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倒是。”荷兰辫一个劲点头:“和义的地盘和生意,全都是张志成从和宏利带走的,老鬼华一直都想打垮和义,收回所有生意和地盘,但一直都没能做到。”

    任侠问了一句:“和宏利还有类似的历史遗留问题吗?”

    还没等荷兰辫回答,先前派出去那个小弟,买回来了一套西装,不仅尺码非常合适,而且还是名牌,任侠给的钱不够,这个小弟自己添了一些。

    任侠去卫生间换上新的西装,把原来的衣服脱下来之后,交给这个小弟:“找个地方点把火烧了!”

    荷兰辫还是不太放心:“你真的没受伤?”

    任侠淡然一笑:“放心,我只会让别人流血!”

    这个时候,别佬文来了,刚一见到任侠,急急忙忙就道:“出事儿了!”

    “别说你的场子被张志成给扫了!”任侠有点不太满意的说道:“和义已经是昨日黄花了!”

    “跟和义和张志成没关系……”别佬文有点尴尬的道:“其他社团现在有动静了。”

    前面提到过,丰东区除了和宏利和和义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小社团,这些小社团有点像是和宏利的小弟,规模各不相同,有的地盘面积要大一些,有的就只是占据那么一两条街。有的街道,还不是特别大或者特别繁华,这一条街上就是一个社团,固定成员也就十来个人,其实就是一帮人把这条街占下来自立为王,这种小社团生存不是很容易,所以要依靠某个大社团,而它们就依靠于和宏利。和宏利跟其他社团讲数,经常会从这些小社团抽小弟,如果是和宏利内部起了冲突,比如别佬文和衰明争地盘,两方各自也会带来一些小社团,都是距离自己地盘比较近的。

    和宏利吞并和义的地盘和生意之后,差不多可以占据接近三分之二的丰东区,另外三分之一多的地盘和生意属于这些小社团。

    长久以来,这些小社团跟和宏利,就保持着这样的生存状态,一直以来倒也相安无事。

    别佬文得到消息,突然之间,这些小社团互相之间往来频繁,几个老大经常凑在一起秘密开会,也不知道谈的都是些什么,反正是没让和宏利这边知道。别佬文说的出事儿,就是这件事:“现在和义跟我们开片儿,我担心这些小社团觉得找到机会,互相之间勾搭连环,怕是要重组到一起,形成一个更大的社团,然后来跟我们争地盘和生意。”

    任侠提出:“有这种可能性吗?”

    “当然。”别佬文点了点头:“社团之间的分分合合,其实非常常见,和义能从和宏利分出来,当然其他社团也能组合一起。”

    荷兰辫马上道:“这些小社团过去是有心无胆,这一次和义给他们打样儿了,搞不好真的对我们虎视眈眈。”

    任侠掏出一根烟点上:“你们有什么想法?”

    别佬文和荷兰辫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说了一句:“先下手为强!”

    荷兰辫进一步补充道:“咱们不能等着人家来进攻,反不如干脆主动出击,把他们全都铲了。”

    别佬文赞同这个提议:“这样一来,咱们也就能占领整个丰东区了,以后在丰东区,除了我们和宏利,再也没有第二个社团!”

    任侠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如果事情这么容易的话,老鬼华在任的时候为什么没这么做?”

    “能力不行呗!”荷兰辫对前任坐馆龙头非常不屑:“他连和义的地盘都收不回来,哪有本事铲了其他社团!”

    别佬文毕竟是资深地区大佬,看问题可要比荷兰辫更加深入:“其实原因不是这么简单,固然老鬼华能力不行,但也有客观因素。最直接的问题是,如果把这些地盘和生意全抢过来,交给谁来管理?”摇了摇头,别佬文直接给出答案:“这些地盘和生意,归根到底还是要有一个老大来负责,那么就是设立新的地区大佬。和义独立这事儿,也算是给老鬼华敲了警钟,万一哪个地区大佬效仿张志成,开山堂自立门户跟和宏利对着干,等于是我们给自己找麻烦。三个地区大佬刚刚好,互相之间能有钳制,如果再设立地区大佬,结果就是可能出现第二个张志成。”

    任侠提出:“为什么不能交给现在的地区大佬?”

    “吞不下的。”别佬文摇了摇头:“地盘太大,生意太多,一个地区大佬管着自己原来地盘和生意,还要再兼顾新吞并这些,根本管不过来。如果这个地区大佬能管过来,问题就更大了,势力这么庞大,超过坐馆龙头,同样可能自立门户。如果是几个地区大佬之间瓜分,还容易立即分配不均衡,造成各种摩擦。”

    “原来如此。”任侠终于明白了:“吞并整个丰东区,表面看起来非常诱人,其实背后有很多复杂问题,所以老鬼华一直都没动手。”

    “你应该能看出来,如同和宏利这种社团,可以说所有和字头社团,组织结构就是各种不同级别的老大,一层一层堆叠起来形成了金字塔。有的老大下面只有一两个小弟,全部生意可能只是一家饭店,这个老大上面还有老大。上面的老大能力比较强,能有几条街和十几个生意,在这个上面的老大上面,还有地区大佬,而地区大佬的上面就是坐馆龙头。”别佬文进一步解释道:“如果把整个丰东区全部吞并,其实那些小社团会被铲灭,大部分人员和组织结构却会保留下来。因为所有生意和地盘,你可以直接经营其中一部分,但没有办法全部派人直接管理,毕竟原来社团的人才更熟悉,还不如让他们继续经营,只不过上面必须地区大佬。所以问题就卡在这了,不管怎么安排,这些地盘和生意都可能分裂出去,结果就是例外白忙活一场。”

    荷兰辫只是个老四九,涉及到社团的很多问题,还是需要咨询别佬文:“也就是说,如果真想吞并整个丰东区,不能让现有的地区大佬瓜分,或者哪个地区大佬直接接管,但是又不能设立新的地区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