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然抬眼看去,赫然是那个被警察拉出来,已经苏醒过来的罪犯。 ̄︶︺sんцつww%w.%kanshuge.co

    看着那满头鲜血又痛哭涕零的罪犯一边挣扎一边哀嚎起来,张哥正带着两个手下一边呵斥老实点!一边死命的把对方扣死,陈浩然不由得愣了一下。

    而李叔也再次感慨一句:“真是邪门了,这段时间抓到的罪犯,全他|妈的是激|情犯罪,而且还都是没被逮捕前疯狂拘捕,可被逮捕后又一个个后悔懊恼不已的!真怀疑他们是不是集体吃了什么破药!”

    陈浩然闻言,眼中光芒一闪,这事有古怪啊,所以忍不住问道:“查他们血液药检有没查出问题?”

    “就是没有啊!不然哪儿需要如此头疼!”李叔说到这,把烟头弹飞,拍拍陈浩然的肩膀说道:“这些事本来不该给你说的,不过你这进了国防班,已经算是半个自己人了,但回去国防班还是不要泄露了。”

    “我明白。”陈浩然点点头。

    “你还回家待待吗?”李叔问道。

    “哪儿能回啊,我这车有定位装置的,现在不去执行任务,在这停留这么长时间,都不知回去后会被怎么审查呢。”陈浩然神色自若的说着慌话。

    “确实,好吧,你去执行你的任务吧,现在我们执行公务都有记录仪,都把事情经过记录下来了,到时做了笔录送到国防班让你签个名就行,到时国防班应该会不会处罚你反而会给你个嘉奖的。”李叔笑道。

    “那好,我先谢谢李叔啦,我走了。”陈浩然说着又向那张哥和另外两个便衣打声招呼,上车,掉头,伸手出来挥动一下,呼油走了。

    “师傅……”张哥来到李叔跟前喊了一声。

    李叔显然知道徒弟要说啥,摇摇头:“没事,陈浩然这小子已经进了国防班,出来前途不可限量,等级比我们现在都还高。聂老大就算被迫辞职了,也不会阻碍到他前途的,所以让他专注于国防班的学习就好,不用拿那些我们大人的事情来扰乱他心情。”

    “哎,也是,想来聂老大就算被开除公职,有着这么个小辈,也会很得意吧。现在那些家伙还不知道这国防班的珍贵,一副抢班夺权的模样,十数年后就知道谁牛了。”张哥感慨道。

    “哈哈,他们不是不知道国防班的珍贵,只是没地方下手啊!那国防班虽然接受推荐,但也得通过考核的,不是也有领导的孩子被刷下来吗?不过就是不知道陈浩然毕业后会进我们警察系统吗?”李叔笑道。

    “哎,还是别进,苦逼得很,级别还难升,让他走正统官途才是正理,说不定我们退休前还能看到他来市局视察呢。”张哥也笑道。

    “算了,感觉有些遥远,先把这犯人带回去,再叫交警来这拖车吧。”李叔摇摇头,带头朝自己那辆老爷车走去。

    开着车直接往城里驶去的陈浩然,一手抓着方向盘,一手掏出手机,就要准备复播雨哥号码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瞟了一眼,赫然是雨哥,连忙接通,还没来得及说话,雨哥那有些急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不好意思啊小哥,这才注意到槎城的变化,你雨哥我查了一下,这就向你发出预警通告啦。”

    “是有人针对聂雨璇吗?!”陈浩然立刻问道,自己花钱预定雨哥的预警通告也就只有这个了。

    “没错,而且不但是针对你这小女友,而且还是针对你这小女友的一家。”雨哥肯定的说。

    “昆比是又派人来槎城了?还是他亲自进来了?”陈浩然问道。

    “嗯,因为我这边出了点小问题,没有做到提前预警通告,所以这次的费用就不算钱了。”雨哥先这么说,然后噼里啪啦的说了出来:“因为上次蛛网全军覆没的事情,昆比对黑网的能力产生了怀疑,黑网为了挽回自己的信誉,特意给昆比安排了一名催眠师进入夏国来到了槎城。”

    “现在你故乡槎城治安那么混乱,就是那催眠师搞的鬼,他可以通过催眠让那些心气浮躁之人的劣性根子无限扩大,所以冲动杀人,疯狂杀人等等事件层出不穷。”

    “他的目的是通过混乱的治安把你那槎城一哥的聂叔赶下台,然后再进行掳掠,想来是觉得掳走一个没有官职的人,不会引来夏国的注意和报复的缘故。”

    “而那个催眠师现在安顿在槎城最高档的绿湖大酒店27楼43房,同时,26楼43房也是他用其他人身份定的房子,在这两个房子来回安顿。你要是在26楼没找到人,那么就肯定在27楼,不过这只是现在的情报免费,后续情报有变化就得花钱了。”

    “还有,那个催眠师在正义联盟的悬赏是3000万金元,你把他干掉的话,拍个视频给我,我帮你领取这笔赏钱,以后你就有钱光顾你雨哥的生意啦。”

    说完这,雨哥直接挂断了电话,显然不想和现在穷逼的陈浩然多废话。

    “果然祸根不除,祸患连连啊。”陈浩然感慨一下的放下手机。

    只是这话才刚说出,系统就直接冒了出来!

    【任务:30天内解决祸根!选项1:远距离一枪崩了昆比,奖励100点。选项2:面对面弄死昆比,奖励1000点。任务期间,商城临时开启私兵商品。选项2完成,奖励完全开启私兵商品固定页面,私兵等级随宿主消费提高而提高。】

    缩在城里没法潇洒的二哈甜醋,直接就懵逼了,这没法完成的任务又来了?

    这个昆比是谁啊?咱该去哪儿找这个昆比啊?这不是欺负咱吗?尽出些咱没法完成的任务!咱好悲哀好痛苦,还是啃根骨头消消气好了。

    至于惩罚的电击?算了,电电更健康,都习惯了。

    ……

    “哈哈哈,系统,你真得我心啊!”陈浩然先是大笑,然后又疑惑起来:“不过这私兵是啥?之前给出完成找到兽植兵来历的任务就让我可以购买兽植兵,现在又来个私兵,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呢?”

    满是好奇的他自然立刻停下车子,打开商城查看。

    之前购买的商品全部灰白色,还没有刷新呢,不过商城顶部多了个写着【私兵】的闪闪发光的页面,点击进去一看,陈浩然直接就叫骂起来:“讹诈!这是讹诈啊!”