然不会说。”任侠同样是似笑非笑:“虽然我们是开诚布公,但你也只能承认我已经知道的事情,不会说出我还不知道的事情。”

    “没错。”于海静长呼了一口气:“毕竟我们的交手还在继续,接下来胜负未卜,我如果让你知道太多,岂不是帮助你来对付我!”

    “你为什么要干这一行?”任侠有些好奇:“虽然我非常厌恶骗子这一行,但我不得不承认你的智谋和心机都是一流的,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在正行有所发展。”

    “正行是什么?演艺事业?”于海静哈哈大笑起来:“我告诉你哈,我的演技还真是一流的,否则我也不可能成功骗过那些老男人,但在演艺圈如果想要有所发展,演技反而是最不重要的东西。在演艺圈想要赚钱,靠的是名气,那么名气又是哪来的,你得善于制造各种热点并且会做人会来事儿。有人觉得女演员想要上位,就要被导演潜规则,其实事情还真不是这么简单,你以为自己愿意被潜就一定能上位吗,愿意被潜的女演员多了去了,你又凭什么脱颖而出?很多不懂行的人,以为演艺圈的人全都很色,那些导演、制片人和投资人看到美女都如狼似虎的,恰恰相反,他们全都是云淡风轻,因为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过,愿意被他们睡的女人太多了!”

    任侠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些:“原来如此。”

    “能够结交下来各方面的资源。”长呼了一口气,于海静很感慨的说道:“就比如那个杨天宝,还给自己起了一个杨明安吉拉什么玩意儿,从来都是一张面瘫脸,不管演什么角色都是那德行,可她就是很火,几千万甚至上亿的片酬,有什么办法?!我没有那么多资源,就算是愿意被潜也没机会上位,既然如此我就只能剑走偏锋了,把我的演技应用到实际生活当中!非常偶然的,我轻而易举骗了一个老男人不少钱,于是我就想自己为什么不干脆干这一行,然后我的职业生涯就开始了!”

    “同时你在自己的职业生涯当中建立了自己的团队。”

    “没错。”于海静缓缓点了点头:“这个团队核心是我,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别人必须服从。”

    “这个团队除了张旭辉还有刘楠。”任侠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也说了出来:“正因为有张旭辉的帮忙,你才能摆平一系列法律上的问题,而这一次张旭辉跟你一起被骗!”

    “很奇怪,张旭辉被骗之后,虽然也非常沮丧,但不像我这样急于把钱追回来。”于海静有些困惑的道:“杨振宇跑路去了大马,国内这边申请大马那边配合,没想到大马传来消息,说杨振宇已经死了。张旭辉当时的反应完全慌了,根本没有想办法,如何把钱追回来,虽然杨振宇死了,但钱不可能跟着一起没了。”

    任侠轻叹了一口气:“这你就不懂了。”

    “我不懂什么?”于海静一头雾水:“我跟张旭辉已经认识很久了,不明白为什么张旭辉会是这种表现!”

    “看来你没有真正明白张旭辉是一个什么人……”任侠拖着长音,缓缓说道:“张旭辉跟你不同,是有公职在身的,不管他在这个项目里投了多少钱,都不是合法收入能够提供的,换句话说,他的钱来路不干净,被杨振宇骗走算是黑吃黑了。如果这笔钱能够追回当然最好,问题是追回的难度本来就很大,在杨振宇死后难度成本增大。眼下张旭辉是潜藏在暗处,还没有人知道,这个案子跟他有关,如果深入追究下去的话,就可能会把他暴露出来。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肯定有人借机发难,你张旭辉哪来这么多钱,不给出一个说法是不行的。如果真出现这种局面,张旭辉轻则丢官罢职,重则还有牢狱之灾。”

    “也就是说,张旭辉如果继续追究下去,就可能会失去一切。但张旭辉如果保住公职,还有机会从其他方面把钱赚回来,这一次投资的钱本来就是通过不正当途径得来的……”于海静让任侠这么一说终于明白了:“权衡利弊,张旭辉也就只有吃哑巴亏了……”

    “对。”任侠点了点头:“张旭辉是一个聪明人,肯定已经做过诸多考虑,最后发现只有吃哑巴亏,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当时财迷心窍。这意味着张旭辉退出,刘楠又下落不明,那么这一战你就很孤单了,你只有一个人孤军作战。”

    于海静苦笑起来:“任侠真有你的。”

    “没办法。”任侠耸耸肩膀:“谁让我们是对手呢。”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你认为我会说吗?”任侠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你对我足够坦诚,但也没有说出,下一步的打算。”

    “那么我换一个问题吧——周洲这么一个男人婆,值得你做这么多吗?”

    “你真以为我是为了睡周洲才做这一切?”

    于海静反问:“难道不是?”

    “我实话告诉你吧,如果周洲愿意让我睡呢,我当然还是非常愿意的,在我看来不同类型的女人有不同的魅力,虽然你不喜欢周洲这样的男人婆,但在我看来却另有一番味道。请注意我接下来要说但是……”任侠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我介入这件事情,首先考虑的并不是要睡周洲,而是朋友遇到了麻烦。也就是说,重点在于周洲是我的朋友,而你不是。我这个人做事有原则有底线,不管为了任何目的都不会击穿原则和底线,但你跟周建宏之间的这些事情在我看来不足挂齿,谈不上原则和底线。我先前已经跟你说过,如果你是我的朋友,那么我必然站在你这一边,这个时候周建宏可能已经倾家荡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